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她從未對沉曄有過非分之想,自然不會將他同息澤比較.但此話聽在息澤的耳中,卻分明是她對沉曄一意鍾情,不屑將沉曄與旁人比較.屋中一時靜極,吐息間能聽得窗外的風聲.鳳九覺得喉頭不知為何有些發澀,掙了掙手臂.

忽然一股大力從臂上傳來,她一個沒站穩驀地跌倒,澡盆中濺起大片水花.鼻尖縈繞驅寒的藥草香,溫水浸過她貼身的長裙,肩臂處的薄紗被水打濕,緊貼在雪白肌膚上.鳳九動了一下,驚嚇地發現自己坐在息澤腿上.息澤的臉近在咫尺.

這麼一個美男子,長發濕透,臉上還帶著水珠,平日里禁欲得衣襟恨不得將喉結都籠嚴實,此時卻將整個上半身都裸在水面上,深色的瞳仁里像在醞釀一場暴風雨,神色卻很平靜.

鳳九的臉紅得像個番茄,坐在他腿上,一動不敢動.這個陣仗,她著實沒跟上,不曉得唱的是哪出.

息澤空出的手撫上她的臉,低聲道:"沉曄會說漂亮話逗你開心?說你長得好,性格好,又能干?"他停了停,盯著她的眼睛,"你想聽的這些好聽話我沒說過,也說不出.但我對你如何,難道你看不出?"

鳳九平調"啊"了一聲,片刻,恍然升調又"啊"了一聲.

前一個啊,是聽完他的話腦子打結沒聽懂的敷衍的啊,後一個啊,是想了半刻排除各種可能性終于明白了他在說什麼,卻被驚嚇住的啊.兜兜轉轉,他果然,還是那個意思嘛.

鳳九強壓住就要怒放的心花,面上裝得一派淡定.

良久,息澤續道:"我沒想過來不及,沒想過你會不要我."他這句話說得實在太過自然,仿佛果真是鳳九將他拋棄讓他受了無限委屈.

鳳九接道:"因此你就醋了,就跑出去淋雨?"

息澤仰頭看著房頂:"我在想該怎麼辦,結果沒想出來該怎麼辦.除掉沉曄或許是個法子,但也許你會傷心."

鳳九欣慰道:"幸好你還慮到了我會不會傷心,沒有莽撞地將沉曄除掉."

息澤淡淡道:"你雖然讓我傷心,我一個男人,能讓你也傷心嗎?"

鳳九倒抽一口涼氣:"你竟說你不會說好聽話."

息澤頹廢道:"這就算是句好聽話了?"

說話間,澡盆中的水已有涼意,鳳九瞧息澤的情緒似乎有所緩和,大著膽子手腳並用地爬出澡盆,息澤神色有些懨懨地靠在盆沿,沒再攔著她,也沒多說什麼.

鳳九立在澡盆外頭,居高臨下看著息澤,這種高度差頓時讓她有了底氣,心中充盈著情路終于順暢的感慨和感動,方才在澡盆中的局促與膽怯一掃而空,息澤這個模樣,醋得不是一般二般,她覺得自己挺心痛.但誰讓他此前死鴨子嘴硬來著?

施術將水又溫了一溫,她神神秘秘靠過去,在閉目養神的息澤耳畔輕聲道:"你醋到這個地步也好歹收一收,我親口說過我喜歡沉曄了嗎?"息澤的眼睛猛地睜開.她的手搭上他肩頭,像哄孩子,"下午不過一個誤會罷了,我這麼喜歡你,又怎麼會不要你."說完,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心中滿是甜蜜.息澤還沒反應過來,她倒是先打了個噴嚏,察覺紗裙貼在身上浸骨地涼,趕緊邁過屏風換干衣裳去了.

鳳九今夜,對自己格外佩服,如此簡單就將息澤拿下,自己逾千年練就的,果然是一手好技術,不比隔壁山頭的小燭陰差了.

此時只還一樁事令她有些頭痛.她這個阿蘭若,是假的,自然不能一生待在此境,但息澤卻是此境中人,屆時如何將他帶出去?不曉得他又願意不願意同她一道出去?

她想了一陣,又覺此事不急于一時,便也懶得想了,一面哼著小曲兒一面將方才被息澤躺得濕透的床鋪換一換.二人如今已心意相通,他人又還暈著,自然無須大半夜地另搬去東廂,便在此處歇著,她同往常一般在床邊搭個小榻即可.

息澤估摸還需再泡一泡,她收了明珠,只將一盞燭台挪到屏風旁留給息澤,因想著大半夜的,倘息澤出來她也有點兒不好意思,不曉得該說什麼,便爬上小榻先行歇著,意欲裝睡.

裝睡,這個她挺在行.

她聽見有窸窣的腳步近在榻前,晃眼間燈燭皆滅,小榻外側一矮.息澤沐浴而歸,同她搶睡榻來了.她原本側身靠里躺著,此時只覺後背沾上一片溫熱,氤氳水汽似乎被帶到榻上,夾雜一些藥草香和白檀香,不知為何竟生出些纏綿意味.

鳳九捏著被子糾結,此時她是繼續裝睡,還是提點息澤一句,大床的被褥她已挑了干燥的替他換了,讓他躺到大床上去?

所幸息澤沒有更深的動靜,只拉了個被角搭在自己身上,低聲向她道:

"既然對沉曄無意,下午為何同他說那些話?"


鳳九在心中長歎,你問得倒直接,不過對不住,我睡著了.

息澤的手貼上她的肩,聲音極輕,幾乎貼著她耳畔,道:"想不想知道裝睡會有什麼後果?"

鳳九似被明火燙到,瞬間滾到睡榻邊兒上,口中不自然地打著哈哈道:

"那個嘛,我同沉曄唱台戲激一激你罷了,沒想到你這樣經不得激."

這誠然是篇胡說,但此時並非說實話的良機,況且息澤也像是信了她這個胡說.想起息澤喝醋的種種,著實令她憐愛,但也有些好笑,她抿著嘴笑話他:"這個也值得你醋成這樣,往後是不是我多和誰說幾句話,你都要醋一醋.忍這個字是個好字,你要多學一學."

一只手隔著被子撫上她的臉頰,息澤輕輕歎息了一聲:"我沒有吃醋,我是怕來不及."

鳳九一時啞住了,熱意立時浮上面龐.此時最忌沉默.她假裝不在意地翻了個身,背對著息澤道:"哪有那麼多來不及,這個上頭,你就不如我想得開了,我講個故事給你聽,你就曉得你要向我學一學."

她咳了一聲,果然拿出講故事的腔調來,道:"在你之前,我喜歡過一個人,看月令花時我同你提過,想必你也曉得.為了接近他,我當年曾扮成他的一個寵物.初時他對我還挺好的,但後來他有了一個未婚妻,事情就有些不同了.我被他未婚妻欺負過,還被他未婚妻的寵物欺負過,他都向著她們,不過就是到這個境地,那時候我一心喜歡他,我都沒覺得我來不及過."

講完這段過往,她唏噓地靜了一陣,又咳了一聲,數落躺在另一側的息澤:"這個故事吧,雖然是個挺倒黴的故事,但于你也算是有一點借鑒的意義,你看你醋了我就出來找你,你被雨澆了我就給你調配泡澡的驅寒湯,就這樣你還說來不及,那我……"

剩下的話卻被她咽進了喉嚨,息澤從她身後抱住了她,低聲道:"他是個混賬."她驚訝得屏住了呼吸,什麼也說不出.他今夜行止間不知為何格外溫存,將她攬在懷中,手臂環著她,像她是什麼不容遺失的絕世寶物.窗外狂風打著旋兒,這個擁抱卻格外地長久.

今夜可能會發生什麼,她不是沒想過,她雖滿心滿意喜歡著息澤,但對圓房這個事,卻本能地有些畏懼.

房中只聞彼此的吐息,良久,她感到腦後的長發被一只手柔柔撥開.近日她被子蓋得厚,夜里就穿得少,身上只一條紗裙,顧及息澤在房中,才在紗裙外頭又隨意罩了個煙羅紫的紗衣.此時,紗裙紗衣卻隨著息澤的手一並滑下肩頭,裸出的肌膚有些受涼,她顫了一顫.

一個吻印在她光裸的肩上,她能感到他的嘴唇沿著她的頸線一路逡巡,她能感到他近在咫尺,有白檀的氣息.雖然房中漆黑不能視物,他的手卻從容不迫滑到她身前,解開紗袍的結帶,滑入她貼身的長裙,帶著沐浴後特有的溫暖,撫過她敏感的肌膚.指間的沉著優雅,像是寫一筆字,描一幅畫,彈一支曲子.

鳳九覺得自己像是被架在一口大鍋上,用文火緩緩熬著,熬得每一寸血都沸騰起來,她有些受不住地喘息,伸手想攔住他貼著她肌膚游走作亂的手指,握上他的手臂時,卻使不出一絲力氣.

今夜他的行止全在她意料之外,她攢出聲音來想要拒絕,剛模糊地叫出他的名字,唇就被封住.此時不僅血燒得厲害,連腦子都被熬成一鍋糨糊,她記得他們之間有過幾個吻,但都不像此時這樣,凶猛的舔吻噬咬,將人引得如此情動.對了,情動.

她一只手抵在他赤裸的胸前,一只手攀住他的肩,被他吻得暈暈乎乎,還能分神想他今夜袍子穿得著實松散.她瞧不見他的模樣,伸手觸及他的胸膛堅硬溫暖,卻並不平滑,像有些瘢痕,無意識地用手摩挲那一處,卻引得他在她腰腹脊背處輕柔撫弄的手指加大了力道,他吻她吻得更深.壓抑的喘息中,一絲愉悅攀上她的腦際,她迷糊地覺得似乎片刻前想過要將他推開,為什麼要將他推開?她想不出這個道理,只是一遍一遍回應他的吻,血液中的灼熱令她亟待找到一個出口,直到衣衫褪盡同他肌膚相貼之時,那微帶汗意的濕潤和溫暖終于令她有些舒緩.

從前,她聽說過這樁事有些可怕,此時卻不覺有何可怕之處,眼前這銀發青年的親吻,明明令人極為愉悅.她不知接下來會如何,只覺得無論發生什麼,都應當是水到渠成之事.但縱然如此,當他進入她身體時,她仍感到震驚.

他的喘息帶著好聽的鼻音,近在她耳畔,身體里生出一種微妙的疼痛,方才還不夠用的糨糊腦子眼看要有清醒的跡象,他的手指卻以絕對的克制在她敏感的身體上煽風點火,吻也如影隨形而至.

那些撫摸和親吻帶來的舒緩將原本便不太明顯的疼痛驅散開來,他汗濕的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問她:"痛嗎?"聲音沉得像暴風雨前的陣風,尾音像一把小鉤子,令她的心顫了顫.

她委屈地點了點頭,手卻罔顧意志地攀上他的肩,牢牢抱住他,在他

耳邊哭腔道:"有些疼.你淋了雨,不是頭還暈著嗎?"他的手攬過她的腰,沙啞道:"不管了."

一夜豪雨過,次日豔陽天.晨光照進軟榻,鳳九籠著被子坐在睡榻的一側,睡榻旁靠了盞座屏擋風.榻上的青年側身熟睡,發絲散亂于枕上,綢被搭在腰間,銀發被含蓄的日光映出冰冷柔軟的光澤,襯著熟睡的一張臉格外俊美,鳳九的臉就紅了.

咳咳,昨夜,她同息澤圓房了.圓房這個事,其實也並不如傳聞中的可怕嘛.的確初始是有些痛,但與和人打架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痛比起來,著實無足掛齒,況且後來也就不痛了.她隱約記得她哭過一回,但也不是為了那個哭.生于民風曠達的青丘,她覺得這沒有什麼,從前為了東華帝君而將自己搞得那樣清純,才更令她那些知情的親族捉摸不透.

她覺得同息澤圓房,這很好,她既然喜歡息澤,息澤也喜歡她,做這樣的事實在天經地義不過,就是……就是有些突然.但這也有好處,她此前還有些擔憂,真相大白之時息澤不願和她一起離開此境,此番他徹底占了她的便宜,還賴得掉嗎.想到此處,她備受鼓舞.

這個人,是她的了.

她就有些振奮地靠過去,綢被的窸窣聲中,息澤仍沒有動靜,看來他著實睡得沉.她將被子往他身上再搭了些,伸手理了理他的銀發.沒想到他竟然迷糊地開了口:"為什麼不睡了?"她紅著臉輕聲道:"因為風俗是圓……圓房的第二天要……要早點兒起來吃紫薯餅啊."他仍閉著眼睛,唇角卻有一點兒笑,聲音帶著睡意:"你想讓他們都知道,我們昨天才圓房?形式之類,不用拘泥了."伸手胡亂摸索到她的手,牢牢握住,"再陪我睡一會兒." 她就躺下來,同他十指交握,在這大好的晨光中,滿心滿足地閉上眼睛,同他繼續睡回籠覺了.她從未對沉曄有過非分之想,自然不會將他同息澤比較.但此話聽在息澤的耳中,卻分明是她對沉曄一意鍾情,不屑將沉曄與旁人比較.屋中一時靜極,吐息間能聽得窗外的風聲.鳳九覺得喉頭不知為何有些發澀,掙了掙手臂.


忽然一股大力從臂上傳來,她一個沒站穩驀地跌倒,澡盆中濺起大片水花.鼻尖縈繞驅寒的藥草香,溫水浸過她貼身的長裙,肩臂處的薄紗被水打濕,緊貼在雪白肌膚上.鳳九動了一下,驚嚇地發現自己坐在息澤腿上.息澤的臉近在咫尺.

這麼一個美男子,長發濕透,臉上還帶著水珠,平日里禁欲得衣襟恨不得將喉結都籠嚴實,此時卻將整個上半身都裸在水面上,深色的瞳仁里像在醞釀一場暴風雨,神色卻很平靜.

鳳九的臉紅得像個番茄,坐在他腿上,一動不敢動.這個陣仗,她著實沒跟上,不曉得唱的是哪出.

息澤空出的手撫上她的臉,低聲道:"沉曄會說漂亮話逗你開心?說你長得好,性格好,又能干?"他停了停,盯著她的眼睛,"你想聽的這些好聽話我沒說過,也說不出.但我對你如何,難道你看不出?"

鳳九平調"啊"了一聲,片刻,恍然升調又"啊"了一聲.

前一個啊,是聽完他的話腦子打結沒聽懂的敷衍的啊,後一個啊,是想了半刻排除各種可能性終于明白了他在說什麼,卻被驚嚇住的啊.兜兜轉轉,他果然,還是那個意思嘛.

鳳九強壓住就要怒放的心花,面上裝得一派淡定.

良久,息澤續道:"我沒想過來不及,沒想過你會不要我."他這句話說得實在太過自然,仿佛果真是鳳九將他拋棄讓他受了無限委屈.

鳳九接道:"因此你就醋了,就跑出去淋雨?"

息澤仰頭看著房頂:"我在想該怎麼辦,結果沒想出來該怎麼辦.除掉沉曄或許是個法子,但也許你會傷心."

鳳九欣慰道:"幸好你還慮到了我會不會傷心,沒有莽撞地將沉曄除掉."

息澤淡淡道:"你雖然讓我傷心,我一個男人,能讓你也傷心嗎?"

鳳九倒抽一口涼氣:"你竟說你不會說好聽話."

息澤頹廢道:"這就算是句好聽話了?"

說話間,澡盆中的水已有涼意,鳳九瞧息澤的情緒似乎有所緩和,大著膽子手腳並用地爬出澡盆,息澤神色有些懨懨地靠在盆沿,沒再攔著她,也沒多說什麼.

鳳九立在澡盆外頭,居高臨下看著息澤,這種高度差頓時讓她有了底氣,心中充盈著情路終于順暢的感慨和感動,方才在澡盆中的局促與膽怯一掃而空,息澤這個模樣,醋得不是一般二般,她覺得自己挺心痛.但誰讓他此前死鴨子嘴硬來著?

施術將水又溫了一溫,她神神秘秘靠過去,在閉目養神的息澤耳畔輕聲道:"你醋到這個地步也好歹收一收,我親口說過我喜歡沉曄了嗎?"息澤的眼睛猛地睜開.她的手搭上他肩頭,像哄孩子,"下午不過一個誤會罷了,我這麼喜歡你,又怎麼會不要你."說完,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心中滿是甜蜜.息澤還沒反應過來,她倒是先打了個噴嚏,察覺紗裙貼在身上浸骨地涼,趕緊邁過屏風換干衣裳去了.

鳳九今夜,對自己格外佩服,如此簡單就將息澤拿下,自己逾千年練就的,果然是一手好技術,不比隔壁山頭的小燭陰差了.

此時只還一樁事令她有些頭痛.她這個阿蘭若,是假的,自然不能一生待在此境,但息澤卻是此境中人,屆時如何將他帶出去?不曉得他又願意不願意同她一道出去?

她想了一陣,又覺此事不急于一時,便也懶得想了,一面哼著小曲兒一面將方才被息澤躺得濕透的床鋪換一換.二人如今已心意相通,他人又還暈著,自然無須大半夜地另搬去東廂,便在此處歇著,她同往常一般在床邊搭個小榻即可.

息澤估摸還需再泡一泡,她收了明珠,只將一盞燭台挪到屏風旁留給息澤,因想著大半夜的,倘息澤出來她也有點兒不好意思,不曉得該說什麼,便爬上小榻先行歇著,意欲裝睡.

裝睡,這個她挺在行.

她聽見有窸窣的腳步近在榻前,晃眼間燈燭皆滅,小榻外側一矮.息澤沐浴而歸,同她搶睡榻來了.她原本側身靠里躺著,此時只覺後背沾上一片溫熱,氤氳水汽似乎被帶到榻上,夾雜一些藥草香和白檀香,不知為何竟生出些纏綿意味.

鳳九捏著被子糾結,此時她是繼續裝睡,還是提點息澤一句,大床的被褥她已挑了干燥的替他換了,讓他躺到大床上去?

所幸息澤沒有更深的動靜,只拉了個被角搭在自己身上,低聲向她道:

"既然對沉曄無意,下午為何同他說那些話?"


鳳九在心中長歎,你問得倒直接,不過對不住,我睡著了.

息澤的手貼上她的肩,聲音極輕,幾乎貼著她耳畔,道:"想不想知道裝睡會有什麼後果?"

鳳九似被明火燙到,瞬間滾到睡榻邊兒上,口中不自然地打著哈哈道:

"那個嘛,我同沉曄唱台戲激一激你罷了,沒想到你這樣經不得激."

這誠然是篇胡說,但此時並非說實話的良機,況且息澤也像是信了她這個胡說.想起息澤喝醋的種種,著實令她憐愛,但也有些好笑,她抿著嘴笑話他:"這個也值得你醋成這樣,往後是不是我多和誰說幾句話,你都要醋一醋.忍這個字是個好字,你要多學一學."

一只手隔著被子撫上她的臉頰,息澤輕輕歎息了一聲:"我沒有吃醋,我是怕來不及."

鳳九一時啞住了,熱意立時浮上面龐.此時最忌沉默.她假裝不在意地翻了個身,背對著息澤道:"哪有那麼多來不及,這個上頭,你就不如我想得開了,我講個故事給你聽,你就曉得你要向我學一學."

她咳了一聲,果然拿出講故事的腔調來,道:"在你之前,我喜歡過一個人,看月令花時我同你提過,想必你也曉得.為了接近他,我當年曾扮成他的一個寵物.初時他對我還挺好的,但後來他有了一個未婚妻,事情就有些不同了.我被他未婚妻欺負過,還被他未婚妻的寵物欺負過,他都向著她們,不過就是到這個境地,那時候我一心喜歡他,我都沒覺得我來不及過."

講完這段過往,她唏噓地靜了一陣,又咳了一聲,數落躺在另一側的息澤:"這個故事吧,雖然是個挺倒黴的故事,但于你也算是有一點借鑒的意義,你看你醋了我就出來找你,你被雨澆了我就給你調配泡澡的驅寒湯,就這樣你還說來不及,那我……"

剩下的話卻被她咽進了喉嚨,息澤從她身後抱住了她,低聲道:"他是個混賬."她驚訝得屏住了呼吸,什麼也說不出.他今夜行止間不知為何格外溫存,將她攬在懷中,手臂環著她,像她是什麼不容遺失的絕世寶物.窗外狂風打著旋兒,這個擁抱卻格外地長久.

今夜可能會發生什麼,她不是沒想過,她雖滿心滿意喜歡著息澤,但對圓房這個事,卻本能地有些畏懼.

房中只聞彼此的吐息,良久,她感到腦後的長發被一只手柔柔撥開.近日她被子蓋得厚,夜里就穿得少,身上只一條紗裙,顧及息澤在房中,才在紗裙外頭又隨意罩了個煙羅紫的紗衣.此時,紗裙紗衣卻隨著息澤的手一並滑下肩頭,裸出的肌膚有些受涼,她顫了一顫.

一個吻印在她光裸的肩上,她能感到他的嘴唇沿著她的頸線一路逡巡,她能感到他近在咫尺,有白檀的氣息.雖然房中漆黑不能視物,他的手卻從容不迫滑到她身前,解開紗袍的結帶,滑入她貼身的長裙,帶著沐浴後特有的溫暖,撫過她敏感的肌膚.指間的沉著優雅,像是寫一筆字,描一幅畫,彈一支曲子.

鳳九覺得自己像是被架在一口大鍋上,用文火緩緩熬著,熬得每一寸血都沸騰起來,她有些受不住地喘息,伸手想攔住他貼著她肌膚游走作亂的手指,握上他的手臂時,卻使不出一絲力氣.

今夜他的行止全在她意料之外,她攢出聲音來想要拒絕,剛模糊地叫出他的名字,唇就被封住.此時不僅血燒得厲害,連腦子都被熬成一鍋糨糊,她記得他們之間有過幾個吻,但都不像此時這樣,凶猛的舔吻噬咬,將人引得如此情動.對了,情動.

她一只手抵在他赤裸的胸前,一只手攀住他的肩,被他吻得暈暈乎乎,還能分神想他今夜袍子穿得著實松散.她瞧不見他的模樣,伸手觸及他的胸膛堅硬溫暖,卻並不平滑,像有些瘢痕,無意識地用手摩挲那一處,卻引得他在她腰腹脊背處輕柔撫弄的手指加大了力道,他吻她吻得更深.壓抑的喘息中,一絲愉悅攀上她的腦際,她迷糊地覺得似乎片刻前想過要將他推開,為什麼要將他推開?她想不出這個道理,只是一遍一遍回應他的吻,血液中的灼熱令她亟待找到一個出口,直到衣衫褪盡同他肌膚相貼之時,那微帶汗意的濕潤和溫暖終于令她有些舒緩.

從前,她聽說過這樁事有些可怕,此時卻不覺有何可怕之處,眼前這銀發青年的親吻,明明令人極為愉悅.她不知接下來會如何,只覺得無論發生什麼,都應當是水到渠成之事.但縱然如此,當他進入她身體時,她仍感到震驚.

他的喘息帶著好聽的鼻音,近在她耳畔,身體里生出一種微妙的疼痛,方才還不夠用的糨糊腦子眼看要有清醒的跡象,他的手指卻以絕對的克制在她敏感的身體上煽風點火,吻也如影隨形而至.

那些撫摸和親吻帶來的舒緩將原本便不太明顯的疼痛驅散開來,他汗濕的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問她:"痛嗎?"聲音沉得像暴風雨前的陣風,尾音像一把小鉤子,令她的心顫了顫.

她委屈地點了點頭,手卻罔顧意志地攀上他的肩,牢牢抱住他,在他

耳邊哭腔道:"有些疼.你淋了雨,不是頭還暈著嗎?"他的手攬過她的腰,沙啞道:"不管了."

一夜豪雨過,次日豔陽天.晨光照進軟榻,鳳九籠著被子坐在睡榻的一側,睡榻旁靠了盞座屏擋風.榻上的青年側身熟睡,發絲散亂于枕上,綢被搭在腰間,銀發被含蓄的日光映出冰冷柔軟的光澤,襯著熟睡的一張臉格外俊美,鳳九的臉就紅了.

咳咳,昨夜,她同息澤圓房了.圓房這個事,其實也並不如傳聞中的可怕嘛.的確初始是有些痛,但與和人打架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痛比起來,著實無足掛齒,況且後來也就不痛了.她隱約記得她哭過一回,但也不是為了那個哭.生于民風曠達的青丘,她覺得這沒有什麼,從前為了東華帝君而將自己搞得那樣清純,才更令她那些知情的親族捉摸不透.

她覺得同息澤圓房,這很好,她既然喜歡息澤,息澤也喜歡她,做這樣的事實在天經地義不過,就是……就是有些突然.但這也有好處,她此前還有些擔憂,真相大白之時息澤不願和她一起離開此境,此番他徹底占了她的便宜,還賴得掉嗎.想到此處,她備受鼓舞.

這個人,是她的了.

她就有些振奮地靠過去,綢被的窸窣聲中,息澤仍沒有動靜,看來他著實睡得沉.她將被子往他身上再搭了些,伸手理了理他的銀發.沒想到他竟然迷糊地開了口:"為什麼不睡了?"她紅著臉輕聲道:"因為風俗是圓……圓房的第二天要……要早點兒起來吃紫薯餅啊."他仍閉著眼睛,唇角卻有一點兒笑,聲音帶著睡意:"你想讓他們都知道,我們昨天才圓房?形式之類,不用拘泥了."伸手胡亂摸索到她的手,牢牢握住,"再陪我睡一會兒." 她就躺下來,同他十指交握,在這大好的晨光中,滿心滿足地閉上眼睛,同他繼續睡回籠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