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落落,我該走了" "嗯" "落落,對不起" "你快走,婚禮要遲到了"顏落側身,背對著床邊的男人 "落落,你知道,我想娶的人是你"男人粗糙的手撫上顏落微微隆起的腹部:"所以不論如何,不要剝奪我做父親的權力" "我知道,可孩子不是你的"顏落平靜的話語讓男人渾身一震 "等孩子生下來就知道是不是我的"男人的話一樣平靜,平靜中帶著篤定 "太子爺,你還不明白,不管它是不是你的,它都是沒有父親的孩子!它就只是孽,種!"顏落側了臉看他,原本滿是靈氣的眸中卻帶著淒婉 "我不准你說它是孽種,我是孩子的父親!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動我的孩子!" "我知道這綠帽子你戴著不爽快,我也懶得跟你爭,再不走,你婚禮就錯過了" 男人的眼底滿是心痛:"你總是這麼迫不及待把我推給別人,現在你可滿意了!我跟誰結婚,你當真一點都不在乎!可笑的我,還奢望你這壞女人會去搶婚!" "搶婚?誰敢搶你太子爺的婚,你還不走,是想我送你去婚禮現場?" "你!"男人霍然起身看著床上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齒:"我會讓你如願!顏落,我一定會讓你如願!" 顏落看著他走開,看著他暴怒地摔了門,無力地閉上眼再睜開,手已經無意識地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孩子,你爹地跟別人去結婚了,咱們不能成為爹地的包袱是嗎?你媽咪什麼都沒有,總是拖累他,因為媽咪,他處處受制,那樣高傲的一個人怎麼能受制于別人呢,孩子,你不會怨媽咪的,對?" 那是一把瑞士限量版的軍刀,上面還刻著顏落的名字,看著那把刀,顏落嘴角勾起無意識的笑,尖銳的刀鋒往右手深深一劃,鮮紅的血沿著手掌的脈絡一滴滴在地上幾乎濺起了漣漪 "顏落,為什麼不肯跟我結婚!我哪里比不上那個男人!" "你脾氣那麼壞,哪里比得上他!" "我脾氣哪里壞了!嗯?你們說,本少爺的脾氣哪里壞了!" 想起他恐嚇般地問身邊的下人,顏落唇角的笑意越來越深,從今以後,她再不是他的累贅,真好呢……可是,她真的好舍不得,舍不得那壞男人,為什麼他要那麼壞,那麼壞!閉上眼,顏落感覺自己身體的血液在一點點流失,思緒卻忍不住飄回了過去 他們明明快結婚了,她卻因為怕他選擇了逃婚,而這個壞男人不但不阻止還幫著自己逃婚,那時候他經常站在自己身邊,她卻從來不知道原來他就是…… "太子爺,你真的好壞,這麼壞的你,如果沒有我,別人怎麼受得了呢……"顏落的手無力的垂下,帶淚眼因為力氣的抽干緩緩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