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白淺上神就笑盈盈地攤開扇子:"白家的崽兒皆是放養,她想要去何處曆練便去何處曆練,家中一向不管的,你請教本上神,本上神其實也不曉得."

司命星君發了片刻的神,方道:"只要殿下平安,小仙便安心了."

八荒傳聞中年紀雖小卻是個角兒的鳳九殿下此時正蹲在凡界的一座小山頭上拿把菜刀削山藥.

她兒子白滾滾近日肉吃多了有些積食,山下開醫廬的老秀才開了張食補方子給她,上頭說拿山藥熬米粥抑或紅糖炒山楂皆可治小兒積食.白滾滾不愛吃甜食,鳳九琢磨著紅糖炒山楂就算了,待會兒再去山下買點鹽巴,把米粥做成碗咸米粥,白滾滾愛吃咸味的.

白淺上神關于鳳九失蹤實則在曆練一說,其實並未誆騙司命.猶記洪荒時代,在父神開辦的供神魔仙妖幾族共同進學的學宮水沼澤中,尤為重要的一門學業便是去凡世曆練.三千大千世界共有數十億凡世,每處凡世待一年也要十億年.幸而當年父神還有點神性,只隨意選了十萬處凡世令他的高徒們曆練.

相傳有此機緣去曆練的高徒包括後來的天地共主東華帝君,天族的戰神墨淵上神,魔族的始祖女神少綰女君,洪荒第一只鳳凰折顏上神,還有鳳九她爺爺和她奶奶.

可見這些去凡世曆練過的高徒們後來都成了材,且成了大材.

當年鳳九承東荒君位時,鳳九她爹白奕其實有些短視冒進,一心想招贅個賢婿幫襯她,這一點遠不及鳳九她爺爺有見識.白止帝君當初其實早已有計較,待過了兵藏之禮後要將鳳九亦送去凡世曆練曆練,一朝為君,靠夫婿有本事算怎麼回事,還是得自己手里頭有幾把刷子.他將這個打算同小孫女提起時,沒料到鳳九竟然也很贊同,令他頗感欣慰.

但兵藏之禮後卻生了些事端.白止帝君仁德,原本打算讓神傷的小孫女休整三兩年再將她送去凡世,沒料到小孫女休整了不過三兩日,便自個兒打好了包袱皮前來辭行.見小孫女這樣上道且上進,白止帝君自然是准了.臨行前送她一個信封並信箋一張,說與之配套的另一個在她姑姑白淺上神處,她一人孤身在外,若有什麼要緊事須同家里商量,就拿筆寫在信箋上,她姑姑在她那處的信箋上自能看得到.

鳳九去凡世前還走了趟冥界,見了見他的朋友謝孤栦,又在冥界幽了三日,拿頻婆果給葉青緹做了個身軀,將他的魂魄順利提出來放進了仙軀中.按理說三月後葉青緹便能複活,她卻沒等到他複活那個時候,只請謝孤栦代為照顧,待他醒了且教他一些修行的法門以化去魂中的妖氣,三百年後他修行期滿將要飛升之時,她再來助他赴九天瑤池洗滌凡塵位列仙階.這種因奇緣而得以飛升,又須去瑤池洗凡塵的,洗塵之儀必得由予他身軀之人施洗塵禮,這是仙箓寶籍上頭的規矩.

將諸事安排停妥,她便揣著肚子里頭的白滾滾去凡界安營紮寨了.

在第一處凡世里,鳳九生下了白滾滾.隨後每三年換一處凡世駐著.

雖凡界有一條施了法術易被反噬的法則,框著她不好動不動就使出法術來,但虧得性子機靈劍術又高超,凡世她混得還不錯.

兩百年中,她在城里開過酒樓,在鎮上營過書局,在集中守過雜貨鋪,在荒郊野外擺過茶水攤子,時而是掌櫃,時而做幫傭,怡紅閣旁賺過青樓姑娘們的胭脂錢,城隍廟下得過太太小姐們的算命資,輾轉十余處,當真做得像是在紅塵中修行,修著修著,便自覺看慣了世情.

看慣世情後的鳳九于去年輾轉到這一處凡世,不大想繼續在浮華中泡著了,打算換一換口味試一試清淡的隱居生活,于是乎,帶著她兒子白滾滾跑到了這個山溝里頭蹲著.

這條窮山溝看著窮,實際上也很窮,但它有個很霸氣的名字,叫藏龍溝.


藏龍溝里有個藏龍村,藏龍村當然也很窮,但好在是個有二十來戶人家的大村子,窮則窮矣,二十來戶人家每天從口糧里擠一根紅薯出來,還是供得起一個教書先生.

教書先生是位屢試不第的落第秀才,垂垂老矣才頓悟這輩子沒有做官老爺的命,六十高齡時回了老家做夫子,算是混口飯吃.先生的那間破私塾就坐落在村子邊上,恰同鳳九搭在半山坡上的兩間茅草棚遙遙相對.白滾滾每天日出而行日落而歸,挎著她娘親給她縫的一個小布包,從自家的茅草棚跨越半個山頭去夫子的茅草棚念學.

白滾滾今年已有一百九十七歲高齡,長得卻同那些兩三歲的凡人小童子沒什麼兩樣,依然是顆小豆丁.要說有什麼不同,也不過他這顆小豆丁比凡人的小豆丁們更圓潤更可愛些,且他天生一頭銀發,比凡人的小豆丁們更出挑些.但發色上的這種出挑卻並非什麼好事,因此白滾滾從小就開始染頭發.他曾問過她娘親這是何因,她娘親笑眯眯地跟他說,因為他們是神仙,他是個小仙童,所有的小仙童都是銀色的頭發,又長得慢.白滾滾就信了,因為他沒有見過其他的神仙和小仙童.

但後來白滾滾發現,自從她娘親告訴了他他們是神仙後,很多事情,她娘親都愛拿這個當借口.

譬如家里做了七個栗子糕,她娘親拿兩個碟子分糕,給她自己分四個給他分三個,他嚴肅地告訴她娘親他學中小伙伴的娘親們都不同自己兒子搶糕吃時,他娘親就摸摸鼻子哼哼著跟他說,因為我們是神仙他們是凡人啊,這個事情上頭神仙同凡人規矩是不一樣的!

再譬如她娘親睡覺愛踢被子,自他懂事起,就開始每天半夜起來給她娘親蓋被子,以至于他一直以為做兒子的天生就該半夜起來給為娘的蓋被子.直到有一年同學中的小伙伴們聊天,他才陡然發現別人家同自己家全是反著來的.他回家嚴肅地同她娘親商量以後他們家也該如此,她娘親還是摸著鼻子哼哼,神仙界其實都是兒子半夜起來給娘親蓋被子的,他們是凡人,他們不懂我們神仙界!

哦,還有一回,這一回頂頂要緊.白滾滾已記不大清那是什麼時候,他第一回曉得凡人的小童子們不僅有個娘親,還有個爹爹.一個同他要好的小伙伴有次問他他的爹爹在哪里,他就回去問他的娘親,他娘親彼時正在院子里曬玉米,聞言一串玉米棒子從手里落下來正正砸在腳背上.他娘親忍著痛笑得有點勉強:"你是我一個人生的,沒有爹爹."

他晃著小短腿顛顛地跑過去幫他娘揉腳,疑惑道:"但是我學中的同伴們都有爹爹啊."

她娘的聲音聽起來就有些縹緲:"因為我們是神仙嘛,神仙界的小仙童們是可以只有娘親沒有爹爹的."

白滾滾覺得,事情有些不大對頭.但他也沒法子求證,只是暗暗在心里懷疑.他衷心地希望神仙界大人其實不和小孩子搶糕吃,大人要半夜起來幫小孩子蓋被子,且小仙童們必須有爹爹.因這樣他就可以有個爹爹.

他想過他要是也有個爹爹,他爹爹該是個什麼樣.拿他那些小同窗的爹娘們做模子來比對,除了長相這一條,其他大多都是爹強過娘.所以他要是有個爹爹,他爹的廚藝一定要比他娘高,劍術要比他娘好,按時起床,從不踢被子.但他只是在心里想想,這個小算盤他從沒有告訴過他娘.

隱居在藏龍溝的日子閑且懶散,此處有夜歸鳥,有青山頭,有白月光,雖不及八荒中的仙境華美,但自有一番平靜的妙處,鳳九正琢磨也許可在這條山溝多蹲幾年時,驀然感到心口有些發燙.

將貼心口揣著的他爺爺送他的信封取出來打開,信箋一展,果然是白淺又寫了封信給她.

她姑姑白淺上神兩百年間時常寫信給她,第一封信寫在她初入凡塵後第二個月.信中說時隔七十三日,東華倒終于去了青丘找她,大約以為彼時她仍在青丘.白止帝君未能攔得住,容他入了谷,但自然是沒找到她.說彼時帝君的臉色著實難看,不過白止也不遑多讓,寒著臉向東華道:"帝君尊崇無匹,白家本是攀不上這門親,只是九丫頭任性,好在今次她總算懂些道理,曉得她及不上那個資格同魔族的公主共事一夫,甘願下堂請去,求帝君賜一紙休書."

東華一張臉雖血色盡失,卻依然沉著:"這不會是小白說出的話."

恰巧折顏上神給狐狸洞送桃花釀過來,見他們這個劍拔弩張的陣仗,很客氣地搭了句閑話道:"罷,罷,我來說句公道,九丫頭確然沒說過什麼下堂請去,不過,倒是問了我一句帝君你何苦一次又一次騙她,是不是覺得她傻尤其好騙,你想要她的時候就要她不想要她的時候就放著不理她,她覺得累,也不想要你了."


折顏上神攤了攤手:"固然這聽著有些像小孩子的撒氣話,哪里曉得次日她便果真收拾包裹不見人影了,便是到如今,連我也沒再見過她."說帝君當時聽了那個話,面色很是空洞.

鳳九甫得此信時正躺在一個馬紮上曬太陽.

七十三日.她默了片刻,提筆問她姑姑魔族的姬蘅公主近日是否正是大病痊愈,九重天上第七天的妙華鏡如今是否已在赤之魔族.

良久,她姑姑回了個然.

她盯著那個然字發了許久的愣,覺得帝君他的確周到,將姬蘅照顧得妥帖了再來尋她,難道是她往日太過賴皮地纏他,才讓他深信她總是會在原地等他?

愣過方覺自己莫名,走都走了,這些疙瘩事還理它做甚.

此後,若她姑姑再在信中提及東華,她再無什麼回音.

所幸她姑姑提得不多.只後頭又有一回,說東華可能已曉得她去了凡界.白淺上神表示自己其實有些佩服帝君的手段,說帝君當日在青丘尋她不成,即刻便回九重天從天君處強來了兩封文牒,又合了太晨宮的玉譜令坐下仙伯各送去魔族和鬼族.魔族七位君主及鬼族的離鏡鬼君收了這套文牒,即日便在各自族內幫著搜起人來,也不曉得文牒中究竟寫了什麼.帝君此番像是全不在意八荒曉得他丟了媳婦兒,找她的動靜著實搞得大,但也著實有成效,不過百八十年,已將八荒翻了個底朝天.

將八荒寸土翻遍也未覓得她的芳蹤,帝君自然會想到他是隱去了何處.

白淺上神在信中打著哈哈,道即便帝君曉得她匿去了凡界,凡界有數十億凡世,就算只坐在妙華鏡前一處凡世一處凡世地糾察探看,也未必就那麼有緣能正巧探看到她所在的那一處.況且此時妙華鏡已搬去了赤之魔族,聽說還未尋到合適的好地方安上去.妙華鏡取下來容易安上去難,即便是東華親自來安它,這樣壯闊的一匹瀑布,安好也要耗上數十年,不過這卻是他自作自受.

末了白淺上神還提了一句,近些日子她其實無意中見過東華一回,帝君他瞧著不如往日精神了,且清減得厲害,臉上隱現出病容.不過又立刻道,近日天上氣候不佳,連她都染了些風寒,興許帝君也是風寒罷.

這封信到得鳳九手中時,她正帶著白滾滾盤坐在一處凌云山頭上聽風雷之聲.急風打在山石上,猶如凡人的祭天鼓,白滾滾聽得十分激動,即便頭發被狂風吹得稀亂,小臉蛋上卻滿是正色,小胸膛還一鼓一鼓.鳳九在狂風中頭暈目眩地掃完這封信,她如今比之百年前想事情又要更從容些,雖覺東華這麼找她有些離譜,她也不是傷心地遠走天涯,如此這般倒顯得像是在躲他,她又沒有做錯什麼,卻有什麼好躲.她當日離開時並未刻意隱瞞去處,只是白家人看不慣處處刁難東華罷了.不過回頭想想,她同東華也的確無甚可說了,再不見也有再不見的好處.

她就在磅礴的風勢里頭長吸了口氣,結果將自己給嗆住了.

她不曉得的是,此封信里頭,白淺其實對她有些隱瞞.

其間白淺上神確見過東華帝君一面,卻並非無意中見到,乃是帝君親自遞帖,邀她去瑤池坐坐賞一賞池中新開的芙蕖.按理說白淺上神雖貴為上神,與帝君相比卻仍算小輩,長輩招小輩陪著賞一賞花,派個人去通傳一聲便可,帝君卻親寫了帖子給她,帖上的字筆走銀鉤,頗有風骨.


瑤池旁的小亭中茶香嫋嫋,二人坐定,嫋嫋茶香中帝君開門見山問她:

"小白可是去了凡界?"

白淺怔了一怔,客氣笑道:"司命因同鳳九那丫頭有些朋友之誼,當初也來問過我,我們白家一向不大管子孫的修行事,我只曉得她如今在外曆練,究竟在哪一處曆練,卻委實不知."

帝君直直看著她,語聲淺淡:"你知道."

白淺上神臉上的笑便有些收起來,道:"帝君可想聽個故事?"不及他回答已接著道,"鳳九那丫頭廚藝了得,天底下什麼菜她都能做,卻唯不做一樣,便是麒麟株,帝君可知為何?"

自斟了一杯茶水道:"倒並非她厭惡麒麟株的口味或體質與此味菜蔬不合,只因麒麟株獨生于西方梵境,不能存活于異地水土.她小時候因愛吃麒麟株,花了死力想在青丘培一棵出來,投進去三百年時光,還為此落了課業遭了好幾回她爹的毒打,著實費盡心血,可麒麟株依然不能在青丘存活.她被折騰得累了,就干脆徹底舍了它,從今往後遑論關乎麒麟株的菜色,便是吃也不再吃了."

她看向東華,眼中頗有意味:"那丫頭絕起來時比什麼都絕,我這個一向冷心冷肺的同她一比,竟可算有一副難得的熱心腸,且妙的是那丫頭一直以為自己善感又多情,從未意識到自個兒是顆絕情種,就像她至今不曾意識到她再也不吃麒麟株."

帝君突然咳了一聲,接著便是連串的咳嗽,這一陣咳嗽持續了許久方停下來,聲音有些沙啞向白淺道:"你比喻得不錯,本君此時便是被她棄了的又一棵麒麟株."話罷又咳嗽一陣方道,"前一棵因討不了她歡心,被棄了也不好說什麼,本君這一棵,卻想著找到她再試一試."

白淺臉上現出一絲微訝道:"那,這數十億凡世的賭盤中,便請帝君賭一賭,看你同她有沒有緣分罷."

帝君眼中原本便暗淡的神色在她此言後變得更為暗淡,良久才道:"我們無緣,你讓我賭緣分,可能我永遠也找不到她."

白淺原本還算和煦的雙眼中漸漸泛上些冷意來,撥弄著手里的茶杯蓋慢悠悠道:"帝君既覺得同她原本就無甚緣分,又何必尋她,若誠心想要找她,總該有些辦法."

此事後不久,東華他果然找出別的辦法來,便是鳳九在藏龍溝里琢磨著打算將來時,收到的這封信里白淺所言.

此信著實令鳳九一驚.信中道,是年的五月初五,帝君為新飛升的眾仙定階冠品時,將最後一回開啟九天瑤池,允因奇緣而可得飛升的仙者前來施洗塵禮洗去凡塵,此後瑤池將被永久塵封,天庭再不會將以奇緣而證得仙果的仙者列入仙籍寶箓.

白淺在信後百般慨歎,道不曉得東華他何時查得了葉青緹之事,此舉再明了不過,是在拿葉青緹威逼她,他倒果真是參出來一個尋她的好法子.又道當年父神評介東華的九住心已達專注一趣之境,判他一念為神一念為魔,他此番做法著實欠慈悲心,不知可是失了九住心,直奔著魔道而去了?

鳳九拿著這封信,手卻有些止不住顫抖.

她已經許多年不曾這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