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條大河向東流,河是思行河,向東是王都方向.回去這一趟因是順流,行得比來時更見平穩,不過三四日工夫,已到斷腸山.

斷腸山鳴溪灣,鳳九不敢忘懷,自己曾同息澤在此還有個共賞月令花的情誼.但自那晚在房中同他夜談後,息澤神君這三日卻一面未露.鳳九自覺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吃了他的魚,喝了他的糖水,一直惦記著見到他要當面道一聲謝,再關懷一句他身上撞的邪風有沒有什麼起色,是否緩過來些許.沒有見著他,有些遺憾.

虧了陌少照料,鳳九這幾日過著吃了就睡睡醒再吃的平靜生活,頗悠閑,九曲籠中受的皮外傷皮內傷悉數好全不說,肚皮上還新貼出二兩肥膘.發現這個事情後,她除了吃睡二字,偶爾也捏著肚皮上的肥膘裝裝憂愁.

小忠仆茶茶看在眼里,默在心中,著急地稟報陌少:

"殿下思青殿切,日日以手捂肚,歎息不絕,估摸已曉得自息澤神君那日凌晨去探過青殿後,青殿便一直沉睡至今之事.殿下既曉得了此事,以殿下對青殿的拳拳愛憐之心,卻克制著不當茶茶的面問及青殿近況,多半顧及青殿一向由茶茶照拂卻出了此等大事,怕茶茶自責."眼中閃著淚花,"多麼溫柔的殿下,多麼替人著想的殿下!"

蘇陌葉遠目船窗外,心道你家殿下近日逍遙,早記不得青殿是哪座山頭的哪根蔥,歎息不絕之事唯有一樁,乃是身上冒出的二兩肥膘.口中卻敬然道:"不愧阿蘭若一向最信得過茶茶你,果然聰慧伶俐,將她的用意看得很透,她的用意你既然看得這麼透,也當順她的意承她的情,這才是做忠仆的本分.她不好問你,總會問我,待那時我再同她細說."

茶茶被這麼一誇一安撫,歡天喜地地道謝跑了.徒留蘇陌葉內心思忖,帝君行事果然萬全且周密,臨走前竟還記得鳳九怕蛇,將青殿解決了.活該青殿觸這個黴頭,也不曉得它這一睡,還醒不醒得過來.

蘇陌葉惋惜地歎了一口氣.

另一廂.因行宮火事敗興,上君生了幾日悶氣,氣頭緩過來卻恍然行舟的無聊.恰陪同在側的禮官占出今夜將天布繁星,夜色風流.上君聞聽,立時燃起興致,令禮官們將船頂專造來取樂的風台收拾收拾,欲在風台上擺場夜宴.

夜宴這個東西,鳳九原本沒有什麼興趣,但這幾日她兩條腿僅得房中船頭兩個地方打轉,兩只眼僅得茶茶陌少兩個人身上來回,早已悶得發慌,是以破天荒奔了個大早赴宴.

待上君攜著君後及兩個公主端著架子掐著點兒邁上風台時,鳳九已在座中吃了兩盞茶,吞了三碟子甜糕,剝了一地的核桃花生瓜子皮.

嫦棣目光掃過來看見她,眼中現出一抹狠色並一抹譏誚之色,她淡定地往嘴里頭塞進半塊糕,佯裝沒有瞧見她.

嫦棣今日打扮不俗,抱了張琴,一身白衣迎著河風飄飄,倒是妝點出一副好體面.但,再盛大的宴會終究是個宴會,怎能勞動公主撫琴,鳳九始初不解,杖著耳朵尖聽幾個坐得遠的臣子掩口低語,方聽出一點玄機.原來息澤神君對音律,亦頗有一些心得.一個小臣子神色間還頗有曖昧,道嫦棣公主同息澤神君,從志趣上看,其實還頗為般配.

不過,直到開宴,對音律頗有一些心得的息澤神君都不見蹤影,徒留嫦棣板臉抱琴坐在琴台上快坐成一塊試琴石,令鳳九有些幸災樂禍,亦有些同情.

卻不料息澤神君是個香餑餑,不只嫦棣一人惦記,連君後都有一聲問候.風台上滿堂濟濟,開場舞畢,君後的聲音不高不低傳過來,朝著鳳九:"幾日不曾見著息澤,照理說他今日也該回來了,怎麼宴上也不來露一露臉?"

鳳九茫然,聽這個話,像是這幾日見不著息澤乃是因他不在船上去了某處,她連他什麼時候走的都不曉得,遑論他什麼時候回來,一時不曉得編個什麼,只得含糊順著君後的話道:"恐路上有個什麼耽擱誤了時辰也是常有的事,勞母妃掛念,著實惶恐."

台上台下坐的一水兒都是精明人,她這個含糊豈有看不出來之理?

嫦棣突然插話道:"始空山山勢陡狹,看守著護魂草的靈獸又凶猛,若因此次為橘諾姊姊取護魂草而累神君受傷,倒是對不住阿蘭若姊姊.大約神君走得匆忙,未及同阿蘭若姊姊道別,姊姊才不大清楚神君的動向吧."又向君後道,"始空山取護魂草,是女兒求神君去的,因女兒著實擔心橘諾姊姊,怕她那夜在火中受了驚嚇,動了魂體.神君道女兒難得求他一回,既是女兒心願,自然相全,次日便去了.可現在也不見神君回來,女兒亦有些擔憂,覺得求他前去卻是女兒做錯了……"

君後愕然瞧了嫦棣一眼,鳳九亦有些愕然,隔空卻傳來蘇陌葉的入耳密音:"息澤他上船後就沒見過那姊妹二人,莫聽她胡說."

鳳九直視嫦棣佯裝擔憂且含羞的眼,玩味地轉了轉手中的杯子.事情到這個地步,倒是變得有趣.


她雖然一向神經粗些,但小時候常偕同她姑姑編瞎話誆她老爹,于此道甚熟,中間的彎彎繞繞,亦甚了然.陌少說嫦棣此篇是個瞎話,編瞎話講求個動機,嫦棣是個甚動機?

這篇話擺明是暗示息澤神君同阿蘭若不和,情面上還不及他對橘諾嫦棣兩姊妹.這種爭風吃醋之事,台面底下唱一唱還算個風流逸聞,大剌剌擺到台面上來,卻委實算不得好看.但要說嫦棣單單為了氣自己一氣說這個話……她的智商也不能低到這個田地.

鳳九思索良久,恍然想起方才那位年輕小臣子的只言片語,頓如一道佛光普照,瞬間開悟透徹.

嫦棣此言此行,怕是思嫁心切,方做出一個局罷.

將兩位公主同時下嫁一位重臣,前朝不是沒有先例.

息澤瞧著像是很中意橘諾,但橘諾非上君親生,且聽說還同沉曄定了親,兩人即便你有情我有意,也不過一段露水風景,成不得正果.而嫦棣喜歡息澤不是一天兩天之事,照她的個性,決然已向上君請求過.這事沒有辦成,要麼是上君未向息澤提過,要麼是提了卻被拒了.

息澤雖辭了神官之職,歧南神宮的根枝脈絡卻是幾百年累在那里,比之沉曄,他這個前代神官其實更有威望,上君還是頗為忌憚,自然要顧全他的情緒.

那要嫁給息澤,還有什麼法子?自毀清白,是條捷徑……或許息澤一向防得嚴實,導致嫦棣自毀未遂,方出此下策,在大庭廣眾之下,家常言談之中,毀一毀自己的名譽.

妙的是息澤不在,便是他過後聽說此事,自辯清白,這種事,不是當場自辯,沒有任何意義.事後再辯,也只讓人覺得欲蓋彌彰罷了.往後推波助瀾之言愈烈,待嫦棣同息澤傳得風雨飄搖之時,上君為全她名譽,自然想方設法將她許給息澤.

此等妙計之下,鳳九能做之事,唯深深拜服耳.

縱然在座諸位隨上君出行的寵臣們望著自己時,皆會心會意地面露同情,但比之煩惱終有一日息澤要求同房同榻,屆時自己該如何自處,他將嫦棣娶回來,卻是樁再好不過的好事.

鳳九心中一陣樂,嫦棣這個計,從細處看,的確讓她失了些面子,但從大面上看,卻是為她鋪了條光明大道,且這個情分還不用她還,真是甚好甚好,妙極妙極,可喜可賀啊哈.

嫦棣一番言語,在席中顯然驚起不小的動靜,但在座諸君個個皆伶俐人,不管內里如何,門面上自然要裝得平穩,平靜且平和.

上君大約如鳳九所料並不贊同此事,接著嫦棣方才一腔剖白,只淡淡道了句,區區一座始空山想是還奈何不了息澤,倒是聽說施醫正有個什麼寶貝呈送?輕描淡寫立時將話題帶轉,一個有眼色的老醫正趕緊站出來,回稟確然有個寶貝呈送.

老醫正躬腰駝背道:"早前聽上君提及三位公主體質有些寒涼,近日得了幾枚薊柏果,此種果子非要春分日服下最見成效,是以已命藥童熬成熱粥,獻給公主們調理體寒之症,請上君示下,是否需立時呈上來."

上君正頷首間,木梯上卻傳來一陣沉穩腳步,另一個聲音恰如其時地傳進席中:"薊柏果?阿蘭若她最近吃不了這個."鳳九回頭一瞧,木梯上頭露出來半身的,那紫衣銀發的端肅相貌,可不是幾日未見的,方才還在話桌上被提得香餑餑也似的息澤神君?

滿座的視線都往聲源處瞧.

青山群隱,河風渺渺.息澤神君手里頭搭著一條披風,見得出有趕路的風塵仆仆,臉上卻無絲毫急切,一派淡定,一派從容,風台上站穩,淡淡與上君,君後見了個禮,不緊不慢到鳳九的身旁,將一個湯盅放到案上,手中的披風兜頭罩下來:"河風大,出來時也不曉得披件衣裳?"

不及鳳九腦袋從披風里鑽出來,息澤神君已順勢坐下,將她面前的茶杯拎起來,湊到唇邊一飲而盡.周圍有幾聲若有似無的倒抽氣聲.


鳳九艱難地從披風里頭鑽出來,方才分析嫦棣的沉靜全然不見,一眼定格在息澤嘴角邊的杯子上,腦袋一轟,伸出一只手阻道:"住手英雄,那是我的杯子!"

息澤轉頭,臉上流露出不解:"你的不就是我的,有什麼分別?"

鳳九腦袋又是轟的一聲,避開旁人目光,捂住半邊臉懇切道:"喂,你是不是吃錯藥了?你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

息澤頓了片刻,言簡意賅道:"因為我以前吃錯藥了."埋頭將從湯盅里倒出的一碗熱湯遞給她,"來,這個喝了."

今日息澤神君從言到行,完全不可捉摸,鳳九簡直一頭霧水,疑惑地接過熱湯:"這什麼?你做的嗎?"湊到鼻端一聞,贊歎道,"你竟然還會下廚哦,了不得了不得,我最欣賞會下廚的人了,改日咱們切磋切磋."息澤手里的杯子晃了一下,臉上卻神色不改地道:"嗯,我……下廚,看著茶茶做的."

因並非什麼正宴,氣氛並不拘束,羅帷後頭傳出樂姬撥彈的三兩聲絲竹,座上諸君各有攀談,倒不顯得鳳九他們這一桌幾句言語的突兀.

只是,先前嫦棣鋪墊了那麼一出,世人皆有顆八卦的心,諸位臣子雖你一句"上次借賢兄的那本注疏,見賢兄文稿上頭朱字的批注,可謂字字珠璣令愚弟好不敬佩",我一句"愚兄一些鄉野見識豈能同賢弟相比,不敢認得幾個字便自負有學問,倒叫賢弟笑話",面上瞧著像是小談小酌得熱鬧,實則眼風都兌起來,耳朵都豎起來,全向著息鳳二人這一桌.

息澤不遠千里趕回來赴宴,上君自然要拎著空閑關懷兩句,看在息澤的面子上,亦難得關懷阿蘭若兩句,道:"方才息澤說你近日用不得薊柏果,卻是為何?"

為何? 鳳九當然不曉得.瞧了一眼息澤,試探著向上君道:"可能……因為薊柏果是好東西,橘諾病著,應該多吃點兒,所以我吃不得?嗨,其實我……"

她本意是剖白自己有一顆善讓之心,個把果子給不給吃其實不放在心中,卻連個話頭都還沒挑起來就被息澤生生截斷:"她正用著護魂草,護魂草與薊柏果藥理相沖,她受不住."

鳳九心道你向著橘諾便向著橘諾罷,我又沒有說什麼,編哪門子瞎話,

心中計較著,沒留神脫口而出道:"我沒記得我在服護魂草啊?"

息澤瞅了她一眼,抬了抬下巴:"你碗里的不就是?"

鳳九看向碗中,愣愣道:"這難道不是一碗放了姜的魚湯?"

息澤瞟了一眼她用勺子舀出的兩片姜,道:"護魂草生在極陰之地,腥氣甚重……"話還沒說完,精通廚藝的鳳九已是滿面開悟地明了:"哦,所以這道菜你是先用魚的腥味來擋著護魂草的腥味,再用姜片來去掉魚的腥味?不失為一個有見地的想法,但還有一個做法我方才想起來也可以同你探討探討.這個草雖然腥吧,用羊肉的膻味我覺著也該壓得住它……"

息澤滿面贊同地道:"下次咱們可以試試."

一旁服侍的茶茶終于忍不住插話:"二位殿下,但其實這不是一道菜……"

風台在他們一派閑說中漸漸靜下來,橘諾嫦棣兩位公主面色鐵青,座下的臣子們低頭互換著眼色,良久,倒是面露玩味的上君打破沉默,向息澤道:"這麼說,那護魂草,你不是取給橘諾的?"

鳳九頭一大,倒是忘了這一茬.


這麼說,幾日未見息澤,他高山涉險,卻是為自己取護魂草去了,自己真是何德何能,累他如此惦記,就算有個夫妻名分在,他不得不扛一個責任,但做到這個地步他也實在太過敬業,何其值得學習……

鳳九腦中胡亂想著,眼中胡亂瞧著,見息澤瞅了一眼橘諾,目光重轉回主座,面上神色卻極為莫名地道:" 若不是為了阿蘭若,始空山路途遙遠山勢又險峻,我為何要去跑一趟?"想了一想,又道,"君後確邀我診看過一段大公主的病情,依我看大公主已沒有什麼,無須我診看了,倒是阿蘭若,不看著我不大放心."

鳳九一口茶嗆在喉嚨里:"你……胡說的吧?你前一段明明跟我挺生分的,你……真吃錯藥了?"

息澤側身幫她拍背順氣,拍了好一會兒,方緩緩道:"哦,那是因為我難得下山一趟到宮里,你卻沒有來找我."

鳳九沒有想通這個邏輯,皺眉拎著他話中一個錯處:"明明是你沒有來找我好吧?"

息澤眉間的微蹙一閃而過,這個問題該怎麼答,他想了片刻,誠懇地胡說道:"我來找你了,只是你見到我卻像沒有見到,整日只同你師父在一處,所以我故意不理你,其實是因為在吃醋."

蘇陌葉反應快,趕緊攤手道:"神君可不能冤枉我……"

鳳九卻是目瞪口呆得沒有話說.

息澤又說了什麼,蘇陌葉又說了什麼,上君又說了什麼,因為鳳九的腦子已被氣得有些糊塗,全然沒有注意,連晚宴什麼時候結束的也不曉得,回過神來時,風台上唯剩下她同蘇陌葉二人.

河風一陣涼似一陣,鳳九顫顫巍巍向蘇陌葉道:"陌少,你覺不覺得今日這個息澤有些……有些……唉,我也說不好,總覺得……"

蘇陌葉卻笑了一笑,接著她的話頭道:"是否讓你覺得有些熟?"

熟?蘇陌葉一個提點,令鳳九恍然.息澤神君某些時候,其實……同東華帝君倒有些相類.她撓著頭下風台,心道若是東華帝君有幸至此,定要引息澤神君為平生知己,屆時怕連宋君便需得讓出帝君知己這一寶座了罷.倘若帝君喝個小酒下個小棋不再找連宋君,連宋君不是會很寂寞嗎,不會哭吧?呃,不對,連宋還可以去找蘇陌葉.看來沒有女人,他們也過得很和諧嘛……

歸臥已是亥時末刻,許是護魂草之故,鳳九一夜安睡,第二日晨起,卻發現床前新設了一榻,隱有亂象.招茶茶來問,道息澤神君昨夜在此小臥一宿,天未明已起床至廚中,似乎正同幾個小廚學熬粥.

鳳九一個沒穩住,直直從床上跌下來,茶茶羞澀道:"殿下可是惱神君既已入了殿下小艙,殿下自有枕席,他卻為何另行設榻?"臉紅道,"茶茶原本亦有此一問,後來才明白,乃是神君體貼殿下身子尚未大好,方另設床榻.未與殿下一床,卻並非神君不願同殿下圓那個……房……"

鳳九跌在床底下,腦門上一排冷汗,顫抖道:"你……你先拉我一把."圓房.圓房之事,鳳九不懂,她沒譜的娘親和姑姑也並未教過她,但她隱約曉得,這樁事極其可怕.息澤到底在想什麼,這簡直無可預測,唯今之計,怕是唯有找萬能的陌少商量商量對策.

不過,找陌少,也需填飽肚子,縱萬事當頭,吃飯最大.

但今日陌少知情知趣得過頭,她方梳洗畢,飯還未擺上桌,陌少已出現在她艙中,眉眼中淺含笑意:"一大早在我房中留書讓我過來,所為何事?

且邀我到你房中密談,也不怕息澤神君喝醋?"

斯景斯情,讓鳳九晃了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