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風微涼,水月潭漾了一湖波光,倒映著皎皎的明月.

沿著潭邊栽種的白露樹參差向天,令十里神木林徒顯幽涼.

這一番景致,粗瞧,似乎同近來無數個日夜都沒有什麼不同.

但梵音谷這個地方,原本四時積雪,水月潭就生在王城邊兒上,按理說也該覆蓋上皚皚的雪幕.可此時,此地,卻不見半分有雪光景.

因這個空間,它其實是個夢境.阿蘭若的夢境.這個夢境雖與梵音谷吻合得如同水中倒影,但真正的梵音谷乃是同四海六合八荒相系,延展開來,當得起廣闊無垠四個字.而此地,卻僅是個有邊有角的囚籠.

東華和鳳九陷入這個囚籠,已經三月有余.掉進阿蘭若這個夢境時,鳳九竭盡周身仙力凝出

來的護體仙障成功被毀,三萬年修行一朝失盡,身子虛弱得比凡人強不了幾分.

屋漏偏逢連夜雨.未承想,阿蘭若的夢境中竟蓄養著許多惡念,惡念豢出小妖來,專吸食人的生氣.從天而降的鳳九,正好似一塊天外飛來的豐腴餡餅,令饑腸轆轆的小妖們一頓飽餐.待東華穿過蛇陣來到她跟前,她雪白的面龐,已浮現出幾分油盡燈枯的症頭.

瞧著這樣的鳳九,東華的腦子有一瞬間空白.

他一向曉得她亂來,卻沒有料到她這樣亂來.原本以為將天罡罩放在她的身上,無論她出什麼禍事,保她一個平安總該沒有什麼問題.這個事,卻是他考慮不周.

他曉得她對頻婆果執著.但據重霖提給他的冊子來看,她往日里為飽口腹之欲,執著得比這個更過的事情並不是沒有.

冊子里頭載著,她小時候有一年,青丘的風雨不是那麼調順,遇到枇杷的荒年.但她在她們家洞府後山育出了一棵枇杷樹,且這棵枇杷樹還結出不少皮薄肉厚的鮮果.住在附近的一頭小灰狼犯饞,摘了她幾個果子,被她堅持不懈地追殺了整整三年.

因有這個前車之鑒,那時,當他問她拿頻婆果是做什麼用,她答他是為了嘗嘗鮮,他就信了.這個嘗鮮還同他近來越發看不慣的燕池悟連在一起,當然令他很不愉快.

是以,姬蘅那夜向他討果子,恓恓惶惶地說,唯有此果能解一部分綿延在她身上的秋水毒,望他賜給她這個恩典時,他並未如何深思,便允了.這種事情,他也不覺得有什麼深思的必要.

那陣子他一直有些煩心,糾結于如何兵不血刃地解決掉燕池悟.要讓他徹底消失在小白的周圍,又不能讓小白有什麼疑心,是一件不大容易之事.

鳳九與他是不同的,東華其實一直曉得.但這個情緒,他很長一段時間卻沒有意識深究,或沒有工夫深究.

況且這種事情,同佛典校注不同,並不是深究就能究出結果,有時候,還講求一個機緣.


東華恍然自己同鳳九到底是個什麼關系的機緣,于宗學競技那日,降臨在他的頭上.

彼時,他坐在青梅塢的高台上,垂眼望去,正瞧見鳳九三招兩式間將同窗們一一挑下雪樁.收劍回鞘的時候,她櫻色的唇微微一抿,浮出點兒笑意,流風回雪的從容姿態,令他第一次將她同青丘女君這個神位連起來.腦中一時浮現出端莊淑靜這四個字.

端莊淑靜,她竟也有擔得起這個詞的時候,令他感到新鮮,且有趣.

比翼鳥族的一個小侍者戰戰兢兢地呈上來一杯暖茶,他抬手接過茶杯抿了一口,目光再點過去時,卻見她已收了笑意.

她似乎覺得方才那個笑有些不妥,趁著眾人不注意,輕輕地咬了咬下唇,又飛快地瞄了周圍一眼,像是擔心有誰看到.因她的唇色太過飽滿,輕輕一咬,下唇間便泛出些許白印,猶如初冬時節,紅櫻初放,現出一點粉色的蕊.

他撐住下頜,突然覺得,如果要娶一位帝後,其實鳳九不錯.

這個念頭蹦出來,他愣了一下.然後,他認真地想了一會兒.

不,與其說她不錯,毋甯說這四海六合八荒之中,她是唯一適合的那一個.又或者說,她是唯一讓自己喜歡的那一個.

思緒飄到這個境地,他突然有些明白,近段時日自己的所作所為,到底為的是什麼名目.

原來,自己是這麼想的這樁事,這麼想的她.

原來,自己喜歡她.

但為什麼萬千人中,獨獨喜歡上了鳳九,他慮了半晌,歸結于自己眼光好.因為自己眼光好,本能地發現了她這塊璞玉,他想要喜歡她,自然就喜歡上了她.喜歡這種事情說容易也容易,說不容易也不容易.

無論如何,此時阿蘭若之夢這個囚籠中,只要有他在,小白不會有什麼事.

比起阿蘭若之夢中的甯和來,梵音谷最近的氛圍,卻著實微妙.

那日,東華帝君頂著重重閃電滾滾怒雷,義無反顧地踏進困住鳳九的結界,這個舉動,令跪在蛇陣外的一干人等都極其震惑.

帝君他避世十來萬年,雖說近兩百年不知因什麼機緣,單單看重他們梵音谷,時常來谷中講學述道,但在谷中動武,卻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帝君他提劍于浮生之巔睥睨八荒的英姿,一向只在傳說中出現,那會是什麼模樣,他們只敢偷偷地在睡夢中遙想.孰料,連七萬年前滅天噬地的鬼族之亂亦未現身的帝君,今日竟這樣從容地就卸下一身仙力,毫無猶疑地入了陣中?

此是一震.

在跪的臣子們中間,頗有幾位對帝君和姬蘅的傳聞有耳聞.從前列位一直暗中猜測著,東華同他們的樂師姬蘅之間,是不是另有什麼隱情.但今日這個局面,卻又是唱的哪一出?

此是一惑.

一震一惑後,列位小神仙在思而不得之中,突然悟了.

帝君之尊,巍巍唯青天可比,帝君之德,耀耀如日月共輝.此種大尊貴大德行,染了凡味兒的區區紅塵事安能與之相系?姬蘅,連同此時被困的九歌公主,定然都同帝君沒有什麼.帝君千里相救九歌公主,一切,只在一個仁字,此乃尊神的大仁之心.

想他們先前竟敢拿自己一顆凡世俗心,妄自揣測帝君的大尊貴大德行,真是慚愧,慚愧.

他們一面在心中懺悔著自己的齷齪,一面抬眼關心結界中有無什麼危險動向.然後,他們揉了揉眼睛地瞧見,身負重傷的,享有大尊貴擁有大仁德的帝君他老人家,正自然地,緩慢地,將手放在九歌公主的側臉上.他們的慚愧之心卡了一卡.

……這也許是在表達一種對小輩的關懷?

但下一刻,他們使勁揉了揉眼睛地瞧見,帝君他自然地幫九歌公主綰了耳發,凝眸注視了公主半晌,然後溫柔地將公主摟進了懷中.

他們的慚愧之心又卡了一卡.

……這也許是天界新近比較流行的一種對小輩的關懷?

但緊接著,他們更加使勁揉了揉眼睛地瞧見,帝君的嘴唇擦過了懷中九歌公主的額頭,停了一停,像是一個安撫的親吻,且將公主她更深地往懷中帶了一帶……

在跪的小臣子們片片慚愧之心頓時散若浮云,個個壓住倒抽的涼氣,心中沸騰不已:"這個情境,莫非是帝君他動了塵心?帝君他老人家竟然也會動塵心?帝君他老人家動了塵心竟然叫我給撞見了?我的媽呀今天真是撞了大運!"

此後又發生了什麼大事,小臣子們不得而知,因他們正激動的時候,濃云不知從何方突然壓下來,將解憂泉籠得嚴絲合縫,入眼處只一派森森的墨色.

待似墨的云潮滾滾退去後,結界中卻已不見帝君二人的影子,只剩四尾巨蟒依然執著地守護著這個琉璃般脆弱的空罩子,咝咝地吐著毒芯.

巨蟒們眼中流露出憤怒和悲傷,注目著結界,像是在等待著阿蘭若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那片淡藍的光暈中.它們銅鈴般的眼中流下血紅的淚,好像為此已等待許久,長得那樣可怕,這個模樣卻很可憐,令人略感心酸.


帝君入陣,解憂泉外,照神位來排,位階最高的自然當數連宋君.

比翼鳥的女君領著眾臣子巴巴地望著連三殿下拿主意.連三殿下遠目良久,扇子在手中敲了敲:"累諸位在此跪了許久,先行散去吧.不過今日事還需列位記得,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聽到.若是往後本座聽說了什麼,這個過錯,"挑眉輕描淡寫地道,"怕是要拿你們闔族的前程擔待."

一番話說得客客氣氣,卻是軟棉團里藏著利刀鋒,著實是連宋君一向的做派.女君率臣子們領旨謝恩,站起來時腿在抖,走出老遠,腿還在抖.連宋君擔著一個花花公子的名頭,常被誤會為人不牢靠,但四海八荒

老一輩有見識的神仙們卻曉得,倘遇到大事,連宋君的果決更勝乃父.都說天君三個兒子數二殿下桑籍最聰慧有天資,因出生時有三十六只五彩鳥從壑明俊疾山直入云霄,繞著天後娘娘的寢殿飛舞了九九八十一天.

不過連宋君的擁躉們卻覺得,連三殿下的英明聰慧其實更甚于二殿下,只不過,三殿下他降生在暉耀海底,其吉兆自然應關乎水中的游魚,而非天上的飛鳥.再則,當初掌管四海水域的三殿下甫一墜地,令天君頭疼多日的四海水患一朝之內便得平息,這便是三殿下生而不凡的例證.三殿下的呼聲不如二殿下,不過是三殿下他為人謙謹,不願同二殿下爭這個虛名罷了.

自然,連宋君風流一世,打小就不曉得謙謹二字該怎麼寫,用此二字評斷他純屬睜著眼睛說瞎話,不過論資質,他確是比桑籍要強上那麼一些.當年不同桑籍爭儲君之位,乃是因連三殿下他一向有大智慧地覺得,巧者勞智者憂,表現得無能些才不會被浮生浮事負累,如此,方是真逍遙.

但天有不測風云,縱然連宋君他于此已早早領悟得道,可仙途漫漫,誰沒有一兩個朋友.為朋友兩肋插刀之事,也需偶爾為之.負累二字,有它不能躲的時候.

譬如此次.

此次,若非他連三殿下在這里兜著這個局面,東華身負重傷或將羽化的傳聞一旦傳開,料不得八荒都或將動上一動.

東華這些年雖退隱不大理事,但只要人還在太晨宮或碧海蒼靈駐著,于向來難以調伏的魔族而言,已是一個極大的震懾.再則,他們這些洪荒時代的上古神祇隱藏了太多關乎創世的秘辛,連他也料不到若東華此行果然凶多吉少,八荒六合之中,一旦傳開來會是一番什麼境地.

連三殿下收起扇子歎了一歎.帝君他存于世間的意義重要至斯,尋常人看來,怕是十個百個鳳九都抵不上他一根手指頭,他自個兒留遺言倒是留得痛快,看樣子也沒有意識到,于天下蒼生而言,這是樁虧本的生意.

不過,連宋君的君令雖然沉,能壓得比翼鳥一族頃刻間在他跟前作鳥獸散,要壓住燕池悟這個魔君,還差那麼一小截.

拿小燕的話說,他大爺從小就是被嚇大的,豈會害怕連宋一兩句威脅.

再說,連宋說得太文縐縐,他壓根沒有聽出來他說的是一篇威脅之詞.他大爺隨之離開,是為了將他心愛的姬蘅公主送回去.

結界中東華對鳳九毫無預兆的溫柔一抱,連小燕都怔忪了片刻,遑論姬蘅.小燕回過神時,注意到姬蘅面如紙色,死死地咬著嘴唇,幾乎咬出血痕來,淚凝在臉上連抬手一拭都忘了.這個打擊深重的模樣,讓他感到十分地憂心.

雖然小燕他作為一介粗人,肢解人他就干過開解人從來沒有干過,但是為了心愛的姬蘅,他決定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