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關于青丘那場兵藏之禮,影響著實很大.有幸前去觀禮的成玉元君回九重天後,在三十三喜善天的據蘇摩花叢後擺攤,就兵藏之禮上的八卦講了半個月評書,場場爆滿,可見其震撼力.

最受小仙們歡迎的是帝君他老人家將玄之魔君聶初寅手中鐵劍一招劈開這一段.

傳說聶初寅以大欺小在比劍中欺負了青丘那位小帝姬鳳九,帝君他老人家上台為小帝姬出頭,受不了聶初寅的絮絮叨叨,禮讓三招後拔劍出鞘,于一招內挑落聶初寅咄咄逼人的鐵劍.鐵劍落地刹那,帝君他手持蒼何以極快的速度直擊而去,硬是在瞬息間將厚重鐵劍如剝筍般剝成兩枚,一只劍柄承著兩柄劍刃在半空打了個旋兒落下,帝君的蒼何正正停在聶初寅的胸口.不過一招之內,竟演出此等無論招式還是力道皆變幻無窮的高妙劍法,傳說有幸在場的仙者們一時全傻了,一面傾倒于帝君持劍的冷峻風姿,一面自卑于同上古之神相比,近年來他們的仙術不昌究竟是到了何等地步,幸虧魔族看上去在術法一途上發展得也不是很好,令諸神稍感安慰.

聶初寅輸得一塌糊塗,倉皇離開青丘,再無顏提什麼神族之劍魔族之劍,而青丘那位小帝姬也總算順順利利地藏了劍,完了禮.

喜善天的評書講得熱鬧,成玉元君借著天庭眾仙對帝君他老人家的崇拜,擺出此攤日日斂財,斂得不亦樂乎,糯米團子小天孫幫她收了好幾天茶資,得了幾個金錁子做酬禮.成玉元君很高興,團子咬著金錁子也很高興.

但幾家歡喜必定要有幾家憂愁,因這趟兵藏之禮徹底傷了芳心的亦大有人在,譬如天庭中一眾品階高的神女仙娥.

從前小仙娥們未有這個膽子將念頭打到帝君的頭上,實在是帝君他老人家太過神聖太過傳說,諸位仙娥們從未想過帝君有朝一日會娶一位帝後,抑或覺得帝君即便要娶一位帝後,大抵也輪不上她們這一輩的小仙娥,是以鮮少對帝君他老人家生出什麼非分之想.

可世事難料,帝君竟真的娶了一位帝後,娶的還是與她們中許多人同輩的青丘鳳九,令小仙娥們備受打擊.

兵藏之禮後,知鶴公主失魂落魄地跑來太晨宮,重霖仙官瞧她一副憔悴面容不大好趕人,琢磨反正帝君不在,留她幾日權當行善,便辟了間客房容她住著.

知鶴公主一邊苦等帝君一邊臨風落淚借酒澆愁,碰上個人就抓著問自己比青丘的鳳九究竟差在何處,第三日抓到不意路過的重霖仙官.重霖仙官做人很誠實,瞧了知鶴哭得紅腫的眼泡子片刻:"帝君喜歡會做飯擅刀兵會打架的美人,公主你這三樣都不大會,況且,"重霖仙官誠誠懇懇,"公主雖也算美人,但同鳳九殿下相比,公主你長得……就算丑了."聽說知鶴公主當場嘔出了一口鮮血,長笑三聲,一頭紮進重霖仙官牽過來的馬車,頭也不回就下了九重天回了謫居的仙山,也當得烈性二字.

九重天上過年似的熱鬧,因青丘的八卦氛圍一向不如九重天上濃厚,倒頗安甯,唯有鳳九的學中好友灰狼弟弟有些許煩惱.族學里頭一直開著課,鳳九已落了許多課業,全靠灰狼弟弟講義氣幫她抄筆記,眼看兵藏之禮她回了青丘,灰狼弟弟原本欣慰身上這個重擔總算可卸任了,到狐狸洞跟前一打探,聽聞禮畢後天上那位東華帝君同白止帝君在洞里頭站了站,一盞茶後便將鳳九又領走了.灰狼弟弟抱著一重帶給鳳九的筆記小本兒,認命地歎了口氣,轉念一想這重筆記小本兒其實可贈給鳳九做成親禮,這樣他就不必再送禮錢了,頓時又高興起來.

折顏上神自從在兵藏之禮上看了個大熱鬧,這幾日一直賴在青丘.東華同白止說了些什麼,折顏上神委實好奇,時不時拐彎抹角意欲探知一二.

這日白止帝君召了白奕夫妻到狐狸洞敘話,折顏上神明白他們必定是要談一些家事,這家事必定還同鳳九沾些干系,既同鳳九有干系,那同東華自然也有干系,便膏藥似的黏在白止身旁的椅子上愣是沒動.白止帝君佩服折顏上神連日來不折不撓的毅力,終于妥協,任他一聽.

照白止的說法,那日東華同他往僻靜處一站,確然說了要緊事.


帝君雖仍同往日般簡簡單單站一站也站得威勢十足,但姿態卻放得甚低,說對他孫女鳳九一見鍾情,意欲求娶為帝後,原本的確該按著提親定親再成親的規矩,但因二人前些日子掉入異界,因諸端事故之過,娶她就化繁為簡了,十分對不住她,也對不住他們青丘的一眾長輩.

帝君還說,這樁事他一直擱在心上,本該一出異界就來青丘叨擾,但聽說青丘擇婿甚為嚴厲,需三代世家且手握重權.三代世家這一條他著實沒辦法,不過手握重權這一條,他可以去同天君商量商量.又說小白因怕他這個女婿合不上長輩們的眼緣而終日忐忑,他也不好貿然拜訪,但事到如今,四海八荒都曉得他是青丘的女婿了,即便自己合不上他們的眼緣,也只有請他們將就一下.

帝君最後說,小白其實挺愛熱鬧,既然是青丘嫁女他娶帝後,也該讓八荒眾神補喝上一頓喜酒,須勞青丘同太晨宮齊心同辦一場婚宴,太晨宮有重霖主事,青丘嘛,他覺得小白她娘親就很不錯.婚宴日子可定在半月後,地方就定在碧海蒼靈.因初出異界時他便去了女媧處將他和小白錄入了婚媒簿子,同祭天地這一項便可不用再安排了.婚宴之事請小白她娘多操勞些,小白近日因兵藏之禮勞心勞力,他先帶她去碧海蒼靈休整休整.

白止帝君聽完這一篇話,琢磨了許久才琢磨出小白指的是他孫女,因想著唯一的孫女竟這樣被東華拐走了,白止帝君心中甚不平,原想要拿一個架子,但白止同東華認識幾十萬年,萬年間東華對他說過的話合起來也不及今日多,令白止帝君一時有些恍神,誤了拿架子的時機,待回過神來,帝君早已帶著鳳九出青丘了.

鳳九小時候對東華的心思,折顏上神略知一二,聽得東華同鳳九已入了女媧的婚媒簿子,心中大定.因按輩分鳳九算是他侄女,如此東華便是他的侄女婿,術法上他雖從未勝過東華,如今竟能在輩分上強出他一頭,折顏上神極其開心.

鳳九她娘也極其開心,卻並非因輩分這個虛名.鳳九她娘其實同鳳九差不離,自小聽著帝君的傳說長大,心中充滿了虔誠的崇敬,真是想了一萬遍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成為帝君他丈母娘.乍從公公處聽見帝君竟親口誇她操持婚宴可能是一把好手,從未操持過婚宴的鳳九她娘頓時十分振奮,並且暗下決心定要在操持婚宴一途上闖出個名堂來,不辜負帝君的一腔信任.

倒是十萬八千里外的鳳九她姥姥伏覓仙母頭腦清醒些,聽說是當日被帝君那手劍法鎮住了,成日地扶著額角歎息:"你說九兒不找就不找罷,一找竟找了個這樣厲害的,這麼個夫君往後她怎打得過,便是吃了虧回娘家哭訴,難不成娘家還能為她做得了主?我原本籌謀著替她找個門第相當或稍遜色些的世家之子,即便在婆家吃虧,九兒也還有她爺爺可做靠山,可如今攀上東華帝君這門親,倘被欺負了從哪里去搬靠山?"

伏覓仙母的大兒媳伺候在她膝前孝順地安慰她:"不說九丫頭生得那般顏色,單說那張小嘴,多少甜言蜜語都能信口拈來,慣會哄人開心的,母親不也常被她哄得心口發酥嗎?兩口子又不是拿拳頭過日子,九丫頭年紀小,嫁過去帝君必定更加疼惜她.再則大面上說,九丫頭年紀小小就承了東荒的君位,有帝君幫襯負擔也輕些.依兒媳之見,這倒是門極合襯極合算的親事."伏覓仙母聽了她大兒媳婦一番開解,被話中的見識打動,心中郁結總算少了一半.

白止帝君將婚宴之事妥當交與白奕夫妻後,瀟灑地攜妻云游而去,毫無愧疚地徒留兒子兒媳鎮守在狐狸洞中.幸得太晨宮的重霖仙官主內主外皆是一把好手,當日便指了一長串仙伯仙官仙娥到青丘,來給鳳九她娘做幫手.

婚宴之事徐徐鋪開.第三日,刨了座玉山開采打磨出的玉質喜宴帖子已撒遍八荒四海.聽到仙僚們時而議論,說帝君擺酒果然不同凡響,連帖子都是拿玉刻字,重霖仙官心中十分滿足,暗暗佩服自己的創意.鳳九她老爹老娘這幾日忙得神魂顛倒,鳳九在碧海蒼靈倒是過得十分逍遙.

那日兵藏之禮上帝君替她出頭時,她第一反應是自己人在台上眾目睽睽,面容頂的是青丘的體面,必須保持一派淡定,于是她保持了淡定,但腦中其實轟了一瞬,簡直像點了一百個爆仗.尋常姑娘這種時刻要麼感動要麼害羞不好意思,她兩樣都沒覺著,唯想著完了完了她同帝君共結連理之事在親娘老子跟前暴露了,她本打算將此事循序漸進徐徐告知家中長輩來著,聶初寅踢館踢得太他奶奶的是時候了,帝君來這麼一出雖是情非得已,但她爺爺說不准就要將她趕出青丘了.

她提心吊膽了一上午,總算候著帝君從她爺爺的狐狸洞里頭出來.帝君誠懇地告訴她,她爺爺白止並未介懷,對這樁婚事簡直滿心歡喜,且主動提出要為他們補一場婚宴,並且高興地將籌備婚宴之事擔了下來,還體恤她近日費心費神,特地囑咐自己找個好地方帶她調養調養.

原來爺爺他老人家竟然這樣貼心,鳳九懸在半空中的一顆心頓時感動得落回地面,踏實極了,熨帖極了.


待到東華的老家碧海蒼靈,眼見此處山青水碧間瓊花玉樹交錯而生的勝景,鳳九抱著帝君的胳膊簡直興奮得兩眼放光,自以為奉了爺爺的旨意前來調養,心情無比暢快,頗有一種大考後的放松之感,諸事都不放在心中,唯將一個"玩"字當先.

碧海蒼靈位于天之盡頭,連綿仙山間圍出一汪碧海靈泉,說是靈泉,也有半個北海大,最為神妙之處是,在浩渺靈泉中竟如陸地般長出各色花木,且有鳥雀棲息,花木最深處矗起一座巍峨石宮,正正立于靈泉正中.

鳳九她舅媽評她嘴甜,此評不錯,鳳九開心的時候嘴就更甜.今日她神清氣爽,加之身旁還有最喜歡的帝君陪伴,志得意滿,簡直煩惱全無,心中時刻充盈一股甜意,自覺此時什麼好話她都說得出來.

入石宮雖可騰云而去,但終歸失了趣味,帝君帶她乘一葉扁舟沿著花木夾出的水道行向宮門,鳳九一邊伸手攪水一邊歡天喜地:"你怎麼不早說你老家這麼漂亮,我覺得碧海蒼靈比九重天漂亮多了,你為什麼不住在這里?"

帝君拉她的手以防她跌進泉中,瞧她這麼高興心情也好,低聲答她:"這里太大,一個人住有些空."

鳳九就順勢反拉住他的手,眉眼飛揚道:"以後我們要經常住在這里,有我陪著你啊,我陪著你就不空了."又在舟兩側指指點點,"這里的水上是不是什麼都可以種啊?"儼然一副女主人的神態雀躍地出主意,"哎,我們不如在這一片種點兒梨樹,在這一片種點兒柚子,再在這一片種點兒葡萄,"溫溫柔柔地靠過去伸出右手疊在帝君手上,"你吃過沒吃過雪梨豬肘棒,還有葡萄蝦,還有柚子石斑魚,這些我都拿手得不得了,我們多種點兒果樹,以後到這里小住的時候,我就可以天天做給你吃呀."

她嘴甜的時候,的確能哄得人心都化了,帝君眼神明亮地看著她,唇角含笑:"如此說來雪梨有了,葡萄有了,柚子有了,蝦有了,石斑魚也有了,豬肘棒從哪里來?"

她抿出點笑軟軟糯糯地回答:"從你身上割下來呀."

兩只小雀鳥從他們頭上飛過,帝君道:"你舍得?"

她認真點頭:"舍得啊."

見帝君並不回答,只是挑了挑眉,她傻了一會兒,將臉扭向一邊一臉克制:"你別挑眉,你一挑眉我就有點,就有點……"

帝君好奇地繼續挑眉:"就有點兒什麼?"

她臉頰緋紅,憋了好久才憋出來:"忍……忍不住想親親你."

就見帝君靠過來,聲音低沉道:"給你親."


她有點兒扭捏:"大白天不太好意思……"

帝君鼓勵她:"不要緊,全碧海蒼靈只有我們兩個人."

她抿著嘴想了又想,端端正正地捧著帝君的臉就親了上去……

自避世後,東華極少住在碧海蒼靈,石宮空置許久,雖前些時候令重霖來此收拾了一趟,但同久居之地太晨宮相比,終究顯得空曠.

鳳九初來此地,看什麼都新奇,連宮殿的空曠都像是有別種趣味,拽著帝君的袖子在石宮中跑前跑後,興味盎然地打算著往後各宮各殿該有的添置.

帝君的寢殿算是布置得妥帖的了,她瞧著也覺清涼,興致勃勃地安排著要在什麼地方再添個鏡台什麼地方再加個香幾.帝君帶她到花園里摘枇杷,她琢磨花園中花木蔓生得太過雜亂,帝君坐在石凳上給她剝枇杷,她就拿出紙筆來思索如何打磨園中的風景.帝君將枇杷剝一剝去核喂給她,她一邊吃一邊拿毛筆頭點著圖紙問帝君:"你說這兒我們弄一座假山如何,修一段游廊,然後在這兒堆一個土坡,坡上可種些紅葉樹點綴,坡頂就留給你種你那些香樹苗,土坡後頭的這片林子砍了吧,你喜歡佛鈴花,我們就在這兒種一大片佛鈴花,這里再給你修一個瓷窯和一個制香坊,"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東華,"你還想要什麼?"

帝君看她良久:"都是給我的?你呢?"

鳳九塗畫得很開心,在圖紙一個角落處拿手指戳一戳,抿著嘴道:"我要在這里修個小荷塘,荷塘上安個亭子納涼看星星,還要在這里開個菜園子種點小菜.種點我愛吃的白蘿蔔,再種點你愛吃的冬葵菜胭脂菜."帝君的眼神很溫和,想了想道:"前些時候洗梧宮送來一道涼拌蔓荊子你記不記得,說是夜華下廚做的,還挺好吃."

鳳九自得道:"姑父的手藝一般般啦,不及我做的,你喜歡吃那個嗎,那我們再種點蔓荊子好啦."說著用筆在圖紙上再圈出一塊地方來.

帝君剝完枇杷湊過去與她共同研究:"可以再圈大點,這是什麼?習武台?這個不要了,一起開成菜園子,種些又能吃又能看的菜,有這種菜吧?"鳳九張口就來:"有哇,五彩椒就又好吃又好看,但你吃東西偏清淡不愛辛辣,我想想啊,那倒是可以種點黃秋葵羽衣甘藍銀絲菜小南瓜什麼的,對了,我們還可以搭個葫蘆架子,葫蘆切片清炒很好吃的."興高采烈地說到這里突然收了聲.

帝君抬頭看她,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麼了?"

鳳九臉上閃過一瞬的茫然,囁嚅道:"啊,只是突然反應過來,你竟然在同我商量家里以後要種什麼蔬菜,簡直不像真的……"她的眼睛迷迷蒙蒙地看向東華,帝君的眼神卻有些深幽:"家里?"

鳳九呆呆道:"是啊,"又看了看周圍,不確定道,"這的確是你的地盤吧?"東華點頭,鳳九松一口氣道,"那我沒說錯啊,就是我們家嘛,就算每年來住的時間再短,也是我們的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