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女妖身後黑色的妖息凝成一尾三頭巨蟒,像果真有意識的巨獸,拼命地尋找時機要去撞擊四圍的屏障,意欲破障而出.紫衣神尊身後的銀色光芒則時而為龍時而為鳳時而化作瑞獸麒麟,與三尾巨蟒殊死周旋.

屏障中間或響起異獸憤怒的咆哮,咆哮之聲驚天動地,攪動的水浪化作傾天豪雨,紅衣的女妖眼中現出恨色,紫衣的神尊臉色蒼白,面上的表情卻不動如松,手中蒼何的劍速一招比一招更快,一招比一招殺意更濃.與此同時,銀光化作的瑞獸一口咬定巨蟒的七寸,巨蟒拼命想要掙開,用了殊死的力道,帶得瑞獸齊齊撞在華澤之畔的屏障上,頃刻地動山搖,女妖與神尊皆是一口鮮血.

葉青緹此行原本便是為攔著鳳九以防她犯傻,方到此地,便趁著鳳九關注戰局時以仙術將二人的胳膊綁在了一起.

他想,她即便意欲加入戰局同東華一道赴死,但此時與他綁作一團,她也不會貿然下場,將他亦拉入死局罷.自然,他這麼做說不准她會永世恨他,但比起救她一條命,這又算得了什麼.

他等著她哭鬧著求他解開,但令他驚訝的是,她竟只是困惑地偏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又抬起二人綁在一起的胳膊瞧了一瞧,臉上猶有淚痕,表情卻極為鎮定,輕聲細語地問他:"你可知華澤上的屏障乃是帝君以九天星光所設的結界?這種強大的結界,除非設界之人主動放人進入,否則外人進不去的."循循善誘地向他,"你放開我好不好,就算不綁著我,我也進不去那座結界的."

他想,還好,以理動人,她比他想象的要冷靜.但仙界的事,他顯然曉得的不如她多,豈知她沒有騙他.

他很堅定地搖了搖頭.

她竟沒有著惱,反而更加輕聲細語道:"帝君此時招招快攻,顯是想盡快結束戰局,將緲落斬殺于劍下,他可能……已感到自己力有不支了罷,若再這麼耗著,除掉緲落便已力竭,又如何淨化結界中那些三毒濁息呢?"

她話語輕軟,就像真的只是在評介戰局,令他一時放松.卻在此時,被她反握住與她相縛的左手急往結界撞去.

他尚未反應過來,身軀已重重撞在結界之上,但她卻不知為何已身在結界里側,唯露出與他相縛的那只胳膊仍在結界之外.她面色極從容,手上卻全不是那麼回事,左掌中化出陶鑄劍來,軟劍出鞘,眼看她提劍便要往自己右臂上砍.他一個激靈,急忙拈訣,二人手臂相離時陶鑄劍的劍風已劃破她衣袖,差一瞬便要入肉見骨.他一頭冷汗,她卻抿嘴對他笑了笑,下一刻已飛身摻入戰局之中.

她為何能入結界?他驀然想起她左手手指上所戴的琉璃戒,那是,東華帝君的半顆心.有設界者的半心,她自可暢通無阻進入他的結界.

瞧著飛入血雨腥風中那縷白色的身影,葉青緹一時喉嚨發沉,踉蹌兩步,跌坐在地.

鳳九隱在結界一旁,只覺勁風簌簌,帶得人搖搖欲落.重霖同他們提及妙義慧明境時,已說明因各人的仙澤不同,境中的三毒濁息由始至終只能以一種仙力化解,若有旁的仙力相擾,反會生出禍事來.鳳九明白淨化三毒濁息時她幫不了東華什麼,她能助他,只在他對付妖尊緲落之時.梵音谷中,鳳九曾同緲落的化相交過一次手,其實曉得自己絕非緲落本體的對手.

她確然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並非腦中空空全無顧忌,明白有時候幫忙與添亂只在一動之間,而她絕非是來同東華添亂的.她唯有一招可近得緲落的身,便是梵音谷中東華教給她那一招.彼時東華摟著她的腰,握著她持劍的手,在她耳邊沉沉提醒:"看好了."她當初其實並沒有看得十分清楚,但私底下卻回想了無數次,演練了無數次.為何會如此,她也不明白,只是他教她的,他給她的,她便本能地要去揣摩,要去精通.


她此時耳聰目明,極其冷靜,翻騰的巨浪之上,緲落在東華的步步相逼下只得快攻快守,而三尾巨蟒則被引至華澤之畔同東華的瑞獸相爭,緲落身後裸出一片巨大的空隙.唯一的時機.

陶鑄劍急速刺出,集了她畢生仙力,攜著萬千流光,如今日隕空的星辰,幾可聽見破空的微哧聲.東華當初握著她的手比給她看的那一劍,並非一味求快,更重要乃是身形的變化,數步間身形數次變幻,令人察覺不出攻勢究竟會來自何方.陶鑄劍奔著緲落背心而去,但她要刺的卻是緲落腰側.

果然,即便她施出全力的一劍,紅衣的妖尊亦險險避過,只是陶鑄劍磅礴的劍氣卻削掉她腰側大塊血肉,緲落被激怒,反手便是一掌劈在她心口,她被拍得飛開,而蒼何劍亦在此時重重刺入被她稍引開注意的緲落背心.

寒芒如冰穿心而過,左右一劃,已斬斷緲落半身.這一擊至狠,大量的妖血澎湃而出,結界中的豪雨被染得通紅.而在血色的雨幕中,鳳九遙遙看向東華,見他眼中現出怒色和痛色,急急向她而來,口型似乎是在叫她的名字.她就費力地扯起嘴角朝他笑了一下.

妖尊已滅,三尾巨蟒驀然失形,重歸為無意識的漆黑妖息,銀色的巨龍仰頭咆哮一聲,亦重歸為一團銀光.蒼何劍懸浮于結界正中,瞬時化形第五卷 錯天命為一把巨劍,與結界齊高,且同時化出七十二把劍影羅成一列,將結界二分.

彌漫的三毒濁息被齊齊攔在劍牆彼端.而此端只有他們兩個人.

鳳九覺得這個時刻,她的想象力真是前所未有的豐富.

或許她這一生對自己所有美好的想象,都集中在了這一刻.

她覺得自己就像一只羽翼初豐的雛鳥,又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睡蓮,還像一泓銀色的,流水般柔軟的月光.這些是她此時能想到的最美的東西,她覺得自己就該這麼美地輕飄飄落入東華的懷中.說不定這已是他們今生最後一面,她怎麼能不美?

她順勢摟住東華的脖子,他正用力地抱著她,手撫著她受傷的胸口,急聲問她痛不痛?她埋在他懷中用力咬了咬嘴唇咬出些許血色來,方抬頭看他,搖頭說不痛.

她臉色雖然蒼白,嘴唇卻還紅潤,他放下心來,疲憊地問她:"為什麼要來這里?是不是因為讀書不用功,不知道這個結界有多危險,你知不知道你出不去了?"

她在她懷里點頭:"我知道啊."她明白他為何要用九天星光來造這個結界,星光結界慣用來囚困邪物,置身于星光結界之中,除非殺掉設界之人,否則誰也走不出去.而設界之人一旦造出此結界,自己想要脫困,則唯有將所困之物一概滅掉一途.他造出星光結界,原本便是要與妙義慧明境同歸于盡,她雖不是絕頂聰明,但此時這些她都懂.

他面露迷茫看著她:"既然知道,為什麼要來,"歎息問她,"你說我該怎麼把你送出去?"

她有些委屈:"為什麼要將我送出去,那天我說那些話,是不是讓你傷心了,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但是你也讓我傷心過,我們扯平好不好,我來陪你啊,你心里其實是想我來陪你的吧?"


他怔了許久,卻笑了一下:"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想你來,我去哪里都想帶著你,就算是羽化我也……"他閉了閉眼,"但是不行,小白,你還這麼小,你還有很長的日子要過."

她看著他,到了這個地步他還在逞強,讓她竟有些感謝方才緲落的那一掌來.

她的手撫上他的臉,輕聲地歎息:"恐怕不行了呢,你雖然不想帶我,但我……比你先去也說不定."一陣巨咳猛地襲來,她忍了這麼久,終于忍到極致,方才緲落的那一掌雖未用多少力,但她是在力竭時受了那一掌,未免動及仙元.

東華的臉驀然煞白,顫手去探她的心脈,她握住他的手放在心口:"東華,我疼,說句好聽話哄哄我."她不常叫他東華,總覺得不好意思,此時這麼叫出來,臉上現出一絲紅暈,倒是看著氣色好起來.

他緊閉著雙眼,聲音沙啞,抱著她低聲道:"你想聽什麼好聽話?"

她含著湧至喉頭的腥甜:"說你喜歡我."

他的頭擱在她肩上,她感到肩頭一片濡濕,聽到他在她耳邊輕聲道:"我愛你."

心口的鈍痛漸漸消散,渾身都輕飄飄的,她的手撫上他的銀發,亦輕輕地回應:"我也愛你."她的聲音漸漸有些模糊,但還不忘囑咐他,"等會兒淨化那些妖息的時候,你也要握著我的手,我們說好了的,你去哪里,我也要去哪里."喃喃地補充,"我最疼你啊,要一直陪著你的."

他攬著她的肩讓她靠在他胸前,在她額上印下一吻,答應她:"好."

她迷迷糊糊地強調:"握著我的手,要一直握著."

他就回答:"嗯,一直握著."

璀璨的星光結界中,高可及天的劍影隔開結界兩端,一端波瀾掀起巨濤,森然妖息游于其間,另一端碧波結成玉床,紫衣青年攬著白衣少女靜坐其上.就像相擁的一座雕塑.

許久,紫衣青年抬手聚起一團銀色的光芒.

結界中有佛鈴花飄然墜下,靜得,就像一場永無終時的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