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猛蛟身上被血染透,已看不出原本覆身的銀鱗,眼中卻透出凶光,露出極其猙獰的模樣.

鳳九不禁打了個哆嗦.

被激得狂怒的困獸昂頭嘶吼,電閃之間彎角向紫衣神君瘋狂撞過去,像是已放棄了法術,要以純粹的力量做最後的勝負一搏.鳳九一顆心提到嗓子眼,嘶聲急喊快躲開.紫衣神君卻並未躲開,反而執劍迎上去,劍鋒極穩極快,斬風破雨之勢直劈過蛟首,但那樣硬碰硬的姿勢,堅硬的蛟角亦無可避免刺過他的身體.那一瞬間不曉得眼睛為何那樣靈敏,鳳九見他反手斬斷刺進身體的蛟角,只皺了皺眉,臉上甚至沒有其他痛苦的表情.白露林的光華一瞬凋零,滿目漆黑間,鳳九覺得自己聽到了蛟首落地時的沉重撞擊.她喊了兩聲息澤,沒有人回應.她跌跌撞撞地爬上一個小云頭,朝著禿山行得近了些,血腥氣漸重間,她一迭聲地喊著息澤,但仍然沒有人回應.

空中影出一輪圓月,四月初二夜,卻有圓月,也是奇哉.雨下得更大,倒是褪了血色.鳳九的小云頭吸足了雨水,一動一行軟綿綿的,頂不住沉重,最後歇在禿山的一個山洞口.

她全身上下都被雨水澆透,心口一陣涼.

息澤在哪里,是不是傷得很重,還是已經……他最近都對自己不錯,冒險去始空山給她取護魂草,送她魚吃,她被橘諾兩姐妹算計時,他還來給自己解圍.

她不曉得心頭的恐慌是不忍還是什麼,也不曉得身上的顫抖是冷還是在懼怕什麼.她覺得她不能待在這個山洞,外頭雨再大,不管他是傷了還是怎麼了,她得把他找出來.

正要再沖進雨幕,身後的山洞里卻傳來一聲輕響.此種深林老洞,極可能宿著一兩頭奇珍異獸.鳳九攀著洞壁向里頭探了一兩步,並未聽到珍獸的鼻息,又探了一兩步,一陣熟悉的血腥味飄進鼻尖.

顧不得小心扶著岩壁,鳳九顫著嗓子試探地喊出息澤兩個字,幾乎是一路跌進了山洞.

洞口還好些,依稀有月光囫圇見得出個人影,洞里頭卻是黑如墨石.

她一向怕黑,自從小時候走夜路掉進一個蛇窩,也不怎麼再敢走夜路,今天晚上不曉得哪里借來的一個肥膽.子夜無邊,濕乎乎的山洞里頭一線光也沒有,她渾身發毛,哆嗦著預備從袖子里掏顆明珠出來照明.方才她在洞口就該將它掏出來,也不至于不體面地滾進山洞,她不曉得那時候自己怎麼就會忘了.

手指剛觸到袖子里的明珠,忽感到一股大力將她往後一扯.她啊地驚叫一聲,明珠啪一聲墜地,順著一個斜坡直滾到一個小潭中.小水潭醞出淺淺的一團光,但只及得她腳下.她才發現方才自己是站在一尾臥蛇的旁邊 ,再多走一步,一腳踩上去,難免不會被它兩顆毒牙釘入腿中.此刻,這尾臥蛇已斷作兩截.

一只手摟在自己腰間,將她穩穩收進懷中.她雖是個小女孩,到底青丘的帝姬做了這麼多年,家學淵源還是能耳濡目染一些,曉得判斷這種時刻,會救自己的不一定就是友非敵,需更祭出些警醒來.她定了定神,像凡間那些隨意扯塊布就能當招牌的摸骨先生一樣,有意無意地摩挲過圍在腰間的手,想借此斷出身後人大體是個什麼身份.

極光潔的一只手,食指商陽穴處並無鱗片覆蓋,不是什麼山妖地精.小指指尖圓潤,亦並非鬼族魔族.手掌比自己大許多,應是個男子.指端修長,膚質細膩,看來是位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手掌略有薄繭,哦,公子哥兒偶爾還習個刀或習個劍.

正待進一步摸下去,忽然感到身後的呼吸一窒,又是一股大力,反應過來時,鳳九發現自己背貼著身後的岩塊,困在了公子哥兒和洞壁的中間.洞頂的石筍滴下水珠,落進小潭中,滴答.朦朧光線中,她雙手被束在頭頂,公子哥兒貼得她極近,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干燥的手指卻撫上她的臉頰,如同方才她撫著他一般,眉毛,眼角,鼻梁,狀似無意,漫不經心.

她不曉得原來這種摩挲其實是很撩人的一件事,要是她曉得,借她一千個膽子她方才也不那麼干.

對了,公子哥兒是息澤神君.

她方才沒有猜到是息澤,因那只手溫暖干燥,並無什麼血痕黏漬,乾淨得不像是才屠過蛟龍的手.此時一回想,她同息澤相見的次數也算多,但著實沒有看過他狼狽的模樣,這樣的行事做派,倒像是一下戰場就能將自己收拾得妥帖.

他的手指停在她唇畔,摩挲著她的嘴唇,像立在一座屏風前,心無旁騖地給一幅絕世名畫勾邊.鳳九忍不住喘了一口氣,在唇邊描線的手指驟停,鳳九緊張地舔了舔嘴角.息澤古冰川一般的眼忽然深幽,她心中沒來由地覺得有什麼不對,本能往後頭一退.身子更緊地貼住岩壁那一刻,息澤的唇覆了上來.

後知後覺的一聲驚呼被一點兒不留地封住,舌頭叩開她的齒列,滑進她的口中.他閉著眼,每一步都優雅沉靜,力量卻像是颶風,她試著掙紮,雙手卻被他牢牢握住不容反抗.她聞到血腥與白檀香,原本清明的靈台像陡然布開一場大霧.

她覺得腦子發昏.

這樣的力道下,她幾乎逸出呻吟,幸好控制住了自己,但唇齒間卻含著沉重的喘息,在他放輕力度時,不留神就飄了出來.

緊握在頭頂的雙手被放開,他扶上她的腰,讓她更緊地貼靠住他,另一只手撫弄過她的肩,一寸一寸,扶住她的頭,以勉她支撐不住滑下去.她空出的雙手主動纏上他的脖子,她忘了掙紮.他吻得更深.她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種感覺很熟悉,好像這種時候她的手就應該放在那個位置.


她腦子里一片空白.他的唇移到了她的頸畔.她感到他溫熱的氣息撫著她的耳珠.體內像是種了株蓮,被他的手點燃,騰起潑天的業火.這有點兒像,有點兒像……她的頭突然一陣疼痛,靈台處冷雨瀟瀟,迷霧刹那散開,迎入一陣清風.

神思歸位.

洞中的塵音重灌入耳,鍾乳石上水滴石上,像誰漫不經心撥弄琴弦,靜謐的山洞中滑出極輕一個單音.她一把推在息澤的前胸,使了大力,卻沒推動.他的嘴唇滑過她的鎖骨痛哼了一聲,頭埋在她的左肩處,仍摟著她的腰,輕聲道:"喂,別推,我頭暈."

推在息澤胸口的手能感覺到莫名的濕意,舉到眼前,借著潭中明珠漸亮的暖光,鳳九倒抽一口涼氣,瞧著滿手的血,只覺得幾個字是從牙齒縫里頭蹦著出來的:"流了這麼多的血,不暈才怪."

肩頭的人此時卻像是虛弱:"別動,讓我靠一會兒."

血腥味越來越濃重,鳳九咬著牙道:"光靠著不成,你得躺著,傷口沒有包紮?"

息澤低聲:"正准備包紮,你來了."

鳳九木聲道:"我沒讓你把我按在牆上."

息澤不在意道:"剛才沒覺得疼,就按了."又道,"別惹我說話,說著更疼了."

扶著重傷的息澤前後安頓好,鳳九分神思索,這個,算是什麼?

她被占便宜了.被占得還挺徹底.

按理說,她該發火,凡是有志氣的姑娘,此時扇他一頓都是輕的.但占便宜的這個人,如今卻是個重傷患,不等她扇,已懨懨欲昏地躺在她的面前,她能和一個傷患計較什麼?

她沒有想通,他方才的力氣到底是打哪里冒出來的?

那樣的陣仗,著實有些令她受驚,親這個字還能有這麼重的意思,她連做夢都沒有想過.其實今天,她也算是長了見識.

洞中只余幽幽的光和他們兩人映在洞壁的身影,細聽洞外雨還未歇.

聽著瀟瀟雨聲,鳳九一時有些出神.

在青丘,于他們九尾狐而言,三萬歲著實幼齡,算個幼仙.她這個年紀,風月之事算夠格沾上一沾,更深一層的閨房之事,卻還略早了幾千年.

加之在她還是個毛沒長全的小狐狸時,就崇拜喜歡上東華帝君,聽折顏說,比之情懷熱烈的姑娘,帝君那種型約莫更中意清純些的,她就一心一意把自己搞得很清純.

念學時她一些不像樣的同窗帶來些不像樣的書冊請她同觀,若沒有東華帝君這個精神支柱她就觀了,但一想到帝君中意清純的姑娘……她沒收了這些書冊,原封不動轉而孝敬了她姑姑.

當年他老爹逼她嫁給滄夷時,其實是個解閨房事的好時機.按理說出嫁前她老娘該對她教上一教,但因當年她是被綁上的花轎,將整個青丘都鬧成了一鍋糊塗粥,她娘親頂著一個被她吵得沒奈何的腦子,那幾日看她一眼都覺得要少活好幾年,自然忘了要教她.

她去凡間報恩那一茬,無論是那個宋姓皇帝還是葉青緹,卻皆是不得她令連握她一根小指頭都覺得是褻瀆了她的老實人,這一層自然揭過不談.到此時,鳳九才驚覺,她長這麼大,宋皇帝葉青緹再加上個息澤神君,被迫嫁出去三回,滄夷神君處算是欲嫁未遂一回;且此時一邊擔著個寡婦的名號,一邊被迫又有了個夫君.自然,這等經曆對他們當神仙的來說並不如何離奇,離奇的是,她到此時竟仍對閨房之事一無所知.當年追東華時追得執著,她竊以為有了這層經曆,謙謹說自己也算一顆情種了,但天底下哪有情種當成她這個樣子?

從前沒有細究,今日前後左右比一比,究一究,壽與天齊的神女里頭,她這顆清純的情種連同她十四萬歲高齡才嫁出去的姑姑,在各自的姻緣上,實在是本分得離譜,堪稱兩朵奇葩.

她娘家的幾位姨母時常深恨她長得一副好面皮,竟沒有成長為一個玩弄男仙的絕代妖姬,實在是很沒有出息,見她一次就要歎她一次.她今日恍然,自己的確令赤狐族蒙羞.從前在姨母們唏噓無奈的歎息中,她還想過要是她能將無情無欲的東華帝君搞到手,就會是一樁比絕代妖姬還要絕代妖姬的成就,屆時定能在赤狐族里頭重振聲威,族里所有的小狐仔都會崇拜自己.追求帝君沒有成功,她才明白原來絕代妖姬並不是那麼好當的.而如今她連這個志氣都沒有了,都遺忘了.猛蛟身上被血染透,已看不出原本覆身的銀鱗,眼中卻透出凶光,露出極其猙獰的模樣.


鳳九不禁打了個哆嗦.

被激得狂怒的困獸昂頭嘶吼,電閃之間彎角向紫衣神君瘋狂撞過去,像是已放棄了法術,要以純粹的力量做最後的勝負一搏.鳳九一顆心提到嗓子眼,嘶聲急喊快躲開.紫衣神君卻並未躲開,反而執劍迎上去,劍鋒極穩極快,斬風破雨之勢直劈過蛟首,但那樣硬碰硬的姿勢,堅硬的蛟角亦無可避免刺過他的身體.那一瞬間不曉得眼睛為何那樣靈敏,鳳九見他反手斬斷刺進身體的蛟角,只皺了皺眉,臉上甚至沒有其他痛苦的表情.白露林的光華一瞬凋零,滿目漆黑間,鳳九覺得自己聽到了蛟首落地時的沉重撞擊.她喊了兩聲息澤,沒有人回應.她跌跌撞撞地爬上一個小云頭,朝著禿山行得近了些,血腥氣漸重間,她一迭聲地喊著息澤,但仍然沒有人回應.

空中影出一輪圓月,四月初二夜,卻有圓月,也是奇哉.雨下得更大,倒是褪了血色.鳳九的小云頭吸足了雨水,一動一行軟綿綿的,頂不住沉重,最後歇在禿山的一個山洞口.

她全身上下都被雨水澆透,心口一陣涼.

息澤在哪里,是不是傷得很重,還是已經……他最近都對自己不錯,冒險去始空山給她取護魂草,送她魚吃,她被橘諾兩姐妹算計時,他還來給自己解圍.

她不曉得心頭的恐慌是不忍還是什麼,也不曉得身上的顫抖是冷還是在懼怕什麼.她覺得她不能待在這個山洞,外頭雨再大,不管他是傷了還是怎麼了,她得把他找出來.

正要再沖進雨幕,身後的山洞里卻傳來一聲輕響.此種深林老洞,極可能宿著一兩頭奇珍異獸.鳳九攀著洞壁向里頭探了一兩步,並未聽到珍獸的鼻息,又探了一兩步,一陣熟悉的血腥味飄進鼻尖.

顧不得小心扶著岩壁,鳳九顫著嗓子試探地喊出息澤兩個字,幾乎是一路跌進了山洞.

洞口還好些,依稀有月光囫圇見得出個人影,洞里頭卻是黑如墨石.

她一向怕黑,自從小時候走夜路掉進一個蛇窩,也不怎麼再敢走夜路,今天晚上不曉得哪里借來的一個肥膽.子夜無邊,濕乎乎的山洞里頭一線光也沒有,她渾身發毛,哆嗦著預備從袖子里掏顆明珠出來照明.方才她在洞口就該將它掏出來,也不至于不體面地滾進山洞,她不曉得那時候自己怎麼就會忘了.

手指剛觸到袖子里的明珠,忽感到一股大力將她往後一扯.她啊地驚叫一聲,明珠啪一聲墜地,順著一個斜坡直滾到一個小潭中.小水潭醞出淺淺的一團光,但只及得她腳下.她才發現方才自己是站在一尾臥蛇的旁邊 ,再多走一步,一腳踩上去,難免不會被它兩顆毒牙釘入腿中.此刻,這尾臥蛇已斷作兩截.

一只手摟在自己腰間,將她穩穩收進懷中.她雖是個小女孩,到底青丘的帝姬做了這麼多年,家學淵源還是能耳濡目染一些,曉得判斷這種時刻,會救自己的不一定就是友非敵,需更祭出些警醒來.她定了定神,像凡間那些隨意扯塊布就能當招牌的摸骨先生一樣,有意無意地摩挲過圍在腰間的手,想借此斷出身後人大體是個什麼身份.

極光潔的一只手,食指商陽穴處並無鱗片覆蓋,不是什麼山妖地精.小指指尖圓潤,亦並非鬼族魔族.手掌比自己大許多,應是個男子.指端修長,膚質細膩,看來是位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手掌略有薄繭,哦,公子哥兒偶爾還習個刀或習個劍.

正待進一步摸下去,忽然感到身後的呼吸一窒,又是一股大力,反應過來時,鳳九發現自己背貼著身後的岩塊,困在了公子哥兒和洞壁的中間.洞頂的石筍滴下水珠,落進小潭中,滴答.朦朧光線中,她雙手被束在頭頂,公子哥兒貼得她極近,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干燥的手指卻撫上她的臉頰,如同方才她撫著他一般,眉毛,眼角,鼻梁,狀似無意,漫不經心.

她不曉得原來這種摩挲其實是很撩人的一件事,要是她曉得,借她一千個膽子她方才也不那麼干.

對了,公子哥兒是息澤神君.

她方才沒有猜到是息澤,因那只手溫暖干燥,並無什麼血痕黏漬,乾淨得不像是才屠過蛟龍的手.此時一回想,她同息澤相見的次數也算多,但著實沒有看過他狼狽的模樣,這樣的行事做派,倒像是一下戰場就能將自己收拾得妥帖.

他的手指停在她唇畔,摩挲著她的嘴唇,像立在一座屏風前,心無旁騖地給一幅絕世名畫勾邊.鳳九忍不住喘了一口氣,在唇邊描線的手指驟停,鳳九緊張地舔了舔嘴角.息澤古冰川一般的眼忽然深幽,她心中沒來由地覺得有什麼不對,本能往後頭一退.身子更緊地貼住岩壁那一刻,息澤的唇覆了上來.

後知後覺的一聲驚呼被一點兒不留地封住,舌頭叩開她的齒列,滑進她的口中.他閉著眼,每一步都優雅沉靜,力量卻像是颶風,她試著掙紮,雙手卻被他牢牢握住不容反抗.她聞到血腥與白檀香,原本清明的靈台像陡然布開一場大霧.

她覺得腦子發昏.

這樣的力道下,她幾乎逸出呻吟,幸好控制住了自己,但唇齒間卻含著沉重的喘息,在他放輕力度時,不留神就飄了出來.

緊握在頭頂的雙手被放開,他扶上她的腰,讓她更緊地貼靠住他,另一只手撫弄過她的肩,一寸一寸,扶住她的頭,以勉她支撐不住滑下去.她空出的雙手主動纏上他的脖子,她忘了掙紮.他吻得更深.她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種感覺很熟悉,好像這種時候她的手就應該放在那個位置.


她腦子里一片空白.他的唇移到了她的頸畔.她感到他溫熱的氣息撫著她的耳珠.體內像是種了株蓮,被他的手點燃,騰起潑天的業火.這有點兒像,有點兒像……她的頭突然一陣疼痛,靈台處冷雨瀟瀟,迷霧刹那散開,迎入一陣清風.

神思歸位.

洞中的塵音重灌入耳,鍾乳石上水滴石上,像誰漫不經心撥弄琴弦,靜謐的山洞中滑出極輕一個單音.她一把推在息澤的前胸,使了大力,卻沒推動.他的嘴唇滑過她的鎖骨痛哼了一聲,頭埋在她的左肩處,仍摟著她的腰,輕聲道:"喂,別推,我頭暈."

推在息澤胸口的手能感覺到莫名的濕意,舉到眼前,借著潭中明珠漸亮的暖光,鳳九倒抽一口涼氣,瞧著滿手的血,只覺得幾個字是從牙齒縫里頭蹦著出來的:"流了這麼多的血,不暈才怪."

肩頭的人此時卻像是虛弱:"別動,讓我靠一會兒."

血腥味越來越濃重,鳳九咬著牙道:"光靠著不成,你得躺著,傷口沒有包紮?"

息澤低聲:"正准備包紮,你來了."

鳳九木聲道:"我沒讓你把我按在牆上."

息澤不在意道:"剛才沒覺得疼,就按了."又道,"別惹我說話,說著更疼了."

扶著重傷的息澤前後安頓好,鳳九分神思索,這個,算是什麼?

她被占便宜了.被占得還挺徹底.

按理說,她該發火,凡是有志氣的姑娘,此時扇他一頓都是輕的.但占便宜的這個人,如今卻是個重傷患,不等她扇,已懨懨欲昏地躺在她的面前,她能和一個傷患計較什麼?

她沒有想通,他方才的力氣到底是打哪里冒出來的?

那樣的陣仗,著實有些令她受驚,親這個字還能有這麼重的意思,她連做夢都沒有想過.其實今天,她也算是長了見識.

洞中只余幽幽的光和他們兩人映在洞壁的身影,細聽洞外雨還未歇.

聽著瀟瀟雨聲,鳳九一時有些出神.

在青丘,于他們九尾狐而言,三萬歲著實幼齡,算個幼仙.她這個年紀,風月之事算夠格沾上一沾,更深一層的閨房之事,卻還略早了幾千年.

加之在她還是個毛沒長全的小狐狸時,就崇拜喜歡上東華帝君,聽折顏說,比之情懷熱烈的姑娘,帝君那種型約莫更中意清純些的,她就一心一意把自己搞得很清純.

念學時她一些不像樣的同窗帶來些不像樣的書冊請她同觀,若沒有東華帝君這個精神支柱她就觀了,但一想到帝君中意清純的姑娘……她沒收了這些書冊,原封不動轉而孝敬了她姑姑.

當年他老爹逼她嫁給滄夷時,其實是個解閨房事的好時機.按理說出嫁前她老娘該對她教上一教,但因當年她是被綁上的花轎,將整個青丘都鬧成了一鍋糊塗粥,她娘親頂著一個被她吵得沒奈何的腦子,那幾日看她一眼都覺得要少活好幾年,自然忘了要教她.

她去凡間報恩那一茬,無論是那個宋姓皇帝還是葉青緹,卻皆是不得她令連握她一根小指頭都覺得是褻瀆了她的老實人,這一層自然揭過不談.到此時,鳳九才驚覺,她長這麼大,宋皇帝葉青緹再加上個息澤神君,被迫嫁出去三回,滄夷神君處算是欲嫁未遂一回;且此時一邊擔著個寡婦的名號,一邊被迫又有了個夫君.自然,這等經曆對他們當神仙的來說並不如何離奇,離奇的是,她到此時竟仍對閨房之事一無所知.當年追東華時追得執著,她竊以為有了這層經曆,謙謹說自己也算一顆情種了,但天底下哪有情種當成她這個樣子?

從前沒有細究,今日前後左右比一比,究一究,壽與天齊的神女里頭,她這顆清純的情種連同她十四萬歲高齡才嫁出去的姑姑,在各自的姻緣上,實在是本分得離譜,堪稱兩朵奇葩.

她娘家的幾位姨母時常深恨她長得一副好面皮,竟沒有成長為一個玩弄男仙的絕代妖姬,實在是很沒有出息,見她一次就要歎她一次.她今日恍然,自己的確令赤狐族蒙羞.從前在姨母們唏噓無奈的歎息中,她還想過要是她能將無情無欲的東華帝君搞到手,就會是一樁比絕代妖姬還要絕代妖姬的成就,屆時定能在赤狐族里頭重振聲威,族里所有的小狐仔都會崇拜自己.追求帝君沒有成功,她才明白原來絕代妖姬並不是那麼好當的.而如今她連這個志氣都沒有了,都遺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