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一朵雨時花飄落鳳九指間,她垂頭清淡一笑:"心傷這個東西,時間長了,自然就淡了.我從前不信你,此時卻覺你說得對.屆時凡界相見,不過報恩二字.或許終有一日,我與他能在天庭相見,可能是在個什麼宴會上,他是難得赴宴的尊神,我是青丘的鳳九,而我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個初見的小帝姬,我同他的前緣,不過就是我曾經那樣喜歡過他,而他從不知道罷了."

東華一震,她第一次見他,是在琴堯山上,而他第一次見她,卻是在兩千多年後的往生海畔.她說終有一日,也許他們能在一個什麼宴上相會,她說得不錯,後來他們在她姑姑的婚宴上相見,她差點兒將一個花盆踢到他頭上.他令她傷心了許多年,但那時候,她的臉上卻看不出什麼,做得像是第一次拜見他的一個小帝姬,聰明,活潑,漂亮.

妙華鏡已靜了有些時候,帝君卻遲遲未出聲.蘇陌葉道:"帝座."帝君的目光不知放空在何處,仍未出聲.蘇陌葉上前一步,再道一聲:"帝座."帝君像終于回過神來,看了他片刻,方道:"你第一次見小白,是什麼時候?"蘇陌葉有些詫異,可能方才鏡中所現,鳳九的話令帝君傷懷,想起了什麼才問他這個.但這個問卻不好答,他遇著鳳九是在折顏上神的十里桃林,且二人是私下里得了個見面的機緣,並非世家正統的結交.若照實答了,說不准帝君以為他對鳳九有什麼,這個不妥,若此時瞞了,倘往後帝君得知,說不准以為他所以隱瞞乃因他的確對鳳九有什麼,也很不妥.踟躕片刻,又覺得帝君他並未拘泥他們相見的形式,問的只是時刻二字,遂謹慎道:"大約千年前罷,只是無意中見了殿下一面罷了,帝座問這個,不知……"

東華的目光凝在懷中熟睡的鳳九面上,空出的手撫在鳳九睡得有些泛紅的臉旁,蹙眉道:"她若想要見你們,都可以很快見到,她喜歡我,想見到我,到太晨宮中做宮婢四百多年,我們卻沒一個照面的機緣,照理說,我們的相見不該如此困難,依你之見,這是為何?"

蘇陌葉記得,鳳九當初同他訴這一段情時,用的是無緣兩個字. 彼時他並未將這兩個字當真,他一向覺得,所謂無緣,應像他同阿蘭若這等郎有情妾無意的才叫無緣,而鳳九同帝君未曾嫁娶且各自屬意,只是因世事難料有些蹉跎罷了,怎能叫無緣.然今日帝君這一問,卻讓他有些思索,斟酌道:"殿下曾道,許是同帝座無緣,但臣下以為,不過是殿下因有些辛苦,為放棄找的一個借口罷了,當不得真."

東華抬起的左手間結出一個印伽,道:"小白說得沒錯,或許的確是緣分作祟."話間忽有陣風席地而起,亭上青瓦響個不歇,鳳九被帝君單手護在懷中,仍沒有睡醒的征兆,而中天的月輪竟陡然拉近,月輪前橫出一座巨石,一位須發皆白的老仙者倚在巨石旁.

此乃疊宙術.墜入此境之人若施出重法易令此境崩潰,而疊宙術卻正是一等一的重法.創世者在,此境即便碎了還能輕易複蘇,但倘他們幾人陷入危險中,交待在這里卻未可知.蘇陌葉箭步上前:"此術萬不可施,這座土坡已有些動搖,帝座且冷靜冷靜!"巨石旁的老仙者慈眉善目道:"依老朽之見,帝君卻比這位仙僚冷靜許多,仙僚可是因身在其中而未曾發現這個世界原本已有些崩塌之相?帝君施不施疊宙術召老朽前來探問天命,此境也撐不了多少時候了."

蘇陌葉愣了一愣.

老仙者將兩手兌在袖中向東華道:"老朽枯守天命石數萬年,未想到第一個召老朽探究天命者卻是帝君.世間萬物的造化劫功自在帝君手中,老朽愚鈍,帝君並非困惑于天命之人,此番卻不惜以疊宙術傳老朽來見,不知帝君欲從天命石中探究的是甚?"

橫在圓月前的天命石隨著老仙者的話又膨大了些許,可見出石頭上一些深深淺淺的字跡來,東華緩緩道:"本君同青丘鳳九的緣分,天命石是如何注解?"

蘇陌葉面上一怔,老仙者面上亦有一怔,怔過方道:"天命石刻著神仙的天命,帝君亦知雖有天命注定這個說法,但不為人知的天命方為注定,天命若為人所知,便會隨行變化,即便今日老朽告知帝君天命石上關乎帝君同那位殿下是如何刻載,至多明日,那些刻載便不會再與今朝相同了,變好者有之變壞者亦有之,若帝君問了,同那位殿下的這線緣變壞了可如何是好,老朽竊以為帝君還是……不問為妙."

疊宙術掀起的驟風不曾歇過,驟風之間東華淡淡道:"還有什麼能比本君同青丘帝姬無緣更壞?"


老仙者面露詫異,卻只在臉上一閃,複歎息道:"帝君料得不錯,帝君同青丘的那位小殿下,原本確是,確是半分緣分都不曾有.小殿下對帝君執著一心,雖令人感動,然緣分一事,卻由不得人力.照天命石原本的刻載,那位小殿下……一片癡心必得藏冰雪,一腔艱辛合該付東流.不過,"斟酌片刻道,"三百年前帝君放了影子下界,卻在天命石上生出一個變數來."

帝君沉聲道:"繼續."

老仙者捋須道:"帝君的影子下界,小殿下亦放了自己的影子下界追隨帝君,此等執著卻為罕有,不知是否感動上天,小殿下的影子下界後,天命石上竟做出這對影子的一樁姻緣來.天命所定,這對影子緣起在一個蛇陣中,被救的以身相報,救人的得償所願,一生雖也有些許坎坷,但並非大坎坷,該和美到老的,"老仙者眼角余光無奈瞟了蘇陌葉一眼:"無奈這位仙僚卻無意中橫插了一腳,不幸亂了天數生了枝節,天數之事,牽一發而動全身,以致那二位本該是有緣人走的卻是條無緣路.奈何奈何,可惜可惜."

蘇陌葉臉色泛白,道:"我竟無意中做了罪人?"

老仙者道:"事有兩面,不該一概論之,在此是罪過,說不准在彼卻是樁功德,仙僚無須如此介懷,若單論此事,帝君其實當謝你一謝."歎道,"那二位有未盡的緣分,然影子並無來世,天命石便將這段未盡之緣安在了帝君同小殿下身上,如此,才有了小殿下與帝君後來的正經相見,若非如此,帝君和小殿下合該是終生不見的命運."

話到此處,略有幾分躊躇道:"帝君與小殿下如今其實也算有緣,只是帝君既探問了,明日天命石自然要改寫,帝君與小殿下將來有緣無緣,卻不是老朽能分辨的了,只是老朽覺得,若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微薄之緣因帝君此番探問而消弭,卻有些可惜."

東華淡聲道:"天命說有緣如何,無緣又如何,本君不曾懼怕過天命,也無須天命施舍."

老仙者一震,兌袖再拜道:"老朽聽聞帝君避世,愈加淡泊,今日所見,我主仍是我主,此話老朽說來大約有些逾越,但見我主如此,老朽甚感欣慰."

老仙者再拜之間,亭閣驀然大動,青瓦墜地,木石翻滾,蘇陌葉扶著亭柱向東華道:"可是因疊宙之術?"

帝君抬手取過仍紮在亭柱中的蒼何,開口道:"是沉曄."

清風如舊,銀月如舊,但銀月清風之下,這個被沉曄生造出的世界卻是一派地動山搖,眼見著高山傾倒流水折道,四下里人聲哭喊不絕,是此世行將崩潰的征兆.

創世之主的沉曄既斷了求生之念,此世理當崩塌,而他們在思行河畔尋到沉曄時,果然見他已沉入水中.


素日白浪滔滔的思行河平如明鏡,河中的渾水也化作碧泉,映出河底玄衣神官俊美安靜的面容,像是從沒有什麼痛苦,也沒有什麼煩惱.蘇陌葉說不准自己對沉曄是種同情抑或是種愧怍,這世間就是有這樣陰差陽錯的情,明明兩心相悅,卻要分隔天涯,先是生離,再是死別.世人道情之一字,最痛痛不過生不能相會死不能聚首,世人道輕了.情之一字最令人傷懷,應是明明愛著她,她卻到死也不曾知曉,不曾明白,而你再也無法令她知曉了.

蘇陌葉開口道:"其實我一直有個疑惑,沉曄他既造出了此間,為何那時還會救橘諾,由著悲劇在此境中像從前一樣發生呢?"

東華淡淡道:"救下橘諾方能逼傾畫反上君,上君死,他大約會設法讓阿蘭若即位,前一世阿蘭若死在無權二字上,他大約是想給她這個,就算他不在,也能保護她."

蘇陌葉啞然.回神時卻見帝君輕撫依舊沉睡的鳳九額頭,指尖凝出一團銀白光暈,蘇陌葉脫口道:"這是……"

帝君接道:"沉曄費心收集的阿蘭若氣澤雖被小白吞食了,再將它分離出來其實並非難事."話間劈開思行河水面,碧波漾起高浪,白色的光暈緩緩進入沉曄的身體.

水浪合上之時,水底已不見玄衣神官的身影,水中卻長出一株雙生的四季樹,樹高參天,花滿枝頭.

東華抬手,四季樹化為樹苗落入他掌中,凝目瞧了片刻,轉遞給蘇陌葉道:"出去後將它交給息澤,種在歧南神宮中吧."

蘇陌葉接過樹苗訥訥道:"沉曄若死,魂魄自然該歸于帝座重化為影子,莫非帝座……"

東華點頭道:"我將它封在了此樹中."頓了頓道,"連同小白化作阿蘭若的那半影子亦封在了此樹中.他二人,本該身死萬事滅,但世間萬事皆以常理推之,未免少了許多奇趣.將它們封印于此,千萬年後,它們是否能生出些造化,就再看天意了."

身後乍然有烈焰焚空,不知何處傳來窸窣聲響,似琉璃碎裂,蒼何劍聞聲出鞘,頃刻化出千萬劍影,結成一個比護體仙障更為牢固的劍障,牢牢護著劍障中的三人.隨著一聲堪比裂天的脆響,再睜眼時,已是梵音谷解憂泉中.

四面水壁的空心海子上,九重天的連三殿下從棋桌上探過頭來,居高臨下地同他們打招呼:"喲,三位英雄總算回來啦."喜笑顏開朝著棋桌對面道,"他們毫發無損回來了,這局本座贏得真是毫無懸念,哈哈,給錢給錢."棋桌上一個打瞌睡的腦袋登時豎起來,現出如花似玉的一張臉,目光轉到平安歸來的三位英雄身上,立刻怒指道:"小九怎麼了,為何冰塊臉豎著出來小九卻是橫著出來,老子果然英明,早說了冰塊臉不如老子仁義,不曉得憐香惜玉!"蘇陌葉暈頭轉向朝海子上二位道:"拌嘴斗舌確是樁奇趣,但二位可否暫歇一歇,先找個臥處讓我們躺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