第2章 太子爺的秘密
兩人就像耗子一樣,鑽到這又鑽到那,拽著婚紗跑馬拉松實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顏落跑得氣喘籲籲

"齊若,我說你為什麼要跟著我跑啊!"顏落邊跑邊問

"是你跟著我跑"齊若淡漠地糾正

"……"顏落望天:"好,那這是為什麼,你到底從哪冒出來的?"

"不要過問我的事,你再問一個字,我就扔下你不管"依舊是冰冷至極的聲音

"……"顏落無語凝噎,本想做回好人,好心問問這迷途的孩子,誰想到是這種回答,好,她承認現在迷途的是她,好人果然做不得,還是抓緊逃婚

"出城了"終于停下腳步,那稚嫩的聲音是一貫的冷漠

"出城了?"顏落睜大眼睛看著四周,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逃出來,這也忒順利了!順利到好像一切都在別人的掌控中看到不遠處鑲著金邊的"帝都國際中心",顏落也確定她已經出了城!

"齊若,你真的太本事了!"顏落一激動捧住齊若的臉就是一陣狂親,因為太過突然齊若沒有防備就被親了個正著,頓時齊若臉色鐵青,想要推開顏落,無奈力氣不夠,而顏落沒察覺到齊若異樣,只是興奮地捧著齊若的臉

"放肆!你給我放開!"齊若的冷喝聲讓顏落一愣,也只是一瞬間,顏落臉上洋溢開心的笑

"若若,小孩子呢不該裝老成,你這個年齡就該躲在媽咪懷里撒嬌,明白不?"顏落點了點齊若的額頭

齊若臉色鐵青到極點,狠狠抹了抹被顏落親過的地方:"你再不走,太子爺的人就追出來了!"

顏落醒悟:"唔,好不容易出來,我就斷沒有回去送死的道理,那我先走了,齊若,你記得趕緊回家!"

齊若也沒理她,任由她跑開,眼中卻是冰冷一片:"又是一個該死的女人"

眼看著太子爺的人已經追上來,齊若身子一閃隱進了繁茂的樹身後面冰冷的目光淡淡注視著顏落逃開的方向,等一批人跑過去了,直到第二批人出現,領頭的是一個戴眼鏡的儒雅中年男子,他腳步突然停住對身後的人揮揮手:"你們繼續追!務必把新娘帶回來!"

"是!齊管家!"一群人二話不說繼續往前追

齊管家見眾人都跑遠,才小心地環顧四周:"少爺,你在哪?"

"管家"齊若聽到聲音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齊管家見到齊若,臉上頓時一派恭敬,語氣卻不無擔憂:"少爺,今天是月圓夜,你這樣跑出來,有多危險!"


"正因為今天特殊,所以必須送走新娘總不能讓賓客見到我這副模樣"齊若看著自己小小的身子,眼睛里滿是嘲諷

齊管家滿眼沉痛:"少爺,你再忍忍,我們一定會研制出解藥!"

齊若臉上一片肅殺:"解藥?恐怕下藥的人都沒解藥!沒被他們毒死,卻落得這種怪病!"

有誰會想到堂堂帝集團的太子爺,在夜間會變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五歲小孩正因為如此,在夜間他就不是太子爺,而是齊若,齊管家的小孫子偏偏今天是月圓夜,一整天他都只是個小孩而母親逼婚緊俏,又選了今天的日子結婚,他本想悄悄送走新娘,沒想到那女人倒自己先逃了!既然這樣就只能將計就計,把新娘送出城!

看著眼前的小少爺,齊管家眉目間盡是心酸,那樣高傲的一個人,被外界奉為神一樣的帝斯諾,需要怎樣的勇氣才能忍受這一切

"少爺,天亮了就不好,我們先回去"齊管家轉身背對著齊若蹲下,如往常一樣,齊若小小的身子趴在齊管家的背上

"母親大人又該傷心了"小手臂環住齊管家的脖子,齊若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溫和

"老夫人如果知道真相,會原諒少爺的"

老夫人做夢都想抱孫子,想齊若快點結婚,前三任未婚妻都被齊若悄悄送走了,而這第四任,卻是自己逃的婚

&&&&&&&&&&&&&&&&&&&&&&&&

惹到帝集團的後果是很嚴重的,顏落自然清楚這一點,所以一直躲在閨蜜蘇岩雪家里,只是很久之後帝集團都沒動靜,而那帝集團太子爺卻跑國外出差去了新娘子跑了,這太子現在看上去倒是毫不在意,也沒聽說帝集團的人在追捕新娘,讓顏落一時捉摸不透

也許真的是太高估自己,帝集團跑了一個新娘子而已,哪里會那麼窮追不舍,畢竟想做帝斯諾新娘的人就跟白菜那麼多,一抓一大坨

想到這里,顏落豁然開朗,原來她真是太高估自己了,她不過是父親抵押出去的物品,太子爺哪里真會在乎一個落跑新娘!

而那一頭滿身肅殺之氣的帝斯諾坐在辦公桌前淡漠地翻看手中的文件,齊管家站在旁邊恭敬地彙報剛得到的消息

"她還有閑情上班"聽到齊管家的彙報,帝斯諾眼中帶著輕蔑

"是的,顏落跟往常一樣在公司上班"

"這個女人是太目中無人還是笨得無可救藥,她知道她這是逃了誰的婚!"帝斯諾有意放走新娘是一回事,可那新娘主動逃婚卻是另一回事!既然有膽量逃婚,就該給他壯起膽量承擔後果!

"少爺,該怎麼處理?"

帝斯諾嘴角勾起殘忍的笑:"這一次,我倒想陪她玩玩,一個敢逃我婚的女人,到底有多大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