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鳳九不曉得自己在睡夢中沉浮了多久.

雖然靈台渾渾然不甚清明,但偶爾也有一些知覺.她似乎被誰抱著.

她心中覺得自己該曉得抱住她的人是誰,卻不明白為何想不起來.鼻息間隱隱然飄入一絲白檀香,此香亦令她覺得熟悉.但這種熟悉卻似隔了層山霧,令她疑惑.

穩穩地被抱了一陣子後,似乎輾轉被放到一個柔軟的處所.她覺得這樣躺著更舒服些,懶懶的隨抱著她的那雙手折騰.

因大多時候意識含糊著,且身體上的痛楚是一陣兒一陣兒來,尋常只感到疲累無力並無甚疼痛,這麼躺著便正合她的意,還算舒心.

但總有疼痛襲來且一時難忍的時候,她不大經痛,料想痛得狠了也曾嚷過.每當痛到深處時,總有一只手穩穩地將她扶起來靠著,一勺一勺喂給她什麼東西.

這個東西血腥味甚濃,不大好喝,但一入喉疼痛就少許多,她覺得應該是個好東西.

她被嗆著時,會有人輕緩地拍她的背;躺得不安穩時,會有人握住她的手;哼哼時,就有人將她摟在懷中.所以她經常哼哼,沒事兒也哼哼,想起來就哼哼.

靈台稍有些許清明,她便在腦中盡力思索照顧自己的人應是誰,這個照顧的手法很細致,她覺得他很有前途.但每當此時,腦中卻又開始含糊.時光若流華,寸寸流逝,悄然無聲.她的神思總有些顛三倒四,眼前開始煙云一般地掠過許多熟人.最後,定格在一位身著華服風姿婉約的貴婦人身上.這個貴婦人,是她娘親的娘親,她的姥姥伏覓仙母.她有些昏頭.姥姥她老人家此時正坐在家中的小花廳里同娘親議論著什麼.

她的這個姥姥伏覓仙母,一向瞧著雖然十分溫和可親,但實在是位厲害又好計較的仙母,平生大事是將膝下幾個女兒都嫁得好人家.在她的周全計較下,膝下七個女兒的確無一不嫁得穩妥,著實是位人生贏家.但嫁完女兒後,這位仙母卻開始時常地感到人生寂寞如雪的空虛.

空虛了一兩千年,有一天,鳳九她姥爺做壽,她爹攜他們全家回去給丈人賀壽.她爹領她到伏覓仙母跟前敬茶,敬得這位站在人生贏家制高點高處不勝寒的仙母頓時欣喜地發現,她最大的這個外孫女鳳九,今年已經有三萬多歲了.

這個年紀,差不多可以開始給她找個婆家了.

從此仙母她老人家又找到了新的人生追求,來大女兒家做客做得異常殷勤.

鳳九躲在小花廳的外頭,豎起一雙耳朵,聽她姥姥同她娘親到底在說些什麼.只聽姥姥道:"九兒的姻緣嘛,為娘之所以這麼早做打算,是要幫她好好地挑揀挑揀.我們九兒這樣的容貌和性情,必定要嫁個三代以上的世家子弟.不過世家子弟中,也並非個個能耐,譬如前陣子你二妹夫同我舉薦的南海水君的小兒子,相貌倒是俊,家世也尚可,但手中卻沒握著什麼實職,委實是樁遺憾.為娘心中覺得,配得上九兒的,必定要是個手握重權的世家子,這才是有前途.再則,那種武將為娘也不大喜歡,譬如你四妹夫那樣的.雖然你四妹夫也算位高權重,不過,這樁婚事卻一直是為娘的一塊心病.當日,唉,當日若非你四妹妹絕食相逼非他不嫁,為娘怎會將好好一個孩兒送到一介莽夫的手中.武將嘛,成天打打殺殺,哪里曉得憐惜疼惜人,你是九兒的娘,你便不能再犯為娘這種過錯,此後同九兒相交得深的但凡有武將,你都須多留一個心眼.此外還有一樁也極重要,所謂姻緣良配,我們九兒長得這樣好,自然也需尋個相貌同她一徑登對的,將來生出的小崽才更冰雪可愛,不辱沒咱們赤狐族和九尾白狐族的聲名.為娘此時大約只能想到這麼些,都很大略,更細致的待為娘回去再行考慮考慮."

鳳九她娘在一旁稱贊她姥姥考慮得很是,她們必定照著她老人家的旨意幫鳳九尋覓良婿,她老人家勿要憂心如何如何.

姥姥和娘親的一番話,如千斤重石積壓在鳳九的心頭,她蹣跚著躡手躡腳離開小花廳,一路上感到頭上頂了座山似的昏重.

她心儀的東華帝君,雖然白手起家身居高位,卻並非三代以上的世家,姥姥一定不喜歡.帝君他早年雖手執大權,卻早已避入太晨宮不理世事,如今已未曾握得什麼實權,姥姥一定又不喜歡.帝君打架打得甚好,好得許多次他統領的戰事都錄入了神族典冊供後世瞻仰,比四姨夫那種純粹的武將都不知武將了幾多倍,姥姥一定更加的不喜歡.


帝君他除了臉長得好看以外,恐怕在姥姥的眼中簡直無一可取,這, 可如何是好.

游廊外黃葉飄飄,秋風秋樹秋送愁,送得她心胸無限愁悶.她蕭瑟地蹲在游廊外思索,靠父君向一十三天太晨宮說親這條路,怕是走不通了,追求東華帝君這個事情,還是要實打實地全靠自己啊.

一時又變換成另一個場景,鳳九卻並未想到方才是夢,反而感到這場景的轉換極其正常.只是含糊地覺得,方才的事應是過了許久,是許久前發生之事.

不過,都快忘了,那才是當年央司命將自己度進太晨宮的始源啊.若不是東華他不合家里人為她擇婿的條件,若那時候將思慕帝君之事讓家里人曉得,再請父君去九重天同東華他說親,不曉得今日又是一番什麼局面.心中浮現今日這個詞,她覺得這個詞有些奇怪,今日今日,自己似乎不大滿意今日之狀,不過,今日卻是何等模樣?今日此日,究竟是何夕何日?她迷茫地望向四周,場景竟是在一張喜床上.紅帳被,高鳳燭,月光清幽,蟲鳴不休.哦,今日,是她同滄夷神君的大婚.

父君他挑來挑去,最後挑中了這個織越山的滄夷神君做自己的夫婿.她憶起來,她當然不滿父君擇給自己這個夫婿,前一刻還站在轎門前同老爹一番理論,說既然他這麼看得上滄夷,不如他上喜轎自嫁了去又何必迫她.一篇邪說歪理將她老爹氣得吹胡子瞪眼,愣是拿捆仙索將她捆進了轎子.

然,僅是一刻而已,她怎麼就躺在了滄夷的喜床上?她依稀覺得自青丘來織越山的一路上,應該還發生了一些可圈點之事,此時卻怎麼像是中間這一段全省了?

她第一次有些意識到,或許自己是在做夢.但所知所覺如此真實,一時也拿不大准.燭火一搖,忽聞得候在門外的小仙童清音通報:"神君仙臨."洞房花燭夜仙臨到洞房的神君,自然該是滄夷.鳳九嚇了一跳,她並不記得自己曾同滄夷拜過什麼天地,這就,洞房了?驚嚇中生出幾分恐慌,倉皇間從頭上胡亂拔下一根金簪,本能地合眼裝睡.簪子鋒利,她心中暗想,倘若滄夷敢靠近她一步,今夜必定讓他血濺喜床.一時卻又莫名,怎麼記憶中嫁到織越神宮那一晚,好像並沒有這一段,怎麼記得拜堂之前自己已經威風八面地將神宮給拆了?或者, 難道, 莫非,此時果真是在做一場春秋大夢?

她心中略定了定,管它是夢非夢,她既然不喜歡這個滄夷神君,而她一向又算是很有氣節,自然即便在夢中,也不能叫他從身上討半分便宜.感覺神君走近,她微睜開眼,手中蓄勢待發的簪子正待為了回護主人的貞潔疾飛出去,卻在臨脫手的一刹那,嗒一聲,軟綿綿落進重重疊疊的被子.

鳳九目瞪口呆地瞧著俯身靠近的這個人,眨巴眨巴眼睛,愣了.來人並非滄夷,來人是方才自己還念叨過的東華帝君.

月光下皓雪的銀發,霞光流轉的紫袍,以及被小燕戲稱為冰塊臉的極致容貌.

停在床前的人,的的確確是帝君他老人家本尊.帝君瞧見她睜開的眼,似乎怔了一怔,伸手放在她額頭上一探,探完後卻沒有挪開,目光盯著她的臉許久,才低聲問她:"醒了?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鳳九謹慎而沉默地看著這個帝君,木呆呆想了一陣,良久,她面色高深地抬了抬手,示意他靠她近些.

帝君領會她的手勢,矮身坐上床沿,果然俯身靠她更近些.

這個距離她伸手便夠得著他的衣領,但她的目標並不在帝君的衣領.

方才她覺得渾身軟綿綿沒什麼力道,將上半身撐起來做接下來這個動作,尚有點兒難度,不過這樣的高度,就好辦了許多.

帝君凝目看著她,銀色的發絲垂落在她的肩頭,沉聲問她:"確有不舒服?是哪里不舒服?"


她沒有哪里不舒服.帝君問話的這個空當兒,她的兩只手十分利落地圈住了帝君的脖子,將他再拉下來一些.接著,紅潤雙唇准確無誤地貼上了帝君的唇……帝君被這麼一勾一拉一扯一親,難得地,愣了.

鳳九一雙手實實摟住東華的脖子,唇緊緊貼住東華的唇.

她心中做如此想:前一刻還懷疑著此乃夢境,下一刻滄夷神君就在半途變作了東華,可見,這的確是個夢境.夢這個東西嘛,原本就是做來圓一些未竟的夢想.當年離開九重天時,唯恨一腔柔情錯付卻一絲一毫的回本也沒有撈著,委實有辱青丘的門風.今日既然在夢中得以相遇,所謂虛夢又著實變化多端,指不定下一刻東華他又悄然不見,索性就抓緊時間親一親,從前這筆情債中沒有撈回來的本,在這個夢中撈一撈,也算是不錯.東華的唇果然如想象中冰冰涼涼,被她這麼密實地貼著卻沒有什麼動靜,像是在好奇地等待,看她下一步還要做什麼.

這個表現讓鳳九感到滿意,這是她占他便宜嘛,他是該表現得木頭一些,最好是被她親完,臉上還須露出一兩分羞惱的紅暈,這才像個被占便宜的樣子.

貼得足夠久後,她笨拙地伸出舌尖來舔了舔他的上唇,感覺帝君似乎顫了一下.這個反應又很合她的意,滿足的滋味像是看到一樹藤蘿悄然爬上樹頂,又像是聽到一滴風露無聲地滑落蓮葉.

她舔了兩下放開他,覺得便宜占到這個程度,算是差不多了.況且還要怎麼進一步地占,她經驗有限,不甚懂.

帝君眼中含了幾分深幽,臉上的表情卻頗為沉靜,看來夢中的這個帝君,也承繼了現實中他泰山崩于前後左右都能掉頭就走的本事.

帝君沒有害羞,讓鳳九略感失望, 不過也沒有什麼,他臉皮一向的確算厚.

鳳九抱著帝君脖子的手又騰出來摸了摸他的臉,終于心滿意足,頭剛要重挨回枕頭,中途卻被一股力量穩住.還沒有搞清是怎麼回事,帝君沉靜的面容已然迫近,護額上墨藍的寶石如拂曉的晨星,映出她反應遲鈍的呆樣.

隔著鼻尖幾乎挨上的距離,帝君看了她片刻,而後極泰然地低頭,微熱的唇舌自她唇畔輕柔掃過.

鳳九呆愣中聽到腦子里的一根弦,啪一聲,斷了.

近在眼前的黑眸細致地觀察著她的反應,看到她微顫的睫毛,不緊不慢地加深了唇舌的力道,迫開她的嘴唇,極輕松就找到她的舌頭,引導她笨拙地回應.過程中帝君一直睜開眼睛看著她,照顧她的反應.

實際上鳳九除了睜大眼睛任帝君施為,此外無甚特別的反應.她的腦子已經被這個吻攪成了一鍋米粥.這鍋米粥暈暈乎乎地想:跟方才自己主動的半場蜻蜓點水相比,帝君他這個,實在是,親得太徹底了,帝君他果然是一個從來不吃虧的神仙.做神仙做得他這樣睚眦必報,真是一種境界.她屏息太久,喘不上氣,想伸手推開帝君, 手卻軟綿綿沒甚力.如今她腦子里盛的是鍋沸米粥,自然想不到變回原身解圍的辦法.

帝君倒在此時放開了她,嘴唇仍貼在她唇角,從容且淡定地道:"屏住呼吸做什麼,這種時候該如何吸氣呼氣,也需要我教你嗎?"嗓音卻含了幾分沉啞.

鳳九自做了青丘的女君,腦門上頂的首要一個綱紀,便是無論何時都要保住青丘的面子,無論何事都不能汙了青丘的威名.

東華的這句話卻委實傷了她的自尊心,她釀出氣勢狡辯道:"我們青丘在這種時候,一向都是這樣的風俗,不要土包子沒見過世面就胡亂點評我!"行這種事的時候,他們青丘到底什麼風俗,她才三萬來歲不過一介幼狐,自然無幸得見,也無緣搞明白.連親一個人,除了動用口唇外竟還可以動用到舌頭,她今天也是頭一回曉得.她從前一直以為,親吻這個事嘛不過嘴唇貼嘴唇罷了.有多少情,就貼多長時間,譬如她方才貼著帝君貼了那麼久,已當得上情深似海四個字.原來,這中間竟還有許多道道可講究,真是一門學問.

不過,既然青丘行此事一貫的風俗,連她這個土生土長的仙都不曉得,帝君他一定更加不曉得,她覺得用這種借口來蒙一蒙帝君,大約可行.


瞧帝君沒什麼反應,她有模有樣地補充:"方才,你是不是呼吸了?"

她神色肅穆,"這個,在我們青丘乃是一樁大忌,住在我家隔壁的灰狼弟弟的一個表兄,就曾因這個緣故被定親的女方家退了婚.因這件事,是很被對方看不起的一件事."

東華聽聞此話,果然有些思索.

她在心中淡定地欽佩自己這個瞎話編得高,忒高,壯哉小鳳.

但是有一樁事,小鳳她不慎忘了,帝君有時候,是一個好奇心十分旺盛的神仙.

果然,好奇心旺盛的帝君思考片刻,得出結論:"這個風俗有意思,我還沒有試過,再試試你們青丘的風俗也不錯."

鳳九神思未動身先行地伸手格在帝君胸前一擋,臉紅得似顆粉桃:"這麼不要臉的話你都說得出來!"

其實帝君他老人家一句話只是那麼一說,不過,他顯然並不覺得方才隨口這句胡說有何不可,提醒她:"是誰先摟過來的,你還記得不記得?"

鳳九一身熊熊氣焰瞬息被壓下去一半,這,又是一個面子的問題.

她想了半天,底氣不足地囁嚅:"誠然……誠然是我先摟上去的."摸了摸鼻子狡辯,"不過這是我的夢,我想要怎樣就怎樣."說到這里,腦中靈光一閃,她驀地悟了.對,這是她的夢,東華不過是她意識里衍生出來的夢中人物,平日口舌上從未贏過他也就罷了,在自己的夢中他居然還敢逞威風,真是不把她這個做夢的放在眼里.

她頓時豪氣沖天,無畏地看向東華:"你……你嘛,其實只是我想出來的罷了,我自己的夢,我想占你的便宜自然就可以占你的便宜,想怎麼占你的便宜,自然就怎麼占你的便宜,但是你不能反過來占我的便宜."搖頭晃腦道,"你也不用同我講什麼禮尚往來的道理,因為這個夢里頭沒有什麼別的章法道理,我說的就是唯一的道理!"一番話著實削金斷玉鏗鏘有力,話罷自己都有些被鎮住了,定定瞧著帝君.

帝君像是反應了許久.

她琢磨著,帝君可能也被鎮住了,抬手在他跟前晃了幾晃.帝君握住她亂晃的手,明明瞧著她,卻像自言自語:"原來當在做夢."停了一停,道,"我還想,你怎麼突然這麼放得開了.而且,竟然沒生氣."

帝君這兩句話,鳳九耳中聽聞,字字真切,連起來表個什麼意卻不大明白,糊塗道:"什麼叫當是在做夢?"茫然道,"這個,難道不是在做夢?不是做夢,你又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莫名且混亂地道,"我又為什麼要生你的氣?"怔了片刻,目光移到他微紅的嘴唇上,臉色一白道,"難不成,我真的,占了你的……"便宜二字她委實說不出口,未被東華握住的那只手,默然地提拉住蓋在胸前的薄被,妄圖扯上來將自己兜頭裹住.現實它,有點兒殘酷.

帝君抬手淺淺一擋,上提的一角薄被被晾在半空,她的手被帝君握住.

帝君凝眉瞧她半晌:"還記不記得入睡之前,你在做什麼,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