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8】你知不知道她很晦氣
這一句話出來,全場死寂.

因為,顧長卿的話完全可以驗證求愛的這個女人說的話很大可能是真的.

安小暖的耳朵好似被封住了一般,她聽不見旁邊的議論聲,目光一直定格在他的舉動上.

這種沒法控制的思維讓她瞬間便迷失了自己.

她看見曹心田的手緊緊的拽住了他的手,隨後直接撲進了他的懷里,而他並沒有立即推開她,反而是兩手扶住曹心田站不住的身子.

再緊接著,他低聲在曹心田耳邊言語了幾句,隨後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了這里.

顧母腳步幾乎站不住,但她依然維持著她應有的風范.

勉強帶著笑容解釋,"這個女人一直想再跟我們家長卿複合,怎麼可能呢?我是斷然不會同意的,我們長卿只不過看她可憐而已."

眾人紛紛點頭,相信這樣一個先天性心髒病,又有遺傳性眼疾女人是不會成功嫁入顧家的.

所以,雖然大家有些談論,但都沒怎麼放在心里.

片刻間,大家並沒有被這個小插曲困擾,繼續開始.

一部分為了顧長卿而來的名媛們,雖然有些失望,但還不至于離場,所謂目標多,希望大.

葉磽發現安小暖站在人群里,想必是看見了剛才的那一幕,便用手戳了戳權赫檸.

兩人對視一眼,齊齊的走向她.

"你還好吧?"葉磽低聲問道.

安小暖不動聲色輕笑,"我很好,你們要離場嗎?"

葉磽故作驚訝,"離場?怎麼會?我都還沒跳舞呢,我們兩個的老娘還在監督呢,現在離場豈不是找死."

權赫檸附和道,"是啊,小暖,要不你和葉磽跳一支舞?"

安小暖壓下心口的酸澀,"好啊."

葉磽興奮的伸出手,她將手遞給他,兩人很快進入了舞池,翩翩起舞,配合的十分默契.

幾乎所有人都想知道和葉磽跳舞的女人是誰,包括葉磽的老娘.

她第一次看兒子和別的女人跳舞,一看就是好征兆.

"赫檸媽,跟我家那小兔崽子跳舞的女人是誰?"

權母笑道,"是我兒子帶來的女伴,也是充當我兒子女伴,看樣子是和小葉看對眼了啊?"

葉母兩眼瞪得直直的,"她是什麼家庭背景?"

權母搖頭,"我不知道,正好我兒子過來了,問問."

權赫檸走到她們面前,"媽,問什麼?"

"還能問什麼,和小葉跳舞的是女人叫什麼?"

權赫檸眉開眼笑,"媽打聽這意欲何為?是不是相中做兒媳婦了?"

權母沒好氣的說道,"沒相中就不能打聽了?"

"她是安小暖."權赫檸相信只說這麼一句,母親就知道了.

"安小暖?就是被安家掃地出門的那個安小暖?"權母臉色一變,有些生氣,"你怎麼認識她的?你知不知道她很晦氣."

"媽,她是我的手下,什麼晦氣,沒那回事."

葉母卻出奇的沒有出聲,直至權母喊了喊她,"小葉他媽啊,你也聽見了,和小葉跳舞的是——"

"安小暖她媽我認識."葉母徐徐簡明的說道,"當年我們年輕的時候曾經是一個班的同班同學."

權母有些意外,"怎麼從沒聽你說過?"

葉母感歎一聲,"陳年舊事了,喬林年輕的時候真的沒有幾個能比的上她的,漂亮又有才,好多男人喜歡,都被她拒之門外了,具體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她能落到這個地步,是我沒想到的."

"那這個女人的丈夫是誰?"權母緊接著問.

葉母搖了搖頭,"不知."

她看向舞池里的男女,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有其母必有其女,她的女兒果然一點不遜色."

權母皺了皺眉,"是不遜色,敢于拒絕了林家的婚事,能遜色嗎?"

葉母朝著她使了一個眼色,權母看去,一看是林母和林驕陽來了.

林驕陽格外喜歡穿顏色鮮豔的衣服,他一身翠綠色的七分褲和上衣,頭上戴著一頂白色的帽子,有些隨性.

由于只有年輕的女人們才會戴面具,林母一眼便看見了這兩位貴婦.

笑著打招呼,"葉夫人和權夫人好啊."

兩位紛紛點頭,"林夫人來了."

林母笑容可掬,"我能不來嗎?我這兒子婚事一天不辦了,我就心不安甯吶."

權母失笑,"你真會說,我們兩個的兒子也二十好幾了,現在都是講究自由戀愛,我們當父母的再急也沒有用啊,我兒子我倒是不著急."她掩嘴輕笑,"他這麼帥又這麼有能力,好多女孩巴不得要當我們家媳婦呢!"

林母贊同的點頭,"是啊,話是這麼說,但是當父母的還是希望早點抱孫子啊,想想那白白胖胖可愛的小奶娃,有幾個當***不想喲."

權母和葉母尷尬笑笑,心里將各自的兒子狠狠的痛罵一遍.

林驕陽四處環視了一圈,也未發現有安小暖的蹤跡,他想,這樣的地方她應該不會來的.

只是,目光垂落在舞池內,他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一身白衣的女人身上.

背影像極了小暖.

直至舞姿落下帷幕.

葉磽精神氣爽的和安小暖一起來到他們面前.

從剛才起,安小暖便看見了林驕陽和林母.

她想回避,但葉磽卻不讓.

只得來到他們面前.

"這位是?"林母略顯驚訝.

安小暖摘下了面具,"伯母,好久不見."

林母嚇了一跳,她指著安小暖,臉色鐵青,"你來這里干什麼?!還不趕緊出去!"

林驕陽眼睛一亮,他雙目定在了安小暖身上,無法轉移.

安小暖淡定的回答,"伯母說話好刻薄,這里是公共場合,我是被邀請來的,並且,這里並不是林家舉辦的,我憑什麼要出去?"

林母被噎住,"我倒是想知道是誰邀請你來的?"

權赫檸臉上帶著一縷肅清,"是我."

林母無話可說,只是聲音里夾雜著一縷勸話,"天下女人何其多,何必要在這個不詳的女人身上下功夫."

安小暖眯眼,"我還以為是誰四處散播我的謠言,不想而知,竟然是你,我尊敬你是長輩,對你從來客客氣氣,沒想到,你以前不僅僅阻止我和林驕陽,現在還要阻止我以後的幸福,你這是什麼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