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葉青緹未曾想過自己有一日竟會修仙,且只待今日于瑤池洗去凡塵再去大羅天青云殿拜過東君,他便將成為一個仙.

葉青緹猶記得,自己為人的那一世已是四百多年前.

他生于縉朝葉氏,乃永甯侯府的嫡長子.永甯侯府以武傳家,每一代永甯侯皆是死在戰場上,他爹亦在三十五那年血濺沙場,他襲爵之時,年方十七.

彼時縉朝已是強弩之末,高門子弟泰半紈绔,葉氏子孫卻實打實是一眾爛蔥頭里的一窩好蔥,葉青緹更是這窩好蔥里頭拔尖的.照理說葉青緹人長得俊,品性好,門第又高,當為京城諸名門擇婿的首選,奈何自縉朝建朝以來,永甯侯府出了名的多寡婦,真心疼女兒的世家大族都不大願以嫡女相嫁,以至代代永甯侯皆是婚姻艱難,只得寄望于皇帝賜婚.

葉青緹襲爵時,正值邊地禍患不歇,是以襲爵後的葉小侯尚來不及等到皇帝的賜婚娶上媳婦兒,便開往戰場鎮守邊關去了,這一鎮就鎮了五年,徹底將擾邊的韃韃族給端了.

葉青緹建了奇功,皇帝自然高興,待他歸京後不僅對永甯侯府大加封賞,還將齊國公府嫡出的大小姐賜婚給他,又賜他一名美人為妾.本朝前代皇帝中倒是有愛賜臣下美人的,但今上活了四十多年在位二十多年卻從未賜過美人給臣子,他雖是武將不若文官在官場上的心思繞,此事也感覺有些蹊蹺.

一番暗查下來方曉得,賜給他的這位美人竟是皇帝宮中儲著的一位陳性貴人,原本並不得寵,只因在四年前韋陀護法誕上救了不慎落水的今上,倒令今上對她青眼相加起來.據說陳貴人不得寵時對今上仰慕得要死要活,卻不知為何,待今上對她情深起來時,又是一副冷淡做派,處處惹怒今上.更有一樁內帷私密,說即便陳貴人一副冷臉,今上也甚為寵愛,寵她四年,這四年間陳貴人卻一晚都未讓今上近過她的身.

彼時葉青緹正坐在牆頭喝酒看月亮,聽暗探說到此處,手中的酒壇子啪一聲摔碎在地上,愣了良久道:"倒是位奇女子,既然她如此今上都忍了,她還能犯上什麼大錯,叫今上將她賜我為妾?"

暗探斟酌片刻方道:"她給……貴妃娘娘寫了封情書."

抬妾不若娶妻,從納彩到迎親,依著六禮走下來,將媳婦兒娶進門慣要數月,迎個妾進門不過選定日子從後門抬進來即可.葉青緹自小一心撲在戰場上,難得對風月事有什麼興趣,然于這位陳貴人倒是頗有幾分好奇.陳貴人進門這一日,葉青緹下書房時雖已是深夜,亦打算前去碧云院會會這位奇女子.

因懶得折騰丫頭婆子們前來開院門,葉侯爺直接從碧云院的牆頭翻了進去,腳未沾地,卻聽見一聲銀鈴般的輕笑,循聲望去,眼前鋪開一方碧色的荷塘,塘中蓮葉田田,數丈之外,竟有白衣女子腳步輕盈,正踏水踩蓮追逐塘中的螢火蟲.

銀色的月光下,那女子偶爾轉過臉來,舒展的黛眉間一朵花鈿,明眸似溶了星輝,唇間一抹笑靨令絕色的臉愈增其妍.葉侯爺腦中轟的一聲,少年時讀過的兩句文章驀然撞入心間,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

他翻牆落地時正落在一株老梨樹後頭,無意中踏出一步,踩中樹下一截斷枝,靜夜中啪的一聲格外引人注意.果然見塘中的女子臉上現出驚慌,一道和暖白光直向荷塘中的水亭,白光後女子倏然無蹤.

他匆忙趕至荷亭,亭中一位青衣女子揉著惺忪睡眼從一個石凳旁邊站

起來,青衣女子一張圓臉,模樣只能算清秀,呆呆望他半晌,道:"葉侯爺?"

他卻注意到女子額間的花鈿.不,那並非花鈿,看上去更像胎記,極豔的一朵花,似展開的鳳翎,和方才白衣女子額間的一模一樣.

他長年駐守邊地,什麼樣的稀奇事沒有見過,看她扮無知扮得可愛又可笑,眯了眼睛開門見山向她道:"你是妖?"

他其實覺得她會否認,像他二十歲那年在邊界一個村子里見過的嫁與一個獵戶的蛇精,即便尾巴都露出來了卻還委屈著極力辯解.但她只是愣了半刻,愁眉苦臉問他:"我這樣的,看著竟像是妖?"不及他回答又長歎一聲,"如今混得越發不像樣了,從前還只是額間花被判做朵妖花,如今連真身都被人認作是妖."歎完又追問他,"我果真像妖?我哪里像妖?你有見過長得像我這樣漂亮的妖精嗎?"

正因她美得不似凡人,他才篤定她是妖,她卻問他有見過她這樣漂亮

的妖精沒有,他心中一動,雖覺得這個推測有些離譜,卻還是眼中含笑問她:


"難不成你是天上的神仙?"

她抿了抿嘴:"你們凡人是不是都以為只有天上有神仙?我不是天上的神仙,是青丘之國的神仙,東荒你聽過沒有?我是東荒的神女鳳九."她說這個話的時候,清澈的眼中跳著揶揄,雖頂著陳貴人一張圓臉,卻叫人忘了那張臉而只看到她清澈的眼睛.他胸腔內一顆心劇烈地跳動起來.葉青緹活了二十三年,從不曉得情是什麼,初識情滋味,卻是愛上一位神仙.這位神仙長得美,性子活潑柔順,廚藝高超,喜舞槍弄棒,同他很談得來,據說此回專程下界,乃是為他們的今上造一個情劫.

她問他:"哎,你懂不懂什麼是造劫?我其實不是專司造劫的,哪曉得這麼背運,本來下凡報恩來著,結果正遇上我姑姑來改人的命格,一時不慎被牽連進去."她同他抱怨皇帝,"司命非得讓我臨時抱佛腳來給他造情劫.你明白我造劫的辛苦嗎,司命給我一本戲文,上頭那些負心小姐們作踐才子的法子我都用盡了,他竟依然對我情深不悔."她打了個冷戰,"我沒有辦法,只好出個下策,給他的貴妃寫了封情信."她歎口氣:"這種事情我都做了,你說他難道不該賜條白綾或賜盞鴆酒給我嗎,他到底怎麼想的才能將我賜給你做妾啊,搞得我此時走也不敢走,還怕走了連累你!"

她將他當朋友,誠誠懇懇地同他發牢騷,他就提著酒壇子邊一口一口灌酒邊笑.他記不得在何處曾聽過一句話,說仙本無情,做神仙的既無七情又無六欲,他愛上個神仙,注定是無什麼結果.他有時會恨那一夜他為何動心,又恨那一刻心動為何竟能延綿五年,深深紮入肺腑,讓他欲除無門.他彷徨過,掙紮過,去聽國師講過道,亦去隨高僧坐過禪,但末了還是想到她身邊,哪怕遠遠看著她也好. 她說她是來為皇帝造情劫,又何嘗不是為他造情劫.

他其實不想給她什麼負擔,原想著這份情到他臨老臨死就隨他一並掩入黃土罷,可真到了臨死的時刻,他卻未能壓抑住.

自陳貴人傷了皇帝的心後,皇帝開始喜研道法,尤信重一位老道士,還將此道封為國師,修了個皇家道觀,每月十五與國師于觀中坐而論道.

他也是在那一夜方知此道卻是個惡妖,看中了皇帝的魂魄意欲占來煉丹,潛心圖謀五年,打算趁著該夜這個近十年難見的至陰天象取了皇帝的命,是以在皇帝依常例來觀中論道時,水到渠成地提著妖刀嵐雨朝皇帝發了難.他沒想過她手中長年系著的銀鈴卻是感知皇帝危險的法器,他也沒想過神仙竟能有情.妖刀嵐雨劈頭朝皇帝砍過去時,她臉色分明蒼白,撲上去為皇帝擋刀時一聲"東華"幾乎裂肺撕心.皇帝不叫東華,那是他第一次聽到東華這個名字.她毫無猶疑擋在了皇帝跟前,而他毫無猶疑地擋在了她的跟前.嵐雨的刀尖紮進他心肺,刀刃卻被他緊緊握在手里.

他怕刀尖穿心而過傷到他身後的她.

妖道死在她反手揮出的劍下,觀外的侍衛姍姍來遲將皇帝團團護住,而他終于支撐不住倒在她懷里.

她同他嘮叨時他一向愛笑,臨死前他蒼白臉色卻依然帶笑:"他們說……神仙無情,我便……信了,其實……神仙是可以有情的,對……否?"他見她哭著點頭,就生了妄心:"今世……已無緣,可否……能與你結下……來生之約?"

她仍是哭,眼淚落在他的臉上,卻沒有給他他想要的回應,她哽咽著說:

"青緹,我欠你一條命,定還給你."

"青緹,我為你守孝三世."

"青緹,你,安息."

他愛她至深,為她舍命.但世間本無此理,說舍去一條命便能換來一段情.

他想,她明明說仙者可以有情,卻不願將此情給他.她哭著說她會還他,命可以還,情也是可以還的嗎?

而兩百年前,他自幽冥司醒過來時,方知曉時移事易,凡間早已換了天日.他死後七年,邊戎族西征,京城被占,縉朝覆亡,太子率宗室南遷,重建一朝,曰南縉,偏安一隅百來載.

他原本是早該作古的人.是她給了他一副仙軀,她一半的修為,一縷永不須再入輪回的魂魄,一個凡界帝王傾舉國財富也無法求得的仙品.她說她會還他,她就真的還了他.

冥主謝孤栦拎著個酒壺搖晃:"你對鳳九之情,我約莫聽說過一些,但既然重生為仙,從前之情便如大夢一場,且忘了罷.她給你這許多,也是想盡可能還你對她的情.你救過她的命,東華帝君也曾救過她的命.當年還帝君,她是拼了命地想以身相許,還你,卻是舍命拿頻婆果再渡你半身修為.報恩之法如此不同,你說是為何?"

看他久久不答,輕歎道:"並非帝君是神尊而你當初是個凡人,不過是,一個是她所愛,一個非她所愛罷了.她同帝君糾纏了數千年,說放下也說了無數次,卻沒哪一次是真放下了."將壺里的酒倒進杯中,不顧方才一陣搖晃生生搖壞了口味,一口一口飲盡道,"她思慕帝君,這麼多年來已成了本能.你忘了她,對你才是好的."


謝孤栦只主動提過這麼一次,後來再未同他談及鳳九與東華之事,他也未主動打探,只是偶爾想到謝孤栦歎息般說出的那句話.她思慕帝君,這麼多年來已成了本能.你忘了她,對你才是好的.

兩百年後,當他在九天瑤池旁重逢鳳九時,終于明白當年謝孤栦此話中的含義.

她比當初在凡界時更美,他見著她時面上喜色驚色並存,她亦帶笑看他,如同當年般喚他青緹,但笑意中卻藏著疏離.

瑤池畔只他與她兩兩相對,近些年因奇緣而飛升為仙的,只他一人.

洗塵禮倒是簡潔,她念祝語時卻有些心不在焉.禮畢後一個小仙子提著裙子來請她,眨著眼睛向她:"帝君請殿下先去青云殿旁的琉璃閣坐坐."

他瞧見小仙子僅說出帝君二字,便讓她一瞬失神.

他不是沒有聽說這些年她一直躲著東華,不是沒有想過謝孤栦或許看走眼了,這一次她已真正放下了帝君.

但,即便真正放下了又如何,她聽到他的尊號依舊會失神.若非本能,便是還有情,若是本能,便更令人心驚.

她回神時同他作別,道以後同僚為仙,彼此多照顧.

他看她良久,只答了個好.

目送她的背影漸漸遠去,他亦轉身.或許他們的緣分原本便是如此,在凡界相遇,在天庭分別,他想,其實這也足夠了.

琉璃閣是座兩層樓閣,位于三十六天大羅天,緊鄰著青云殿.東華帝君每年僅上一次朝會,便是五月初五在青云殿中給眾仙定階冠品.

往常眾仙拜辭帝君後,有時會上琉璃閣坐坐.但今年琉璃閣卻沒有仙者登樓的動靜,鳳九坐在琉璃閣二樓喝茶,猜測可能因樓下鎮守了位大馬金刀的小仙娥.

這位小仙娥舉止上不如天上的其他宮娥般如模子里刻出來似的規矩,領鳳九來的一路上十分活潑,既不認生也不拘禮:"殿下雖不識得奴婢,但奴婢卻早就聽聞過殿下呢,奴婢是梵音谷的一頭小靈狐,兩百年前被帝君救上的九重天,奴婢聽說殿下也曾住過梵音谷,我們梵音谷很美,殿下說是不是?"

從前鳳九就嫌天上的宮娥太一板一眼,這個小仙娥性子卻喜辣,倒是頗得她意,遂開口稱是,又笑著問她天庭有什麼近況.

小仙娥歎口氣:"奴婢傷好了曾留在三殿下的元極宮當了一陣差,後來司命星君處缺人手,奴婢就又去司命星君府上當了一陣差,再後來因殿下與帝君的成親禮有些忙碌,重霖大人就又將奴婢要了回來.奴婢在這三個地方當差,照理說消息該最靈通,但眼見的近況卻只有一則,司命星君常念叨殿下,連宋君常提起殿下,帝君他……"

話到此處故意賣了個關子,卻見鳳九無意續問,小仙娥垂頭有些氣餒道:"奴婢在重霖大人跟前服侍,其實不常見帝君,但聽聞帝君這兩百年來並不大待在太晨宮,大多時候都在碧海蒼靈,重霖大人說,那里才是帝君家里,有帝君懷念的時光."

鳳九腳底下一頓,但並未停得太久,小仙娥話落時,她已移步上了琉璃閣金石做的階梯.

樓下傳來熟悉的腳步聲時,鳳九瞧著窗外飄搖的曼陀羅花,卻覺內心平靜.她手中一只茶碗,茶湯泛著碧色,令人偶起詩興,若是個擅詩詞文章的,此時定可詠出佳句.但關乎茶事的詩詞,鳳九唯記得一句,還是無意從蘇陌葉處聽來,叫作春眠新覺書無味,閑倚欄杆吃苦茶.


鳳九抿了口茶湯,手中這盞茶倒是不苦.

故人重逢,多年後再見,戲文中都是如何演?大多該來一句"經年不見,君別來無恙否"罷.

紫袍映入眼角,鼻尖傳來一陣藥香,鳳九微微抬頭,兩百年不見,果然如姑姑信中所言,東華他清減了許多,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但精神瞧著還好.

他有些微恙,別來無恙這話此時就不大合宜了.鳳九伸手多拿了個茶杯,問他道:"喝茶嗎?"

東華走到她身邊矮身坐下,一時卻沒有什麼動靜,眼中只倒映出她的影子,目光專注.他在看著她.

鳳九將倒好的茶推給他,斟酌良久,輕聲道:"你其實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地尋我,我不過出門曆練曆練,早晚有一日,你我會在仙界再見,塵封瑤池……著實沒有必要."

他眼神平靜,如她一般輕聲道:"若非如此,你會出現嗎?"他輕歎,"小白,我不過是想再見你一面."

她啞然,凡界的日子逍遙,再回仙界雖不至煩惱重重,但總覺不若凡界輕松自在,近些年她的確從未想過要主動回來.她撥弄著杯蓋道:"這些年我在凡界,學到了凡人的一句話,叫作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倒是句好話."她認真道,"其實見與不見又有什麼要緊,都這麼多年了."又緩緩道,"你同她這些年也還好罷?"

他皺眉道:"誰?"

她就笑了笑,沒說話,又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將杯子擱到桌上方道:"姑姑給我的信里倒是提過你在找我,不過沒提你同她如何了,雖然我從不喜歡她,但既然你選了她,我也沒什麼可說,最艱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如今我過得還不錯,也希望你過得好."

他看著她客套疏離的模樣,眼中流露出疲憊和悲色:"那時候我沒有及時趕回來,都是我不對."

她有些驚訝地偏頭看他.

他道:"我讓姬蘅回了她族中,對她仁義已盡."

她更加驚訝,想了想問他:"是不是因為我離開了,才讓你覺得同她相比我又重要起來?我並非負氣離開,你不用……"

他搖頭:"從來沒有人比你更重要."

她懵懂抬頭:"什麼?"

他握住她的手,良久後松開,她攤開手掌,掌中是一只琉璃戒,戒面盛開著一朵鳳羽花,似欲飛的一對鳳翎.

他的右手像是要撫摸她的面頰,卻停在她耳畔,只是為她理了理鬢發,

他看著她重複:"從來沒有人比你更重要,小白."

她有些發怔,低頭看手中朱紅的琉璃戒,半晌方道:"那時候,我真是等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