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但雙翼白額虎自誕生日起,向來以執著聞名,一旦出刀,不飲夠伏刑人的血絕不善罷甘休,雖然祖宗有赦免的法度,且半途劫刑的不在少數,但這麼萬兒千年的,還沒有一個人能真正逃脫白額虎的兩排利齒.若說方才英雄的利劍將它逼退了些許,這頭虎卻也不至于這樣膿包,蓄好時力再行掙脫出刀,是頃刻的事.

有勇有謀的英雄能不能救得美人歸,還須講個時運.

陰風蕭蕭,玄衣的神官長袖一揮利劍已轉回手中,白額虎再次越刀而出,橘諾木木呆呆,被推到角落,座上上君撚須沉默,觀刑台上的諸位卻像是個個打了雞血般瞧著刑台一派精神抖擻.

青年與猛虎僵持纏斗,劍光凜冽羽翼紛飛,難分高下各有負傷,打得著實精彩,也很有看頭.但白額虎生于戾氣,虎相只是一種化形罷了,添在它身上的傷遠不及看上去嚴重,與之一比,倒是神官落了下乘,不過招招式式間仍然氣度十足,不落歧南神宮的高華派頭.

阿蘭若歪靠在座椅中向她師父道:"既要在刀劍中好好應付這頭白額畜生,又要凝力尋找將它關回去的法門,沉曄他一人這麼單打獨斗,未免有些艱難."

蘇陌葉轉著茶盅笑:"法門不是沒有,白額虎嗜血,橘諾若肯主動讓那畜生飲一半生血,沉曄再以靈力全力相封,大約還掙得出一兩分生機.不過既然橘諾有孕在身,失一半生血,怕是難以保命."漫不經心敲著杯沿道,"你同橘諾一個娘胎出來,自然生血也差不多,不過你若心生同情想幫他們,我看還是免了罷,一來得罪你父親,讓他老人家不高興,二來台上那位神官大人,可一向忌諱你是蛇窩里長大的,怕並不想承你這個恩惠."

阿蘭若頷首一笑,恍然了悟:"哦?原來做這個事還能讓父親他不高興?那真是不做都不行了."

未及蘇陌葉抬手阻攔,雪白的羽翼瞬然展開,眨眼間已飛向濃云密布的靈梳台.蘇陌葉愣在座椅上,回神過來時撞豆腐的心都有.

阿蘭若喜著紅衣,便是這麼個不吉利的日子也是一身大紅,偏偏容貌生得偏冷,旁的人穿紅就顯得喜慶,她穿紅愣是穿出冷清來.但即便冷清,這個色兒也夠顯眼.羽翼拍過長空時,連正和白額虎打得不可開交的神官都分神望了一望.

照凡界的戲路來演,此等危急時刻,翩翩佳人與翩翩公子這麼一對望,定然望出來幾分情意,望出從今後上天入地的糾葛.但可歎此番這個戲本並非一套尋常戲路,公子望著佳人時,佳人正引弓搭箭,目沉似水地望著狂怒的白額雙翼虎.雙箭如流矢,穿透狂風正中白額虎雙目,猛虎痛嘶一聲,攻勢瞬間沒了方向.不過這是頭用兵器殺不死的虎,此舉也不過是為找到法門多爭一時半刻罷了.

狂風迷眼,虎聲陣陣,少女離地數尺虛浮于半空中,俯身看著玄衣的神官,貼得有些近:"她背叛了你,你卻還要救她?"

青年臉上是天生的冷倨,微微蹙眉:"她是我未婚的妻子,一起長大的妹妹,即使做錯了事,有一線生機,又如何能不救?"

少女愣了愣,眼中透出笑意:"你說得很好."輕聲道,"你還記得嗎?雖然不同你和橘諾一起長大,我也是你的妹妹,你小時候說過我很髒,被蛇養大,啃腐殖草皮,身體里流的東西不乾淨.我送過你生辰賀禮,被你扔了."年輕的神官長有片刻沉默:"我記得你,相里阿蘭若."

少女彎了彎嘴角,突然貼近他的耳廓:"我猜,你還沒有找出將白額虎關回去的法門?"

猛虎似乎終于適應了眼盲的疼痛,懂得聽音辨位,狂吼一聲,利爪掃來.青年攬住浮空的少女緊退數步,方立穩時卻見少女指間憑空變出一截斷裂的刀刃,長袖揚起,趁勢握住他的左手十指交纏,刀刃同時刺破兩人手掌,鮮血湧出.

青年的神情微震,兩人幾乎是憑本能躲避猛虎的攻勢,十指仍交纏緊握,騰挪之間,少女直直看著他的眼睛,神情淡定地含著笑:"世說神官之血有化汙淨穢之能,今日承神官大人的恩澤,不知我的血是不是會乾淨許多?"兩人的血混在一處,順著相合的掌心蜿蜒而下,血腥氣飄散在空中,

青年神色不明,卻並沒有抽回自己的手:"激怒我有什麼意思?你並非這種時刻計較這種事情的人."

少女目光蕩在周圍,漫不經心:"白活了這麼多年,我都不知道原來我不是這種人."瞄見此時二人已閃避至端立的長刀附近,神情一肅,順著風勢一掌將青年推開,續足力道朝著長刀振翼而去.青年亦振開羽翼急速追上去,卻被刀身忽然爆出的紅光阻擋在外.

紅光中少女方才刺破的右手穩穩握在聖刀的刀刃上,舊傷添新傷,鮮血朝著刀身源源不斷湧入.白額虎忽然住了攻勢,饜足地低嘯一聲.少女臉色蒼白,面上卻露出戲謔,朝著突然乖順的猛虎道:"乖,這些血也夠你喝一陣了,貪玩也要有個度,快回來."猛虎搖頭擺尾,果然漸沒入刀身,因吸入的血中還含有神官化汙淨穢之血,靈力十足,一入刀身便被封印.紅光消逝,猛虎快攻時縈繞刀身的黑氣也消隱不見,端立的聖刀仿佛失了支撐,頹然倒下.

橘諾顛顛倒倒躲在沉曄身後,沉曄瞧著橫臥于地的長刀,阿蘭若從長刀後頭轉到前面來,蹣跚了一步,沒事兒人一樣撐住,隨手撕下一條袖邊,將傷得見骨的右手隨意一纏,打了個結.

觀刑台上諸位撿起掉了一地的下巴,看樣子關于這精彩的變故著實有滿腹言語想要傾訴,但為人臣子講究一個孝順,不得不顧及上君的怒火,壓抑住這種熱情.

上君明面上一副高深莫測,內里估摸快氣暈了.他想宰橘諾不是一天兩天,終于得償夙願,誤打誤撞沉曄卻來劫法場.他估摸對白額虎寄予厚望,望它能一並把沉曄也宰了,神官長替九重天履監察上君之職,沉曄為人過于傲岸又剛直,也是他心中一根刺,孰料半途卻殺出個阿蘭若,真是什麼樣的運氣.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待要何去何從,諸位此時自然要等候上君的發落.


上君寒著臉色,威嚴地一掃刑台,啟開尊口下出一個深思熟慮的結論.

橘諾公主死罪既逃,活罪卻不可免,罰出宗室貶為庶民,永不得入王都.神官長沉曄救人雖未違祖法,卻是本著私情,擔著監察之職,事及自身卻徇私至此,有辱聖職,即日向九天回稟,將其驅逐出歧南神宮,亦貶為一介庶民永不得入王都.至于阿蘭若,身為一個公主光天化日下大鬧刑場有失體統,判一個罰俸思過.

上君慮得周全,倘哪天王宮中死了個公主抑或神宮里死了個神官長,著實是樁天大的事.但族里若莫名死了兩個庶民,卻實在不足為道.不死已是大幸,橘諾最後一次照著公主的做派拜了個大禮,沉曄垂著眼睫面上沒有什麼表情,阿蘭若卻向著上君,臉上含著一個戲謔:"今日女兒為了姐妹親情如此英勇,原本還指望得父君一聲贊,這個俸祿罰得卻沒道理."不及上君道一聲放肆,又道,"再則關乎神官長大人,前幾日息澤傳給女兒一封信,信里頭請神官長大人打一面琉璃鏡,待九天仙使到谷中來時,好托帶給天上的太子殿下做生辰禮.說起來這也是他不像話,早先去天上面見聖顏時,同太子殿下吹噓過一兩句沉曄大人制鏡的本領,卻不想就此被太子殿下放在了心上."無奈狀道,"息澤令我將沉曄大人請入府中潛心制鏡,但此番父君既令他永不得入王都,父君的聖令自然一等一威嚴不可違背,但夫訓也是不可違的一件事,所以我也有些疑惑,是不是將府邸搬到王都外頭去好些?還有些疑惑,搬府這個錢從哪里出好些?"

上君揉著額角道:"息澤愛卿果真有來信?信在何處?"

阿蘭若面不改色道:"果真有來信,但這個信此時卻沒在身上,不過來信時師父他老人家也在,"瞟了眼上君座旁,"母妃也恰過來探看我,他們都瞧見了.因信里頭提了幾句制琉璃鏡有些材料需我備好,我不大懂,還將信遞給師父請他指教過兩句."

上君目光如炬向蘇陌葉,倒血黴的陌少抽搐著嘴角點了點頭:"正是,但我並非比翼鳥族,有些材料亦不大懂,就將信又遞給君後請她瞧了瞧."

君後救侄兒心切,亦點了點頭.

上君沉思半晌,判為國庫著想,阿蘭若無須遷府,沉曄以戴罪之身入阿蘭若府制鏡,鏡未成不得出府,鏡成須即刻離都.

這個事情,就這麼了了.

曲終收場,侍衛們寬容,未即刻收押橘諾,容她跪在地上幫沉曄清理傷口.靈梳台上空空蕩蕩,紅衣的少女沒有離開的意思,面色是失血過多的蒼白,卻悠閑地溜達著步子走過去,半蹲在一對苦命鴛鴦跟前,和橘諾四目相對.

半晌,咧出個冷意十足的諷笑:"真是對可歎又可敬的未婚夫妻.不過,從今天開始,你們沒什麼關系了,記得要離他遠些."將受傷的右手搭在沉曄的肩上,"他是我救回來的,就是我的了."

橘諾含淚恨聲:"沉曄不是你的,我自知如今配不上他,但你也不配."靈梳台巍峨在上,陣風散後台邊聚起幾朵翩翩的浮云,紅衣少女像是心情愉快,踱步到台沿,伸手握進云中:"世間事飄忽不定者多,萬事隨心,隨不了心者便隨緣,隨不了緣者便隨時勢.你看,如今這個時勢,是在何處呢?"

神官原本沉淡的眸色中,有一些東西緩慢凍結,狀似寒冰.

茶涼故事停,瞧得出回憶阿蘭若一次就讓陌少他傷一次.

鳳九識大體地替陌少換上一盞新茶,待其緩過神來,委婉地拈出心中一個疑問:"情這個東西,譬如天上的子母樹一樹生百果,我自曉得個個該有個個的不同.但阿蘭若此時既已嫁了息澤,對沉曄生出的這個情果,是否有些不妥當?"她近日同息澤處得多些,自覺算個熟人,難免為息澤抱一抱屈.

陌少道:"她同息澤與其說是夫妻,不如說一對忘年友.比翼鳥這些地仙,在我們看來朝生夕死何其的脆弱,似乎更耽于享樂,但息澤卻比谷外的些許神仙還要無欲無求些,他對阿蘭若,倒比我更擔得上師父這個名頭."鳳九一言不發了半日,道:"你說的是那位……前頭和橘諾嫦棣各有糾纏,近日不曉得為何又對我頗有示好的……息澤神君?"

陌少咳嗽一聲道:"這個嘛,此地既是被重造出來的,興許出了一些差錯,令神君他性情變化了一二也說不准,咳,從前……從前息澤神君他確然最是無欲無求的."

鳳九忍住了問陌少一句有無法子可將神君他變回從前那個性情,將話題轉到一樁她更為好奇之事上,道:"既然阿蘭若和沉曄後來有許多糾纏,那時她救了他,他是不是有點喜歡上她了?"

蘇陌葉遠目窗外:"比翼鳥一族將貞潔兩個字看得重,傾畫夫人一身侍二夫,沉曄其實不贊同,三姐妹間只橘諾一人得他偶爾青眼,傾畫改嫁給上君後生下的阿蘭若和嫦棣,他都看不太上,其中又尤數阿蘭若排在他最看不上的名冊之首."

鳳九訝道:"但是她救了他,這不是一種需以身相報的大恩嗎?"

陌少冷道:"沉曄冷淡自傲,在他看來,他從前瞧不起阿蘭若,辱了她,她將他要到府中如同要一件玩物,不過是要囚禁報複他罷了,說他因感激而喜歡她,不如說他那時其實有些恨她."良久,又道,"我有時想起阿蘭若的那句話,無論為仙為人,需隨心隨緣隨勢,她將此語參悟得透徹,但她的心或許在沉曄那里,緣和勢,卻並不在沉曄那里."

一席話聽得鳳九頗唏噓.但雙翼白額虎自誕生日起,向來以執著聞名,一旦出刀,不飲夠伏刑人的血絕不善罷甘休,雖然祖宗有赦免的法度,且半途劫刑的不在少數,但這麼萬兒千年的,還沒有一個人能真正逃脫白額虎的兩排利齒.若說方才英雄的利劍將它逼退了些許,這頭虎卻也不至于這樣膿包,蓄好時力再行掙脫出刀,是頃刻的事.


有勇有謀的英雄能不能救得美人歸,還須講個時運.

陰風蕭蕭,玄衣的神官長袖一揮利劍已轉回手中,白額虎再次越刀而出,橘諾木木呆呆,被推到角落,座上上君撚須沉默,觀刑台上的諸位卻像是個個打了雞血般瞧著刑台一派精神抖擻.

青年與猛虎僵持纏斗,劍光凜冽羽翼紛飛,難分高下各有負傷,打得著實精彩,也很有看頭.但白額虎生于戾氣,虎相只是一種化形罷了,添在它身上的傷遠不及看上去嚴重,與之一比,倒是神官落了下乘,不過招招式式間仍然氣度十足,不落歧南神宮的高華派頭.

阿蘭若歪靠在座椅中向她師父道:"既要在刀劍中好好應付這頭白額畜生,又要凝力尋找將它關回去的法門,沉曄他一人這麼單打獨斗,未免有些艱難."

蘇陌葉轉著茶盅笑:"法門不是沒有,白額虎嗜血,橘諾若肯主動讓那畜生飲一半生血,沉曄再以靈力全力相封,大約還掙得出一兩分生機.不過既然橘諾有孕在身,失一半生血,怕是難以保命."漫不經心敲著杯沿道,"你同橘諾一個娘胎出來,自然生血也差不多,不過你若心生同情想幫他們,我看還是免了罷,一來得罪你父親,讓他老人家不高興,二來台上那位神官大人,可一向忌諱你是蛇窩里長大的,怕並不想承你這個恩惠."

阿蘭若頷首一笑,恍然了悟:"哦?原來做這個事還能讓父親他不高興?那真是不做都不行了."

未及蘇陌葉抬手阻攔,雪白的羽翼瞬然展開,眨眼間已飛向濃云密布的靈梳台.蘇陌葉愣在座椅上,回神過來時撞豆腐的心都有.

阿蘭若喜著紅衣,便是這麼個不吉利的日子也是一身大紅,偏偏容貌生得偏冷,旁的人穿紅就顯得喜慶,她穿紅愣是穿出冷清來.但即便冷清,這個色兒也夠顯眼.羽翼拍過長空時,連正和白額虎打得不可開交的神官都分神望了一望.

照凡界的戲路來演,此等危急時刻,翩翩佳人與翩翩公子這麼一對望,定然望出來幾分情意,望出從今後上天入地的糾葛.但可歎此番這個戲本並非一套尋常戲路,公子望著佳人時,佳人正引弓搭箭,目沉似水地望著狂怒的白額雙翼虎.雙箭如流矢,穿透狂風正中白額虎雙目,猛虎痛嘶一聲,攻勢瞬間沒了方向.不過這是頭用兵器殺不死的虎,此舉也不過是為找到法門多爭一時半刻罷了.

狂風迷眼,虎聲陣陣,少女離地數尺虛浮于半空中,俯身看著玄衣的神官,貼得有些近:"她背叛了你,你卻還要救她?"

青年臉上是天生的冷倨,微微蹙眉:"她是我未婚的妻子,一起長大的妹妹,即使做錯了事,有一線生機,又如何能不救?"

少女愣了愣,眼中透出笑意:"你說得很好."輕聲道,"你還記得嗎?雖然不同你和橘諾一起長大,我也是你的妹妹,你小時候說過我很髒,被蛇養大,啃腐殖草皮,身體里流的東西不乾淨.我送過你生辰賀禮,被你扔了."年輕的神官長有片刻沉默:"我記得你,相里阿蘭若."

少女彎了彎嘴角,突然貼近他的耳廓:"我猜,你還沒有找出將白額虎關回去的法門?"

猛虎似乎終于適應了眼盲的疼痛,懂得聽音辨位,狂吼一聲,利爪掃來.青年攬住浮空的少女緊退數步,方立穩時卻見少女指間憑空變出一截斷裂的刀刃,長袖揚起,趁勢握住他的左手十指交纏,刀刃同時刺破兩人手掌,鮮血湧出.

青年的神情微震,兩人幾乎是憑本能躲避猛虎的攻勢,十指仍交纏緊握,騰挪之間,少女直直看著他的眼睛,神情淡定地含著笑:"世說神官之血有化汙淨穢之能,今日承神官大人的恩澤,不知我的血是不是會乾淨許多?"兩人的血混在一處,順著相合的掌心蜿蜒而下,血腥氣飄散在空中,

青年神色不明,卻並沒有抽回自己的手:"激怒我有什麼意思?你並非這種時刻計較這種事情的人."

少女目光蕩在周圍,漫不經心:"白活了這麼多年,我都不知道原來我不是這種人."瞄見此時二人已閃避至端立的長刀附近,神情一肅,順著風勢一掌將青年推開,續足力道朝著長刀振翼而去.青年亦振開羽翼急速追上去,卻被刀身忽然爆出的紅光阻擋在外.

紅光中少女方才刺破的右手穩穩握在聖刀的刀刃上,舊傷添新傷,鮮血朝著刀身源源不斷湧入.白額虎忽然住了攻勢,饜足地低嘯一聲.少女臉色蒼白,面上卻露出戲謔,朝著突然乖順的猛虎道:"乖,這些血也夠你喝一陣了,貪玩也要有個度,快回來."猛虎搖頭擺尾,果然漸沒入刀身,因吸入的血中還含有神官化汙淨穢之血,靈力十足,一入刀身便被封印.紅光消逝,猛虎快攻時縈繞刀身的黑氣也消隱不見,端立的聖刀仿佛失了支撐,頹然倒下.

橘諾顛顛倒倒躲在沉曄身後,沉曄瞧著橫臥于地的長刀,阿蘭若從長刀後頭轉到前面來,蹣跚了一步,沒事兒人一樣撐住,隨手撕下一條袖邊,將傷得見骨的右手隨意一纏,打了個結.

觀刑台上諸位撿起掉了一地的下巴,看樣子關于這精彩的變故著實有滿腹言語想要傾訴,但為人臣子講究一個孝順,不得不顧及上君的怒火,壓抑住這種熱情.

上君明面上一副高深莫測,內里估摸快氣暈了.他想宰橘諾不是一天兩天,終于得償夙願,誤打誤撞沉曄卻來劫法場.他估摸對白額虎寄予厚望,望它能一並把沉曄也宰了,神官長替九重天履監察上君之職,沉曄為人過于傲岸又剛直,也是他心中一根刺,孰料半途卻殺出個阿蘭若,真是什麼樣的運氣.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待要何去何從,諸位此時自然要等候上君的發落.


上君寒著臉色,威嚴地一掃刑台,啟開尊口下出一個深思熟慮的結論.

橘諾公主死罪既逃,活罪卻不可免,罰出宗室貶為庶民,永不得入王都.神官長沉曄救人雖未違祖法,卻是本著私情,擔著監察之職,事及自身卻徇私至此,有辱聖職,即日向九天回稟,將其驅逐出歧南神宮,亦貶為一介庶民永不得入王都.至于阿蘭若,身為一個公主光天化日下大鬧刑場有失體統,判一個罰俸思過.

上君慮得周全,倘哪天王宮中死了個公主抑或神宮里死了個神官長,著實是樁天大的事.但族里若莫名死了兩個庶民,卻實在不足為道.不死已是大幸,橘諾最後一次照著公主的做派拜了個大禮,沉曄垂著眼睫面上沒有什麼表情,阿蘭若卻向著上君,臉上含著一個戲謔:"今日女兒為了姐妹親情如此英勇,原本還指望得父君一聲贊,這個俸祿罰得卻沒道理."不及上君道一聲放肆,又道,"再則關乎神官長大人,前幾日息澤傳給女兒一封信,信里頭請神官長大人打一面琉璃鏡,待九天仙使到谷中來時,好托帶給天上的太子殿下做生辰禮.說起來這也是他不像話,早先去天上面見聖顏時,同太子殿下吹噓過一兩句沉曄大人制鏡的本領,卻不想就此被太子殿下放在了心上."無奈狀道,"息澤令我將沉曄大人請入府中潛心制鏡,但此番父君既令他永不得入王都,父君的聖令自然一等一威嚴不可違背,但夫訓也是不可違的一件事,所以我也有些疑惑,是不是將府邸搬到王都外頭去好些?還有些疑惑,搬府這個錢從哪里出好些?"

上君揉著額角道:"息澤愛卿果真有來信?信在何處?"

阿蘭若面不改色道:"果真有來信,但這個信此時卻沒在身上,不過來信時師父他老人家也在,"瞟了眼上君座旁,"母妃也恰過來探看我,他們都瞧見了.因信里頭提了幾句制琉璃鏡有些材料需我備好,我不大懂,還將信遞給師父請他指教過兩句."

上君目光如炬向蘇陌葉,倒血黴的陌少抽搐著嘴角點了點頭:"正是,但我並非比翼鳥族,有些材料亦不大懂,就將信又遞給君後請她瞧了瞧."

君後救侄兒心切,亦點了點頭.

上君沉思半晌,判為國庫著想,阿蘭若無須遷府,沉曄以戴罪之身入阿蘭若府制鏡,鏡未成不得出府,鏡成須即刻離都.

這個事情,就這麼了了.

曲終收場,侍衛們寬容,未即刻收押橘諾,容她跪在地上幫沉曄清理傷口.靈梳台上空空蕩蕩,紅衣的少女沒有離開的意思,面色是失血過多的蒼白,卻悠閑地溜達著步子走過去,半蹲在一對苦命鴛鴦跟前,和橘諾四目相對.

半晌,咧出個冷意十足的諷笑:"真是對可歎又可敬的未婚夫妻.不過,從今天開始,你們沒什麼關系了,記得要離他遠些."將受傷的右手搭在沉曄的肩上,"他是我救回來的,就是我的了."

橘諾含淚恨聲:"沉曄不是你的,我自知如今配不上他,但你也不配."靈梳台巍峨在上,陣風散後台邊聚起幾朵翩翩的浮云,紅衣少女像是心情愉快,踱步到台沿,伸手握進云中:"世間事飄忽不定者多,萬事隨心,隨不了心者便隨緣,隨不了緣者便隨時勢.你看,如今這個時勢,是在何處呢?"

神官原本沉淡的眸色中,有一些東西緩慢凍結,狀似寒冰.

茶涼故事停,瞧得出回憶阿蘭若一次就讓陌少他傷一次.

鳳九識大體地替陌少換上一盞新茶,待其緩過神來,委婉地拈出心中一個疑問:"情這個東西,譬如天上的子母樹一樹生百果,我自曉得個個該有個個的不同.但阿蘭若此時既已嫁了息澤,對沉曄生出的這個情果,是否有些不妥當?"她近日同息澤處得多些,自覺算個熟人,難免為息澤抱一抱屈.

陌少道:"她同息澤與其說是夫妻,不如說一對忘年友.比翼鳥這些地仙,在我們看來朝生夕死何其的脆弱,似乎更耽于享樂,但息澤卻比谷外的些許神仙還要無欲無求些,他對阿蘭若,倒比我更擔得上師父這個名頭."鳳九一言不發了半日,道:"你說的是那位……前頭和橘諾嫦棣各有糾纏,近日不曉得為何又對我頗有示好的……息澤神君?"

陌少咳嗽一聲道:"這個嘛,此地既是被重造出來的,興許出了一些差錯,令神君他性情變化了一二也說不准,咳,從前……從前息澤神君他確然最是無欲無求的."

鳳九忍住了問陌少一句有無法子可將神君他變回從前那個性情,將話題轉到一樁她更為好奇之事上,道:"既然阿蘭若和沉曄後來有許多糾纏,那時她救了他,他是不是有點喜歡上她了?"

蘇陌葉遠目窗外:"比翼鳥一族將貞潔兩個字看得重,傾畫夫人一身侍二夫,沉曄其實不贊同,三姐妹間只橘諾一人得他偶爾青眼,傾畫改嫁給上君後生下的阿蘭若和嫦棣,他都看不太上,其中又尤數阿蘭若排在他最看不上的名冊之首."

鳳九訝道:"但是她救了他,這不是一種需以身相報的大恩嗎?"

陌少冷道:"沉曄冷淡自傲,在他看來,他從前瞧不起阿蘭若,辱了她,她將他要到府中如同要一件玩物,不過是要囚禁報複他罷了,說他因感激而喜歡她,不如說他那時其實有些恨她."良久,又道,"我有時想起阿蘭若的那句話,無論為仙為人,需隨心隨緣隨勢,她將此語參悟得透徹,但她的心或許在沉曄那里,緣和勢,卻並不在沉曄那里."

一席話聽得鳳九頗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