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天魔宮宮主現身4
終于,子時過後,身體里德"蟲子"都鬧騰夠了,都爬回她身體里休息了,沈顏書一如以往一樣,被折磨的筋疲力盡,身體已經超過負荷而虛脫了,她的臉色蒼白,神情有些恍惚

"怎麼樣,是不是很痛苦"

房間里突如其來的一個男聲讓沈顏書剛剛松懈的神經全都緊繃起來,這個可以壓低的聲音……

月光順著紙窗折射進房間,把站在窗邊帶著銀色面具的男子的身影拉得老長,他屹立在窗戶邊,眼神冰冷,語氣嘲諷他透過面具折射過來根本在黑夜中就看不到的目光,還是被沈顏書看到了那眼神,就像是在嘲笑她

是他!面具男子!天魔宮宮主!

沈顏書大驚,全身的細胞在痛苦之余全部豎了起來,感覺到了危險的靠近但是她已經提不起一絲力氣叫南宮褐奇來救她了

他現在來,是想要結束她的小命嗎?

沈顏書虛弱的開口:"你現在來,是後悔留下我的命,現在來取嗎?"這個時候,沈顏書發現自己竟然一點也不畏懼死亡,或許,她真的因為死亡能回家也不一定

總比每隔三天就要經曆一次生不如死的痛苦要好多了?

面具男子冰冷的眼眸看到沈顏書因為痛苦而蒼白的小臉,他的眼中竟然劃過一絲痛楚,只是在黑暗里,沈顏書沒有看到而已

面具男子冷漠的開口:"你放心,本宮今天來不是取你的性命,只是得知你竟然考取了狀元,有些好奇而已,不知道你能不能拿到南宮國的千年靈芝救你的小命呢?"

他的話里,促狹十足

沈顏書咬牙,惡狠狠的瞪著他:"你想讓我死,我就偏偏好好的活下去"然後看到你臉上不可置信的表情最後一句話沈顏書是在心里說的

面具男子冷笑著拍拍手,走近沈顏書,黑暗里,沈顏書感覺到了他的靠近,步步往牆角里挪……

面具男子走到床邊,單手托起她的下巴,在她的耳邊低語:"忘了告訴你,如果在你失去光明的時候還沒有拿到解藥,也就是四個月的時間,等時期一過,即使你拿到解藥也救不了你了"

沈顏書用盡身上所有的力氣推開面具男子,再從□□坐起,急喘而憤怒的說:"多謝你的提醒,我一定會在四個月內拿到解藥,好好活下去,讓你失望"

她的話,已經咬牙切齒了真恨不得面具男子就是她口中的肉,讓她一口一口的咬碎,吞進肚子里看他還有什麼能耐在這里興風作浪,還說話來諷刺他,真恨不得在幻想里,把他凌遲了

面具男子被沈顏書推開,也不生氣,只是冰冷的眸子里劃過一絲玩味,他開玩笑的說:"想不到你這麼倔強,看在你倔強的份上,而本宮又比較喜歡讓倔強的人臣服在本宮的腳下,所以……"他故意把聲音拉得老長

沈顏書高傲的迎起下巴,示意他想說什麼快說,別那麼多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