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照陌少的說法,當日阿蘭若借文恬之名同沉曄有書信往來之事,是他無意中發現.那夜明曉得阿蘭若在沉曄面前竭力遮掩,仍要將送酒之事拿出來發揮兩句,卻是他有意為之.

那時候,他不曉得自己對阿蘭若是什麼心,只覺她既然想得到沉曄,

他就幫她得到他.這個事上頭,她思慮得太重,一心顧著沉曄,曲折得讓他都看不下去.他說出那番話時,只想著,早日做成一個時機,令文恬站到沉曄跟前,方能早日促阿蘭若下個決斷.

要麼她在沉曄跟前認了她才是信中的文恬,一切攤開說,這段情會怎麼樣就看造化,但終歸有一線生機.要麼她將自己做成沉曄與真文恬二人間的一座牽線橋,將這個姻緣讓給真文恬,徹底斷了自己對沉曄的念頭.但無論哪一種,都比她現在這樣拖著強些.

陌少覺得,借著他人的身份陷在一段情里頭自苦,這不該是他徒弟做的事.

鳳九思量,若是她,就選第一種.一切只因她聽過一個傳聞,幫人牽姻緣牽夠兩回,自個兒就難嫁出去,她屈指一算已幫東華姬蘅牽過一回了,再牽一回這輩子就完了.

但阿蘭若,或許其時已嫁出去了,再無後顧之憂,又估摸從未做過牽線橋,想試試其中滋味.

總之,一夜枯坐後,她選了後者.天蒙蒙亮時便將文恬傳入了府中,在她一番驚歎里頭,將二十封沉曄的信劄穩穩遞到了她手中.交代給文恬的話里頭,前事後事面面俱到,唯獨隱了她對沉曄的心思,不咸不淡地編了一口胡話:"橘諾被放出王都時求我照應神官大人,你曉得我還算心善,自然要照應.但我同他卻一向看彼此不順眼,照應他的信留我的名必然更惹他憤恨,是以留了先生的名.但近日府中事多,我亦有些力不從心,方請先生過府一敘,不知先生可否接下這個重任,代我書信上照應照應神官大人?也無須寫些特別的,不過閑時生活雜趣罷了."

文恬從前受了她許多恩惠,加之又是個懂禮的人,自然應允幫這個忙.對她的一篇胡話亦不疑有他.

她瞧著文恬一封一封翻看沉曄的書信,時而贊兩聲:"從前倒是未曾留心,原來神官大人亦是位妙人,這些棋局,倒是有趣."

阿蘭若笑了一笑,道:"先生棋藝精湛,從前在府中時我便極少勝過先生,今次正好可以同神官大人多切磋切磋."頓了頓,又道,"不過先生回信時還需摹一摹我的筆跡,當日未想得太多,那些去信雖留的先生之名,字跡倒還是我自個兒的."

文恬抿了抿唇道:"這並非難事."

次日小聚,沉曄果然到場.

阿蘭若沒有什麼講究,但陌少骨子里其實是個講究人,故而小聚的場地被安置在湖中間一個亭子里頭.

此亭乃是陌少的得意之作.只一條小棧連至湖邊,亭子端立于湖心,四周種了一圈蓮花,遠望上去亭子像是從層層蓮葉中開出來的一個花苞.亭子六個翹角各懸了只風鈴,風吹過鈴鐺隨風響,便有絲幽禪意.可謂集世間風雅大成,無處不講究.

但亭子名卻是阿蘭若起的,拿捏了最不講究的三個字,直白地就叫湖中亭.陌少琢磨了一陣,覺得這個名兒也算直白得有趣,忍了. 阿蘭若拎了塊未上漆的紅木板兒,狼毫筆染個經水也不易落的重墨,板兒上寫出湖中亭三個字朝亭上一掛就算立了牌匾.陌少抽著嘴角,覺得這個匾兒也算天然質樸,又忍了.

沉曄入亭時,在亭前留了步,目光懸在紅木板兒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上頭.亭中素衣的少女望了阿蘭若一眼,有些了悟,向亭外道:"那三個字文恬寫得不成氣候,承公主美意至今仍懸在亭子上頭,今日卻叫大人見笑."

沉曄的眼光就望向她.文恬的容貌只能說清秀,但一身素衫立在亭中,襯著背後縹緲的水色,瞧著竟是十分的淡泊平和.

沉曄的目光有些許柔和,低聲道:"文恬?"

少女就微微笑起來:"正是."

後來蘇陌葉問過阿蘭若,瞧著這個場景,她心里頭是如何想的.這個後來,也沒有後得多久.沉曄入亭方過片刻,便被文恬邀去湖邊一個棋桌上手談一局.

亭中只剩他與阿蘭若,一個圍著紅泥小爐烹茶,一個有一搭沒一搭地剝著幾個橘子,眼光虛浮得也不曉得在想什麼.

陌少的這個問題,其實有些刻薄,刻薄得戳人心窩.

湖邊玄衣的青年與白衣的少女恍若一對璧人.阿蘭若剝出來一個橘子扔給陌少,臉上竟仍勾得出笑,卻笑得有些無奈:"文恬是個好女子,才學見識都匹配得上他,家世雖不濟些,不過他如今也是落魄,文恬在這個時候同他結緣,正見出她不求榮華的淡泊,今日我做到這個地步,若他二人佳緣得成,也算我一個行善的造化."

蘇陌葉皺眉:"那日靈梳台上你對橘諾說那些話,可不像你今日會這麼做."

阿蘭若挑眉:"那些話嘛,不過為了逗逗橘諾罷了."遠目湖岸處那一黑一白對棋的側影,低聲道,"他這個人,冷淡自傲,偏偏長得好,靈力好,劍使得好,字習得好,棋下得好,情趣見識也夠好,顯得那種冷淡自傲,反倒挺吸引人的."

又笑道:"你想過沒有,他討厭我其實也並非他的錯.母妃二嫁後誕下我和嫦棣,此為不貞,因而我同嫦棣皆血統汙濁.這其實,也不過是一種看法罷了.對這世間萬物,每個人都可以有每個人的看法,不能說誰對誰錯.

只是他有這種看法,我和他自然再沒什麼可能了.他那麼看著文恬,其實我有些羨慕."

良久,道:"但我也希望他好."

蘇陌葉遞給她一杯茶:"情這種事,攤上就沒有好處,所幸你看這樁事還留了幾分神志,既已到這個田地,你早早收收心吧."


阿蘭若接過茶,謝了他兩句.

此事便像就此揭過,再無只言片語提及,兩人只閑話些家常,待湖邊的璧人殺棋而歸.

湖中亭小聚後,聽老管事說,沉曄和文恬互遞了四封書信.文先生隨信還附過兩件小禮,一只草編的白頭雀,一個手繡的吉祥紋扇墜,沉曄回了她兩卷書.

書是沉曄定的,差他去市上買的,兩本滄浪子的游記.阿蘭若彼時正捧著一盞茶在荷塘邊喂魚,一不留神茶水燙了舌頭,緩過來時,吩咐老管事今後他二人如何,可以不必呈報,終歸沉曄到她府上又不是來蹲牢的.又道,沉曄送給文恬的兩本書,也買兩本給她瞧瞧.

某些層面來說,鳳九有些佩服阿蘭若.遙想她當年傷情,偶爾還要哭一鼻子喝個小酒,而阿蘭若白將意中人送到他人手里,遑論哭鼻子喝小酒,連一聲多余的歎息都沒有,每日該干什麼仍干什麼.鳳九覺得同她一比,自己的境界陡然下去了,有點兒慚愧.

但天意,不是你想讓它怎麼走,它就能怎麼走.風平浪靜中莫名的出其不意,這才是天意.

三四日後,沉曄夜游波心亭,無意中瞅見亭旁一棵紅豆樹上題了兩行字.有些年成的字,深深紮進樹干里,當真是鐵畫銀鉤,入木三分,同留在他書匣中那摞信紙上的字跡極為相似.十六個字排成兩列,月映天河,風過茂林,開懷暢飲,塵憂頓釋.

兩列字略偏下頭留了一個落款.

他借著月光辨出落款,臉色一白.落款中未含有年成時節,單一個名字孤零零站在上頭.相里阿蘭若.

鳳九豎起耳朵,急切想聽到下文,蘇陌葉卻敲著碧玉簫賣了個關子:

"此時真相大白下,倘你是沉曄,曉得一直寫信給你的並非文恬而是阿蘭若,你會如何?"

鳳九想了片刻,試探道:"挺……挺開心的?"

陌少笑道:"是我我也挺開心的,有個姑娘肯這樣對我好,還是個絕色,怎麼想都是賺了."

鳳九如遇知音,立刻坐近了一寸:"可不是嘛!"

蘇陌葉停了一會兒,卻道:"可惜阿蘭若遇到的是沉曄,而沉曄他不是你,也不是我."

阿蘭若在書房里頭,迎來了盛怒的沉曄.

其時她正剝著瓜子歪在一張矮榻上看滄浪子新出的游記,猛見一截刻字的樹皮重重落在自己眼前.順著樹皮看上去,是玄色的袍子,沉曄沉著中隱含怒色的臉.

他居高臨下,目光中有冰冷的星火:"信是你寫的,酒是你釀的,棋局亦是你解的.將我當作一件玩物,隨意戲耍捉弄,是不是很有意思?"他逼近一步,眼中的星火更甚:"看我被你騙得團團亂轉,真心真意一封一封回信給你,想著我竟然也有這一日,心中是不是充滿快意?"

阿蘭若瞧著書冊上的墨字許久,突然道:"師父跟我說,要麼我就爭一爭,要麼就斷了念頭.本來我已經斷了念頭,你不應該跑過來."

她想了一會兒:"就算有些事情你曉得了,其實你也該裝作不曉得,我們兩個,不就該像從前那樣形同陌路嗎?"

沉曄看著她,語聲冰寒:"從前我們竟然只是形同陌路?難道不是彼此厭惡?"

阿蘭若撫著書冊的手指一顫,輕聲道:"或者,你就沒有想過,我並不像你討厭我那麼討厭你,或許我還挺喜歡你,做這些其實是想讓你開心."她抬起頭來:"你看,你不曉得是我寫這些信前,不是挺開心的嗎?"

他退後一步:"你在開玩笑."

她像是有些煩亂:"如果不是玩笑呢?"

他神色僵硬道:"我們之間,什麼可能都有,陌路,仇人,死敵,或者其他,唯獨沒有這種可能."

阿蘭若看了他許久,笑道:"我說的或許是真的,或許是假的,或許是我真心喜歡你,或許是我真心捉弄你."

聽說那之後,沉曄同文恬再無什麼書信往來.文恬傳信問過一次阿蘭若,她簡單說沉曄曉得實情了,先前將她扯進來有些對不住.文恬沒說什麼,回信安慰了她兩句.

蘇陌葉將故事講到此處,瞧天色漸晚,暫回去歇著了.

鳳九曾想過許多次阿蘭若同沉曄到底如何,卻沒想到是這樣傷的一個開頭,令她有些沉重,亦頗為唏噓.因此臨睡前多吃了個包子,卻撐得睡不著,花園中轉了一圈,想起白天蘇陌葉講的故事,歎了幾口長氣,沾了些夜露,方才回床上躺安穩.照陌少的說法,當日阿蘭若借文恬之名同沉曄有書信往來之事,是他無意中發現.那夜明曉得阿蘭若在沉曄面前竭力遮掩,仍要將送酒之事拿出來發揮兩句,卻是他有意為之.


那時候,他不曉得自己對阿蘭若是什麼心,只覺她既然想得到沉曄,

他就幫她得到他.這個事上頭,她思慮得太重,一心顧著沉曄,曲折得讓他都看不下去.他說出那番話時,只想著,早日做成一個時機,令文恬站到沉曄跟前,方能早日促阿蘭若下個決斷.

要麼她在沉曄跟前認了她才是信中的文恬,一切攤開說,這段情會怎麼樣就看造化,但終歸有一線生機.要麼她將自己做成沉曄與真文恬二人間的一座牽線橋,將這個姻緣讓給真文恬,徹底斷了自己對沉曄的念頭.但無論哪一種,都比她現在這樣拖著強些.

陌少覺得,借著他人的身份陷在一段情里頭自苦,這不該是他徒弟做的事.

鳳九思量,若是她,就選第一種.一切只因她聽過一個傳聞,幫人牽姻緣牽夠兩回,自個兒就難嫁出去,她屈指一算已幫東華姬蘅牽過一回了,再牽一回這輩子就完了.

但阿蘭若,或許其時已嫁出去了,再無後顧之憂,又估摸從未做過牽線橋,想試試其中滋味.

總之,一夜枯坐後,她選了後者.天蒙蒙亮時便將文恬傳入了府中,在她一番驚歎里頭,將二十封沉曄的信劄穩穩遞到了她手中.交代給文恬的話里頭,前事後事面面俱到,唯獨隱了她對沉曄的心思,不咸不淡地編了一口胡話:"橘諾被放出王都時求我照應神官大人,你曉得我還算心善,自然要照應.但我同他卻一向看彼此不順眼,照應他的信留我的名必然更惹他憤恨,是以留了先生的名.但近日府中事多,我亦有些力不從心,方請先生過府一敘,不知先生可否接下這個重任,代我書信上照應照應神官大人?也無須寫些特別的,不過閑時生活雜趣罷了."

文恬從前受了她許多恩惠,加之又是個懂禮的人,自然應允幫這個忙.對她的一篇胡話亦不疑有他.

她瞧著文恬一封一封翻看沉曄的書信,時而贊兩聲:"從前倒是未曾留心,原來神官大人亦是位妙人,這些棋局,倒是有趣."

阿蘭若笑了一笑,道:"先生棋藝精湛,從前在府中時我便極少勝過先生,今次正好可以同神官大人多切磋切磋."頓了頓,又道,"不過先生回信時還需摹一摹我的筆跡,當日未想得太多,那些去信雖留的先生之名,字跡倒還是我自個兒的."

文恬抿了抿唇道:"這並非難事."

次日小聚,沉曄果然到場.

阿蘭若沒有什麼講究,但陌少骨子里其實是個講究人,故而小聚的場地被安置在湖中間一個亭子里頭.

此亭乃是陌少的得意之作.只一條小棧連至湖邊,亭子端立于湖心,四周種了一圈蓮花,遠望上去亭子像是從層層蓮葉中開出來的一個花苞.亭子六個翹角各懸了只風鈴,風吹過鈴鐺隨風響,便有絲幽禪意.可謂集世間風雅大成,無處不講究.

但亭子名卻是阿蘭若起的,拿捏了最不講究的三個字,直白地就叫湖中亭.陌少琢磨了一陣,覺得這個名兒也算直白得有趣,忍了. 阿蘭若拎了塊未上漆的紅木板兒,狼毫筆染個經水也不易落的重墨,板兒上寫出湖中亭三個字朝亭上一掛就算立了牌匾.陌少抽著嘴角,覺得這個匾兒也算天然質樸,又忍了.

沉曄入亭時,在亭前留了步,目光懸在紅木板兒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上頭.亭中素衣的少女望了阿蘭若一眼,有些了悟,向亭外道:"那三個字文恬寫得不成氣候,承公主美意至今仍懸在亭子上頭,今日卻叫大人見笑."

沉曄的眼光就望向她.文恬的容貌只能說清秀,但一身素衫立在亭中,襯著背後縹緲的水色,瞧著竟是十分的淡泊平和.

沉曄的目光有些許柔和,低聲道:"文恬?"

少女就微微笑起來:"正是."

後來蘇陌葉問過阿蘭若,瞧著這個場景,她心里頭是如何想的.這個後來,也沒有後得多久.沉曄入亭方過片刻,便被文恬邀去湖邊一個棋桌上手談一局.

亭中只剩他與阿蘭若,一個圍著紅泥小爐烹茶,一個有一搭沒一搭地剝著幾個橘子,眼光虛浮得也不曉得在想什麼.

陌少的這個問題,其實有些刻薄,刻薄得戳人心窩.

湖邊玄衣的青年與白衣的少女恍若一對璧人.阿蘭若剝出來一個橘子扔給陌少,臉上竟仍勾得出笑,卻笑得有些無奈:"文恬是個好女子,才學見識都匹配得上他,家世雖不濟些,不過他如今也是落魄,文恬在這個時候同他結緣,正見出她不求榮華的淡泊,今日我做到這個地步,若他二人佳緣得成,也算我一個行善的造化."

蘇陌葉皺眉:"那日靈梳台上你對橘諾說那些話,可不像你今日會這麼做."

阿蘭若挑眉:"那些話嘛,不過為了逗逗橘諾罷了."遠目湖岸處那一黑一白對棋的側影,低聲道,"他這個人,冷淡自傲,偏偏長得好,靈力好,劍使得好,字習得好,棋下得好,情趣見識也夠好,顯得那種冷淡自傲,反倒挺吸引人的."

又笑道:"你想過沒有,他討厭我其實也並非他的錯.母妃二嫁後誕下我和嫦棣,此為不貞,因而我同嫦棣皆血統汙濁.這其實,也不過是一種看法罷了.對這世間萬物,每個人都可以有每個人的看法,不能說誰對誰錯.

只是他有這種看法,我和他自然再沒什麼可能了.他那麼看著文恬,其實我有些羨慕."

良久,道:"但我也希望他好."

蘇陌葉遞給她一杯茶:"情這種事,攤上就沒有好處,所幸你看這樁事還留了幾分神志,既已到這個田地,你早早收收心吧."


阿蘭若接過茶,謝了他兩句.

此事便像就此揭過,再無只言片語提及,兩人只閑話些家常,待湖邊的璧人殺棋而歸.

湖中亭小聚後,聽老管事說,沉曄和文恬互遞了四封書信.文先生隨信還附過兩件小禮,一只草編的白頭雀,一個手繡的吉祥紋扇墜,沉曄回了她兩卷書.

書是沉曄定的,差他去市上買的,兩本滄浪子的游記.阿蘭若彼時正捧著一盞茶在荷塘邊喂魚,一不留神茶水燙了舌頭,緩過來時,吩咐老管事今後他二人如何,可以不必呈報,終歸沉曄到她府上又不是來蹲牢的.又道,沉曄送給文恬的兩本書,也買兩本給她瞧瞧.

某些層面來說,鳳九有些佩服阿蘭若.遙想她當年傷情,偶爾還要哭一鼻子喝個小酒,而阿蘭若白將意中人送到他人手里,遑論哭鼻子喝小酒,連一聲多余的歎息都沒有,每日該干什麼仍干什麼.鳳九覺得同她一比,自己的境界陡然下去了,有點兒慚愧.

但天意,不是你想讓它怎麼走,它就能怎麼走.風平浪靜中莫名的出其不意,這才是天意.

三四日後,沉曄夜游波心亭,無意中瞅見亭旁一棵紅豆樹上題了兩行字.有些年成的字,深深紮進樹干里,當真是鐵畫銀鉤,入木三分,同留在他書匣中那摞信紙上的字跡極為相似.十六個字排成兩列,月映天河,風過茂林,開懷暢飲,塵憂頓釋.

兩列字略偏下頭留了一個落款.

他借著月光辨出落款,臉色一白.落款中未含有年成時節,單一個名字孤零零站在上頭.相里阿蘭若.

鳳九豎起耳朵,急切想聽到下文,蘇陌葉卻敲著碧玉簫賣了個關子:

"此時真相大白下,倘你是沉曄,曉得一直寫信給你的並非文恬而是阿蘭若,你會如何?"

鳳九想了片刻,試探道:"挺……挺開心的?"

陌少笑道:"是我我也挺開心的,有個姑娘肯這樣對我好,還是個絕色,怎麼想都是賺了."

鳳九如遇知音,立刻坐近了一寸:"可不是嘛!"

蘇陌葉停了一會兒,卻道:"可惜阿蘭若遇到的是沉曄,而沉曄他不是你,也不是我."

阿蘭若在書房里頭,迎來了盛怒的沉曄.

其時她正剝著瓜子歪在一張矮榻上看滄浪子新出的游記,猛見一截刻字的樹皮重重落在自己眼前.順著樹皮看上去,是玄色的袍子,沉曄沉著中隱含怒色的臉.

他居高臨下,目光中有冰冷的星火:"信是你寫的,酒是你釀的,棋局亦是你解的.將我當作一件玩物,隨意戲耍捉弄,是不是很有意思?"他逼近一步,眼中的星火更甚:"看我被你騙得團團亂轉,真心真意一封一封回信給你,想著我竟然也有這一日,心中是不是充滿快意?"

阿蘭若瞧著書冊上的墨字許久,突然道:"師父跟我說,要麼我就爭一爭,要麼就斷了念頭.本來我已經斷了念頭,你不應該跑過來."

她想了一會兒:"就算有些事情你曉得了,其實你也該裝作不曉得,我們兩個,不就該像從前那樣形同陌路嗎?"

沉曄看著她,語聲冰寒:"從前我們竟然只是形同陌路?難道不是彼此厭惡?"

阿蘭若撫著書冊的手指一顫,輕聲道:"或者,你就沒有想過,我並不像你討厭我那麼討厭你,或許我還挺喜歡你,做這些其實是想讓你開心."她抬起頭來:"你看,你不曉得是我寫這些信前,不是挺開心的嗎?"

他退後一步:"你在開玩笑."

她像是有些煩亂:"如果不是玩笑呢?"

他神色僵硬道:"我們之間,什麼可能都有,陌路,仇人,死敵,或者其他,唯獨沒有這種可能."

阿蘭若看了他許久,笑道:"我說的或許是真的,或許是假的,或許是我真心喜歡你,或許是我真心捉弄你."

聽說那之後,沉曄同文恬再無什麼書信往來.文恬傳信問過一次阿蘭若,她簡單說沉曄曉得實情了,先前將她扯進來有些對不住.文恬沒說什麼,回信安慰了她兩句.

蘇陌葉將故事講到此處,瞧天色漸晚,暫回去歇著了.

鳳九曾想過許多次阿蘭若同沉曄到底如何,卻沒想到是這樣傷的一個開頭,令她有些沉重,亦頗為唏噓.因此臨睡前多吃了個包子,卻撐得睡不著,花園中轉了一圈,想起白天蘇陌葉講的故事,歎了幾口長氣,沾了些夜露,方才回床上躺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