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鳳九卻始終無法明白,阿蘭若最後那個笑是在想著什麼.

從這段記憶中出來,面前竟又立著那面大雪鑄成的長鏡,鳳九伸手推開鏡面,驀地眼前一黑,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覺得,這下,自己總算是要真的暈過去了罷,早這麼暈過去多好.

王都的花,比之南邊觀塵宮的茶花,花期一向晚些.

賞過觀塵宮的茶花,轉悠回王都,正是晚櫻玉蘭之類斗豔的時節,滿大街錦繡的花團,看著就挺喜人.

這一派大好的春光,卻並未將鳳九的情操陶冶得高尚,她自打回到王宮,閉門不出,一直在琢磨著如何將橘諾嫦棣兩姊妹坑回去.

九曲籠中嫦棣同她結了大梁子,尚未等她蓄養好精神,橘諾又摻進來一腳給她下了相思引.

她長得這麼大,頭一回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坑成了個同花順,自尊心頗受了些打擊.

兩位公主一直被上君軟禁著,不說罰,也不說不罰.鳳九琢磨,照上君對嫦棣的寵愛,估摸關個幾天此事也就罷了.但明顯她不能作罷,她得候著她們被放出來時再將她們關進去.

這個打算倒是有胸懷也有骨氣,她眼巴巴數著手指頭等了數日,可最終,卻等了個未遂.

三月二十七,宮中輾轉傳出一個消息,說橘諾公主不守閨訓,與人私通,懷下孽子,大辱宗室,已判削首之刑,功德譜中永除仙名,近日便要行刑.

關于嫦棣,明面上雖沒有聽說什麼,但從內帷里也隱約傳出幾句私話,說是嫦棣公主因前幾日打碎了上君鍾愛的一盞明燈,被上君流放去了一處荒涼地界思過自省.

鳳九得知此事,有些傻眼.

橘諾未婚有孕,肚子里的孩子竟還頗受上君,君後的看重,她起先亦有些疑惑,心道區區一個比翼鳥族,民風難道敢比他們青丘更曠達不成?後來問了蘇陌葉,才曉得原來橘諾這個孩子懷得不一般,乃是懷的比翼鳥族下一任神官長.曆代神官長皆是未婚少女感天地之靈而結孕,這也是為甚橘諾未嫁人就敢懷個胎還懷得理直氣壯,且還能請動息澤神君下山特地調養她的緣故.鳳九猶記得當日自己還感歎了兩句橘諾的好運氣,但今日,怎的又說她腹中這個孩子是與人私通?

正要差人去打探,茶茶卻將蘇陌葉引進了屋中.

自相思引之事後,為了避嫌,陌少其實已很少單獨找她議事,今日來得這樣突然,可見是有不得已的急事.

果然今日陌少不如平日淡定,少了許多迂回做派,手中的溫茶只潤了潤喉嚨,已開門見山道:"月前我曾說,有幾樁決定阿蘭若終局的大事情,需請你幫忙同她做個一樣的抉擇,這話你可還記得?"

鳳九捏著個杯兒點頭.

陌少沉吟:"第一樁事,已經來了."

鳳九嗯了一聲提起精神.

陌少蹙眉道:"這樁事,或許你做起來不甘,但此時需以大局為重."

看著她,低聲道,"救一救橘諾."

鳳九猛地睜大了眼睛.

鳳九其人,其實很有青丘的風骨,你敬她一分,她便敬你十分,你辱她

一分,雖不至于十倍奉還,到頭來送回到你身上的,擠巴擠巴也得是個整數.

青丘之國九尾狐一族奉行的美德,從來沒有什麼不明不白的寬容,也沒有什麼不清不楚的饒恕.更別提此番這樣的以德報怨.

陌少生了顆全西海最聰明的腦子,在同輩的神仙中是數一數二的精于算計.阿蘭若這個事情上,他精于算計地發現,照著這一世諸事的進展,如同從前一般,上君將橘諾斥上刑台問斬,乃是早晚之事.他精于算計地思忖,從前乃是君後處置人處置得不妥帖,方漏了個把柄,導致橘諾懷胎的真相終有一日東窗事發.他精于算計地打算,此次只需將這個事發的由頭往後挪一挪,給鳳九足夠的時間讓她同橘諾嫦棣先了斷私怨,之後橘諾再被推上刑台,他請鳳九兌現諾言勉力一救,以她爽朗不拘的性子,此事可成哉.

但陌少千算萬算,卻算漏了東華帝君.

他記得從前橘諾懷胎之事敗露是在四月十七,可宮中此次傳出的消息,卻早了整二十日.當是時,他腦中一瞬閃過的,竟是帝君在小廚房中平平靜靜地同他所說的利落二字.

他到此時,方曉得帝君說的利落是個什麼意思.

帝君怕是早已曉得比翼鳥這一輩王室的秘辛.

四海之內,大荒之中,有權力,有女人,有紛爭,就有秘辛.每個王室,都有那麼一段秘辛.比翼鳥一族的秘辛算不得多麼新鮮,相關也無非就是那麼兩件,王位和女人.


這段糾結的往事,說起來其實挺簡單,傳如今的上君相里闋的王位是弑兄而來,寵愛的君後傾畫夫人,其實是從親大哥手中搶過來的嫂子.

傳說里傾畫夫人當年也很貞烈,本欲以死殉夫,但因肚子里頭懷了橘諾,相里闋愛她心切,言她不死便允她留下大哥的骨血,她才這麼活了下來.

傾畫如願生下橘諾,寶貝一般養著.再後來生下相里闋的骨肉阿蘭若,卻因她當日深恨相里闋,孩子剛落地便親手扔進了蛇窩.這也是阿蘭若的一段可憐身世.

留下橘諾,是當年相里闋萬不得已用的一個下策.眼看少女一日日出落得美麗聰穎,更是紮在他心中的一根長刺.相里闋早已有心拔掉她,無奈傾畫夫人護得周全.

後頭的事情,論來也是橘諾自己不爭氣,同教她習字的夫子有了私情,懷了身孕.比翼鳥一族體質殊異,懷胎不易,墮胎更不易,動輒橫尸兩命.墮胎是死,這個事被相里闋曉得也是死,為了保下前夫唯一的血脈,傾畫夫人別無他法,輾轉思忖後,終于撒下這個彌天大謊.

蘇陌葉歎了口氣.這些過往都實實在在發生過,遮掩過往的木盒子再結實也未免透風,有形有影的事情,帝君想要曉得,自然就有法子可以曉得.

雖然瞧著帝君日日一副種樹釣魚的不問世事樣兒,但聽過這位天地共主執掌六界時的嚴謹鐵血,他自然不信帝君墮入此境後果真諸事不問.見微知著,睹始知終,這才是帝君.帝君他當日在小廚房中說出利落二字時,怕已是在心中鋪墊好了今日的終局.

蘇陌葉盯著杯中碧綠的茶湯犯神,橘諾絕不能死,倘若死了,後頭什麼戲也唱不成.既然這一次是帝君做主將橘諾的事晾在了上君跟前,是帝君他老人家要借相里闋這把刀懲治橘諾,若旁的人將橘諾救出來,豈不是等同于與帝君為敵?

果然無論如何,還是只能靠鳳九出這個頭啊.

陌少神思轉回來時,正瞧見鳳九眼睜睜直盯著自己,眉間糾結成個川字,話中間疑惑道:"阿蘭若雖然不如我折騰,但從前同橘諾結的梁子也不算輕,為何她當此關頭卻要救橘諾一命,這個理我想不順.今日你若能說通我,我就全聽你的,你若說不通我,我就還要想一想."

陌少欣慰她居然也曉得自己折騰,撈過一個趁手的圓凳落座,又給自己續了半杯茶,擺出一個長談的架勢方道:"阿蘭若當初要救的,並不是橘諾,而是沉曄."又問她道,"阿蘭若同沉曄,你曉得多少?"

鳳九比出一個小手指來,大拇指抵著小手指的指尖給陌少看:"曉得這麼一丟丟."

陌少手撫茶杯,良久道:"我可以再給你講一丟丟."

世間之事,最無奈不過四個字,如果當初.

陌少的這段回憶中,"當初"是若干年前的四月二十七,刑台上橘諾行刑.

"如果",是那時他領著阿蘭若前去台前觀刑.

凡人在詩歌中吟詠四月時,免不了含些芳菲凋零的離愁,生死相隔的別緒,借司命的話說,乃是四月主殺.

梵音谷雖同紅塵濁世相離得甚遠,這一年的四月,卻也籠了許多的殺伐之氣.先是宗學里處決了一位教大公主習字的先生,再是王宮中了結了幾個伺候大公主的宮奴.未幾日,大公主本人,竟也被判上了靈梳台問斬.

身上擔了兩條重罪,一條欺君罔上,一條未婚私通.

大公主是誰的種,曉得此事的宗親們許多年來雖閉口不言,此時到底要在心中推一推,這是否又是上君的一則雷霆手段?不明就里之人,則是一邊惱怒著大公主的不守禮知恥,一邊齊拱手稱贊上君的法度嚴明.這樁事做得相里闋面子里子都掙得一個好字.

到底是公主問斬,即便不是什麼光彩事,也需錄入卷宗史冊.為後世筆墨間寫得好看些,刑官拔淨一把山羊胡,在里頭做足了學問.觀刑之人有講究,皆是宗親;處刑之地有講究,神宮跟前靈梳台;連行刑的劊子手都有講究,皆是從三代以上的劊子手世家海選而來.

這樣細致周到的斬刑,他們西海再捎帶上一個九重天都比不上,蘇陌葉深以為難得,行刑當日,興致盎然地揣了包瓜子捎領著阿蘭若在觀刑台上占了個頭排.

他本著一顆看熱鬧的心,阿蘭若卻面色肅然,手中握著一本往生的經文,倒像是正經來送這個素來不和的姊姊最後一程.

行刑的靈梳台本是神官祈福的高台,輕飄飄懸著,後頭略高處襯著一座虛浮于半空中的神殿,傳出佛音陣陣,有些縹緲仙境的意思,正是歧南神宮.

風中有山花香,天上有小云彩,橘諾一身白衣立在靈梳台上,不像個受刑之人,倒像個絕色的舞姬將在云台之上獻舞,肩頭擔的罪名雖然落魄,臉上的神色到底還有幾分王家體度.觀刑台上諸位列座,兩列劊子手抵著時辰抬出柄三人長的大刀,刀中隱現猛虎咆哮之聲.此刀乃是刑司的聖物,以被斬之人的腕血開刀,放出護刀的雙翼白額虎,吞吃被斬之人的血肉生魂,並將魂魄困于刀中若干年不得往生.筆頭上雖也是斬刑兩個字,這卻又是和凡界砍人腦袋的斬刑有所不同.

大刀豎立,橘諾的腕血祭上刀身的一刻,四圍小風立時變作接地狂風,虎嘯陣陣,明晃晃的刀身上呈映出清晰的虎相.眼看烏云起日光隱,猙獰的虎頭已掙脫刀刃,橘諾煞白著一張臉搖搖欲墜,白光一閃,利劍破空之聲卻清晰灌入耳中.

聲音盡頭處,一柄長劍沒入巨大虎頭七寸許,利落地將白額虎逼入刀身.英雄救美這出戲,怎麼演,都是出好戲,都不嫌過時.

天幕處陰影沉沉,狂風四揭,受傷的猛虎在刀刃中重重喘息.變色的風云後,卻見緊閉的歧南神宮宮門突然吱呀大開.

黑色的羽翼在靈梳台上投下稀薄淡影,年輕的神官長在台上站定,臉上是最冷淡疏離的表情,身後的羽翼尚來不及收回,卻將瑟瑟發抖的橘諾攔在身後,遙遙望及觀刑台上上君的尊位,聲音清晰而克制:"臣舊時研論刑書,探及聖刀裁刑的篇章,言聖刀既出,倘伏刑人在生魂離散前將刀中虎鎖回,便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論伏刑人肩負如何重罪,皆可赦免她的死罪.上君聖明,不知今日橘諾公主此刑,是否依然可照此法度研判?"救美的英雄並不魯莽,有勇有謀,有進有退.上君寒著臉色點了個頭.

刑書中的法度是祖宗定下的法度,在此見證的都是宗親,當著諸位愛卿的面,上君自然不能說出一個不字.鳳九卻始終無法明白,阿蘭若最後那個笑是在想著什麼.


從這段記憶中出來,面前竟又立著那面大雪鑄成的長鏡,鳳九伸手推開鏡面,驀地眼前一黑,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覺得,這下,自己總算是要真的暈過去了罷,早這麼暈過去多好.

王都的花,比之南邊觀塵宮的茶花,花期一向晚些.

賞過觀塵宮的茶花,轉悠回王都,正是晚櫻玉蘭之類斗豔的時節,滿大街錦繡的花團,看著就挺喜人.

這一派大好的春光,卻並未將鳳九的情操陶冶得高尚,她自打回到王宮,閉門不出,一直在琢磨著如何將橘諾嫦棣兩姊妹坑回去.

九曲籠中嫦棣同她結了大梁子,尚未等她蓄養好精神,橘諾又摻進來一腳給她下了相思引.

她長得這麼大,頭一回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坑成了個同花順,自尊心頗受了些打擊.

兩位公主一直被上君軟禁著,不說罰,也不說不罰.鳳九琢磨,照上君對嫦棣的寵愛,估摸關個幾天此事也就罷了.但明顯她不能作罷,她得候著她們被放出來時再將她們關進去.

這個打算倒是有胸懷也有骨氣,她眼巴巴數著手指頭等了數日,可最終,卻等了個未遂.

三月二十七,宮中輾轉傳出一個消息,說橘諾公主不守閨訓,與人私通,懷下孽子,大辱宗室,已判削首之刑,功德譜中永除仙名,近日便要行刑.

關于嫦棣,明面上雖沒有聽說什麼,但從內帷里也隱約傳出幾句私話,說是嫦棣公主因前幾日打碎了上君鍾愛的一盞明燈,被上君流放去了一處荒涼地界思過自省.

鳳九得知此事,有些傻眼.

橘諾未婚有孕,肚子里的孩子竟還頗受上君,君後的看重,她起先亦有些疑惑,心道區區一個比翼鳥族,民風難道敢比他們青丘更曠達不成?後來問了蘇陌葉,才曉得原來橘諾這個孩子懷得不一般,乃是懷的比翼鳥族下一任神官長.曆代神官長皆是未婚少女感天地之靈而結孕,這也是為甚橘諾未嫁人就敢懷個胎還懷得理直氣壯,且還能請動息澤神君下山特地調養她的緣故.鳳九猶記得當日自己還感歎了兩句橘諾的好運氣,但今日,怎的又說她腹中這個孩子是與人私通?

正要差人去打探,茶茶卻將蘇陌葉引進了屋中.

自相思引之事後,為了避嫌,陌少其實已很少單獨找她議事,今日來得這樣突然,可見是有不得已的急事.

果然今日陌少不如平日淡定,少了許多迂回做派,手中的溫茶只潤了潤喉嚨,已開門見山道:"月前我曾說,有幾樁決定阿蘭若終局的大事情,需請你幫忙同她做個一樣的抉擇,這話你可還記得?"

鳳九捏著個杯兒點頭.

陌少沉吟:"第一樁事,已經來了."

鳳九嗯了一聲提起精神.

陌少蹙眉道:"這樁事,或許你做起來不甘,但此時需以大局為重."

看著她,低聲道,"救一救橘諾."

鳳九猛地睜大了眼睛.

鳳九其人,其實很有青丘的風骨,你敬她一分,她便敬你十分,你辱她

一分,雖不至于十倍奉還,到頭來送回到你身上的,擠巴擠巴也得是個整數.

青丘之國九尾狐一族奉行的美德,從來沒有什麼不明不白的寬容,也沒有什麼不清不楚的饒恕.更別提此番這樣的以德報怨.

陌少生了顆全西海最聰明的腦子,在同輩的神仙中是數一數二的精于算計.阿蘭若這個事情上,他精于算計地發現,照著這一世諸事的進展,如同從前一般,上君將橘諾斥上刑台問斬,乃是早晚之事.他精于算計地思忖,從前乃是君後處置人處置得不妥帖,方漏了個把柄,導致橘諾懷胎的真相終有一日東窗事發.他精于算計地打算,此次只需將這個事發的由頭往後挪一挪,給鳳九足夠的時間讓她同橘諾嫦棣先了斷私怨,之後橘諾再被推上刑台,他請鳳九兌現諾言勉力一救,以她爽朗不拘的性子,此事可成哉.

但陌少千算萬算,卻算漏了東華帝君.

他記得從前橘諾懷胎之事敗露是在四月十七,可宮中此次傳出的消息,卻早了整二十日.當是時,他腦中一瞬閃過的,竟是帝君在小廚房中平平靜靜地同他所說的利落二字.

他到此時,方曉得帝君說的利落是個什麼意思.

帝君怕是早已曉得比翼鳥這一輩王室的秘辛.

四海之內,大荒之中,有權力,有女人,有紛爭,就有秘辛.每個王室,都有那麼一段秘辛.比翼鳥一族的秘辛算不得多麼新鮮,相關也無非就是那麼兩件,王位和女人.


這段糾結的往事,說起來其實挺簡單,傳如今的上君相里闋的王位是弑兄而來,寵愛的君後傾畫夫人,其實是從親大哥手中搶過來的嫂子.

傳說里傾畫夫人當年也很貞烈,本欲以死殉夫,但因肚子里頭懷了橘諾,相里闋愛她心切,言她不死便允她留下大哥的骨血,她才這麼活了下來.

傾畫如願生下橘諾,寶貝一般養著.再後來生下相里闋的骨肉阿蘭若,卻因她當日深恨相里闋,孩子剛落地便親手扔進了蛇窩.這也是阿蘭若的一段可憐身世.

留下橘諾,是當年相里闋萬不得已用的一個下策.眼看少女一日日出落得美麗聰穎,更是紮在他心中的一根長刺.相里闋早已有心拔掉她,無奈傾畫夫人護得周全.

後頭的事情,論來也是橘諾自己不爭氣,同教她習字的夫子有了私情,懷了身孕.比翼鳥一族體質殊異,懷胎不易,墮胎更不易,動輒橫尸兩命.墮胎是死,這個事被相里闋曉得也是死,為了保下前夫唯一的血脈,傾畫夫人別無他法,輾轉思忖後,終于撒下這個彌天大謊.

蘇陌葉歎了口氣.這些過往都實實在在發生過,遮掩過往的木盒子再結實也未免透風,有形有影的事情,帝君想要曉得,自然就有法子可以曉得.

雖然瞧著帝君日日一副種樹釣魚的不問世事樣兒,但聽過這位天地共主執掌六界時的嚴謹鐵血,他自然不信帝君墮入此境後果真諸事不問.見微知著,睹始知終,這才是帝君.帝君他當日在小廚房中說出利落二字時,怕已是在心中鋪墊好了今日的終局.

蘇陌葉盯著杯中碧綠的茶湯犯神,橘諾絕不能死,倘若死了,後頭什麼戲也唱不成.既然這一次是帝君做主將橘諾的事晾在了上君跟前,是帝君他老人家要借相里闋這把刀懲治橘諾,若旁的人將橘諾救出來,豈不是等同于與帝君為敵?

果然無論如何,還是只能靠鳳九出這個頭啊.

陌少神思轉回來時,正瞧見鳳九眼睜睜直盯著自己,眉間糾結成個川字,話中間疑惑道:"阿蘭若雖然不如我折騰,但從前同橘諾結的梁子也不算輕,為何她當此關頭卻要救橘諾一命,這個理我想不順.今日你若能說通我,我就全聽你的,你若說不通我,我就還要想一想."

陌少欣慰她居然也曉得自己折騰,撈過一個趁手的圓凳落座,又給自己續了半杯茶,擺出一個長談的架勢方道:"阿蘭若當初要救的,並不是橘諾,而是沉曄."又問她道,"阿蘭若同沉曄,你曉得多少?"

鳳九比出一個小手指來,大拇指抵著小手指的指尖給陌少看:"曉得這麼一丟丟."

陌少手撫茶杯,良久道:"我可以再給你講一丟丟."

世間之事,最無奈不過四個字,如果當初.

陌少的這段回憶中,"當初"是若干年前的四月二十七,刑台上橘諾行刑.

"如果",是那時他領著阿蘭若前去台前觀刑.

凡人在詩歌中吟詠四月時,免不了含些芳菲凋零的離愁,生死相隔的別緒,借司命的話說,乃是四月主殺.

梵音谷雖同紅塵濁世相離得甚遠,這一年的四月,卻也籠了許多的殺伐之氣.先是宗學里處決了一位教大公主習字的先生,再是王宮中了結了幾個伺候大公主的宮奴.未幾日,大公主本人,竟也被判上了靈梳台問斬.

身上擔了兩條重罪,一條欺君罔上,一條未婚私通.

大公主是誰的種,曉得此事的宗親們許多年來雖閉口不言,此時到底要在心中推一推,這是否又是上君的一則雷霆手段?不明就里之人,則是一邊惱怒著大公主的不守禮知恥,一邊齊拱手稱贊上君的法度嚴明.這樁事做得相里闋面子里子都掙得一個好字.

到底是公主問斬,即便不是什麼光彩事,也需錄入卷宗史冊.為後世筆墨間寫得好看些,刑官拔淨一把山羊胡,在里頭做足了學問.觀刑之人有講究,皆是宗親;處刑之地有講究,神宮跟前靈梳台;連行刑的劊子手都有講究,皆是從三代以上的劊子手世家海選而來.

這樣細致周到的斬刑,他們西海再捎帶上一個九重天都比不上,蘇陌葉深以為難得,行刑當日,興致盎然地揣了包瓜子捎領著阿蘭若在觀刑台上占了個頭排.

他本著一顆看熱鬧的心,阿蘭若卻面色肅然,手中握著一本往生的經文,倒像是正經來送這個素來不和的姊姊最後一程.

行刑的靈梳台本是神官祈福的高台,輕飄飄懸著,後頭略高處襯著一座虛浮于半空中的神殿,傳出佛音陣陣,有些縹緲仙境的意思,正是歧南神宮.

風中有山花香,天上有小云彩,橘諾一身白衣立在靈梳台上,不像個受刑之人,倒像個絕色的舞姬將在云台之上獻舞,肩頭擔的罪名雖然落魄,臉上的神色到底還有幾分王家體度.觀刑台上諸位列座,兩列劊子手抵著時辰抬出柄三人長的大刀,刀中隱現猛虎咆哮之聲.此刀乃是刑司的聖物,以被斬之人的腕血開刀,放出護刀的雙翼白額虎,吞吃被斬之人的血肉生魂,並將魂魄困于刀中若干年不得往生.筆頭上雖也是斬刑兩個字,這卻又是和凡界砍人腦袋的斬刑有所不同.

大刀豎立,橘諾的腕血祭上刀身的一刻,四圍小風立時變作接地狂風,虎嘯陣陣,明晃晃的刀身上呈映出清晰的虎相.眼看烏云起日光隱,猙獰的虎頭已掙脫刀刃,橘諾煞白著一張臉搖搖欲墜,白光一閃,利劍破空之聲卻清晰灌入耳中.

聲音盡頭處,一柄長劍沒入巨大虎頭七寸許,利落地將白額虎逼入刀身.英雄救美這出戲,怎麼演,都是出好戲,都不嫌過時.

天幕處陰影沉沉,狂風四揭,受傷的猛虎在刀刃中重重喘息.變色的風云後,卻見緊閉的歧南神宮宮門突然吱呀大開.

黑色的羽翼在靈梳台上投下稀薄淡影,年輕的神官長在台上站定,臉上是最冷淡疏離的表情,身後的羽翼尚來不及收回,卻將瑟瑟發抖的橘諾攔在身後,遙遙望及觀刑台上上君的尊位,聲音清晰而克制:"臣舊時研論刑書,探及聖刀裁刑的篇章,言聖刀既出,倘伏刑人在生魂離散前將刀中虎鎖回,便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論伏刑人肩負如何重罪,皆可赦免她的死罪.上君聖明,不知今日橘諾公主此刑,是否依然可照此法度研判?"救美的英雄並不魯莽,有勇有謀,有進有退.上君寒著臉色點了個頭.

刑書中的法度是祖宗定下的法度,在此見證的都是宗親,當著諸位愛卿的面,上君自然不能說出一個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