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連宋君其人其實並非一個正直仙者,時常做虧心事,但因連宋君從未覺得這些虧心事有什麼,因而鮮有良心不安的時候,拿連宋君自個兒的話說,此乃他的一種從容風度,拿連宋君心儀的成玉元君的話說,彪悍的混賬不需要解釋.

彪悍的混賬連宋君,今日卻因良心不安,而略有惆悵和憂郁.

說起連宋君的惆悵和憂郁,不得不提及東華帝君.

帝君三人自阿蘭若之夢出來後,比翼鳥中有眼色的仙仆們不及吩咐,已鞍前馬後為三位收拾好三處就近的臥間.帝君抱著鳳九隨意入了其中一間,連宋君知情知趣,正要招呼仙仆們不用入內隨侍了,卻見已然入內的帝君突然又出現在門口:"你進來一下."

連宋君有些懵懂,他刻意做出這麼個時機,令他二人同處一室說些小話聯一聯情誼,劫後余生嘛,正是訴衷情的好時候,美人這種時刻最是脆弱,稍許溫存即可拿下,這種拿美人的關鍵時刻,他招自己進去做什麼?

連宋君懵懵懂懂進了屋,瞧著和衣躺在床上的美人鳳九,愣了一愣道:"你在她身上使昏睡訣做什麼,我看你們出來後她已有些要醒來的征兆,你擔憂她希望她多睡一睡養養精神,我可以理解,但其實睡多了也不大好……"

帝君邊用一雙黑絲帶紮緊袖口邊道:"幫我守一守她,我回來前別讓她醒過來."

連宋君瞧著他紮緊的袖口道:"你這不是煉丹的裝束嗎?"關懷道,"難不成鳳九她其實染了什麼重症?"

帝君深深看了他一眼:"再咒一句小白身染重症小心我把你打得身染重症."

連宋君湊過來仔細瞧了瞧鳳九面色:"那你為何……"

帝君歎息道:"她不想見我,所以阿蘭若之夢里同她在一起時我都是假借息澤的身份,但她醒來想起這樁事必定難辦,你送過來的老君那瓶丹,此時算是派上了用場."

連宋大驚:"你打算喂了她那丹藥令她忘記阿蘭若夢里的事?"

東華理了理袖口,淡淡道:"我並不想她將那些事全忘了,所以須重煉那瓶丹藥,改一改它的功用,將她那些記憶全重寫一遍,尤其我瞞她那些."


連宋木呆呆道:"這就是你想出的法子?"他這種情聖決計想不出如此粗暴直接的法子,一時震驚得無言以對,好半晌方回過神來道:"雖然同她坦白有些冒險,但候她醒來你老老實實坦白求她寬恕才是治本之法,你這樣,若她終有一日曉得真相豈不是更加難辦?你多想想."

帝君抬手揉了揉額角:"我召了天命石,天命石說我們緣薄,經不得太多折騰.小白她在我的事情上……一向有些糾結,此時若讓她想起我在阿蘭若之夢里瞞了她,後頭不曉得會鬧出什麼來,唯獨這件事我不敢冒險,思來想去還是此法最好."

連宋長歎道:"早知如此,那個夢里你就不該扮息澤哄她."又調侃道,"瞧著她同你扮的息澤親近起來你就沒有橫生醋意?"

東華皺眉而莫名道:"為何我要生出醋意,不過假借了息澤一個身份罷了,我還是我,她再次愛上我難道不是因為她此生非我不可嗎?"

連宋干笑道:"你說得是."

帝君話罷利落出門,徒留連宋君坐在床邊歎息,要緊時刻太過瞻前顧後說不准誤了大事,直來直往確然是帝君的作風,不過他今次這個決斷,連宋心中卻隱約有些擔憂.誆騙小狐狸之事,如今他也算半個幫凶.連宋君往床上憂郁一看,複又惆悵一歎.小狐狸純真和善,誆她其實有些下不了手.但不誆帝君就會對他下手,下的必定還是重手.誆耶,不誆耶?還是誆罷.

鳳九睜眼時已經入夜,窗外半輪清月照在房中一個溫泉池里,水光微漾,如同魚鱗,鼻息間襲來清淡花香,借著月光仰頭一觀,原是床幃旁以絲線吊了個漆板,上頭坐鎮一盆怒放的摩訶曼殊沙華.若她沒有記錯,這仿佛是梵音谷中女君為帝君安置的行宮,他們這是,回來了?

鳳九望著頭頂火紅的曼殊沙華發了半日呆,是了,帝君為姬蘅換了頻婆果,她盜果時墜入了阿蘭若之夢,帝君追來救她,還親了她,同她說了許多溫存話,她就原諒了帝君,後來她的魂不曉得為何入了阿蘭若的殼子,而帝君不知為何成了息澤,阿蘭若和息澤原本便是夫妻,她同帝君就做了夫妻,帝君給她編花環,帶她過女兒節,領她垂釣,陪她賞花,濕透的長發,荷葉下的親昵,帝君的吻……鳳九瞬間清醒了,半晌,喃喃道:"其實是在做夢吧……"

感到身旁有什麼動了一下,遲鈍地轉身,清淡的月光下卻正對上一張臉.

帝君的睡顏.鳳九的心漏跳一拍.或者其實並沒有做夢,只是她藏在心底最深的渴望,無論說多少次要放棄卻始終不能放棄的渴望竟化作現實,一時不能習慣,所以每每午夜夢回時總是恍然夢中?

帝君愛側著睡,愛將頭發睡得凌亂,她嘴角就抿出個笑來,伸手理順他額前的亂發,緩了緩,纖白的手指順著額飾又滑落到他肩後的銀發.是了,是真的.

她睡不著,靜靜看著他的睡臉,心中突然就變得柔軟,探身親在他的嘴角,貼了會兒,就見他睜開還有些模糊的雙眼,她的唇仍靠在他唇邊,輕聲問他:"醒了?"


他看了她一陣,複又閉上眼睛,伸手將她攬入懷中,頭埋在她肩上,模糊道:"還有些困,等我緩緩."

他的氣息在她耳畔令她有些發癢,亦回抱過去,輕笑道:"時候還早,你繼續睡,我不吵你."

他聲音已有幾分清醒,低低道:"你呢?"

她的手撫在他耳後安眠穴上,動作極輕地揉了揉,軟軟道:"我已睡足了,既然我們能回來,想必你費了不少力,我幫你揉揉,你好好睡."

他嗯了一聲,尾聲中帶著濃濃的鼻音,全然不似他平日的淡漠沉靜,令她的心瞬間融化,手上的力更輕更柔,而他的唇卻忽然落在她脖頸處,她微微偏頭躲開他:"不是說還困著?"

他的聲音在她肩頭含糊:"緩了緩,不太困了."

她微微挪開些,看著他剛從睡鄉中清醒過來的面容,月光下極深極黑的眸子,挺直的鼻梁,微抿的嘴唇,襯著方才理順此時又有些凌亂的銀發,有一種撩人的慵懶.他也專注地看著她.她沒出聲,卻比出口型:"打算做壞事?"就見他微微挑了挑眉,眼中流露出一些笑意來.她呆了一呆,湊過去主動將嘴唇貼上了他的嘴唇.但他頃刻便回吻過去,攻城略地,毫不留情.她緊緊摟住他.

門口突然傳來啪一聲碎響,白色的裙角自門緣一閃而過,徒留一地夜明珠的碎片,月色下還有些余光.鳳九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正欲抬身,剛抬起來一半已被東華團在被中擋住.

鳳九在被中小聲且極其慚愧地道:"這里如今是……是小燕的住處吧,你……你換回來是不是沒同他說."東華施術將房門下了禁制,又將一地夜明珠殘片化為無形,方躺下將她從被中剝出來,輕聲道:"搬回來已同燕池悟打過招呼,此處有溫泉可以解乏,他暫住到疾風院去,方才嘛,老鼠打翻花盆罷了."看她臉頰緋紅,額間鳳羽花開得極豔,手撫上她泛紅的眼角,"怎麼,嚇到了?"她瞟了他一眼,點了點頭,他輕聲問她,"我在還會害怕?"她看了他片刻,頭扭向一邊飛快道:"好吧,不是害怕,是不好意思."他怔了怔,待反應過來時已再次吻上她的唇,而她也緩緩摟住他的脖子.房中花香益盛,月光照進來,似乎也沾染了些香味.

次日大早,鳳九收到小燕的傳書,說是半道碰見去歧南神宮辦事的冰塊臉同蘇陌葉,聽聞她已醒來,心中甚慰,問她可飲得酒乎,可食得肉乎,若酒肉皆可進肚,請她速來醉里仙私會,萌少要私底下先給她踐一踐行.滿篇字跡竟算得上清秀,且只有私會這個詞用得不甚妥,令鳳九不由感歎,幾日不見小燕益發有文化了.

信中另絮叨了些雜事,大意說自她進阿蘭若之夢,比翼鳥一族便曉得他二人這個夜梟族王子公主的身份是假的了,雖因東華和連宋之故不敢多加打探,但萌少私下問過他幾次,念著一場朋友,他是魔族魔君這個事他坦蕩蕩告知了萌少,她的身份他雖含糊了,但卻令萌少誤會她也是個魔族.小燕語重心長道,要繼續瞞著萌少還是索性和盤托出全看她個人,畢竟萌少對傳說中的她種了一段甚深的情緣,而萌少注定拼不過冰塊臉,或許為了萌少的安危,看是不是干脆一直瞞著為好.

鳳九捏著這封信,心中有些沉重.


今晨帝君同她提過,梵音谷他們已待得夠久了,待他辦了歧南神宮之事便領她回九重天.帝君去歧南神宮,乃是要將封有阿蘭若氣澤和沉曄魂魄的四季樹種在神宮中.沉曄同阿蘭若的過往,她也聽故事似的聽帝君大致說了些,確然是段令人嗟歎的過往,令她也感到有些心傷.

她扯著帝君另問了一些七七八八,亦曉得了如今谷中的女君確然便是橘諾.阿蘭若之夢中的橘諾確然討人嫌棄,但原本的橘諾倒並非什麼可恨少女,得承女君之位也算是造化.聽聞傾畫的結局倒有些淒涼,說是橘諾後來相上了一個有決斷的王夫,合二人之力將傾畫囚在了深宮中,傾畫在被囚的第二十個年頭上瘋了,偶爾言語,提及的卻多是阿蘭若.鳳九覺得這些事都算一個了結,與自己也無甚干系,唯手中這封信里頭,小燕卻難得提得很到點子.

萌少.

萌少夠義氣,將她和小燕當真朋友,曉得他們要走,還給他們踐行.做朋友,當見個真心,可萌少……她的身份當不當和萌少說她也有些糊塗,良久,歎了口氣,心道到時候見機行事罷.

月余不見,醉里仙仍是往日氣派,萌少近日愛坐在大廳里頭,說是親民,鳳九到時,隱約聽他言辭熱烈說什麼:"本少雖沒見過她,但料想定是翠眉紅粉一佳人,靜若秋水映月,行似弱柳扶風,端莊賢淑,溫良恭儉,若要以花作比,唯有蓮花可比,取蓮花之雅,取蓮花之潔……"

鳳九順手從桌上撈起一個茶杯道:"這誰?吹得這麼玄乎,是醉里仙新來的樂姬嗎?"

小燕無可奈何看了她一眼:"萌少正在憧憬青丘的鳳九殿下."

鳳九腳下一滑從椅子上栽下去,握著個茶杯坐在地上,半晌道:"哦."

看她摔倒,萌少終于住了話頭,歎氣地伸出一只手意欲將她拉起來道:"你雖常同我們混在一起,到底是個姑娘家,儀容體面上總要注意些,像這麼大庭廣眾下坐在地上是個什麼體統,姑娘家還是要像個姑娘家."

鳳九受教地爬起來,萌少繼續興高采烈向小燕道:"鳳九殿下她定是個一等一的名門淑女,因本質太過高潔,且純真善良,熱愛小動物,絕不沾酒肉葷腥這些俗物,是個真正只餐風飲露的高貴女神,且善感仁慈,連只蚊子都舍不得拍死."

剛用根竹筷子釘死一只大個兒蒼蠅的鳳九茫然地看向萌少.

小燕終于聽得不忍,插話道:"固然鳳九她的確是那個……那個怎麼說的來著,哦,翠眉紅粉一佳人,下次跟老子說話說實在些,這些文縐縐的話記得老子頭疼,剛說到哪兒了?對,翠眉紅粉一佳人,萌少你想象中鳳九是這個樣,但萬一她不是這個樣,你還戀她愛她嗎?"手一指,向鳳九道,"如果她是這個樣,你還戀她愛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