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改名換姓進科考3
男子震驚的看著沈顏書的行為,突然,撲通一下跪下,向沈顏書連連磕頭:"多謝恩公出手相助,救我和我母親于危難之中,他日我楚淵一定做牛做馬報答恩公"說完接過沈顏書手里的銀票,跑出去給他久病的母親抓藥去了

看著楚淵的背影,從剛才楚淵的行為來看,他一定是一個至情至性的男人,男兒膝下有黃金,這是每個讀書人都該知道的,他卻為了他的母親連連向人下跪

沈顏書想起一句話,一分錢逼死英雄好漢錢啊!果然還是好東西

只是,楚淵的真情還是打動了沈顏書現在能守孝的人不多了……

楚淵出去抓藥和熬藥的時間,沈顏書就一直在他的母親身邊照顧她

楚淵的母親喝下藥,安穩的睡著了,沈顏書和楚淵不想打擾老人家的熟睡,一起走出房間,並帶上門

沈顏書反正也沒有什麼事,就和楚淵在客棧的花園里聊了起來,從交談中,沈顏書知道了楚淵是來參加科考的,可是她的母親卻在中途染上重病,一直未愈,他們又忙著趕路,所以母親的病就惡化了,母親病中唯一的要求就是回老家看一眼她的孫子

沈顏書驚訝的看著楚淵,他看上去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都有兒子了?

楚淵看到了沈顏書眼里的震驚,微笑著說:"恩公誤會了,我娘是想回家看我哥的兒子"

"哦!"沈顏書微微頷首,其實是她表現的有點過了,畢竟在現代男人十八九歲有兒子也是很正常的事,何況是古代這落後了幾千年地地方

聽說,古代的人十幾歲就成親生子了女人到了二十歲還沒嫁出去,就只能當尼姑了可是女人在現代二十歲,還正直青春年華,還在揮霍青春呢!那里像古代,懷里都抱著小娃娃了

想到那樣的畫面,不知道為什麼,沈顏書覺得有些滑稽,又有些恐怖

沈顏書試探性的問:"楚兄這次不參加科考了嗎?"

楚淵苦澀的搖搖頭:"姑且不說我的才華不怎麼樣,而且這次科考丞相大人的兒子還有兵部尚書大人的兒子都來參加科考,我還能有什麼希望呢!"

聞言,沈顏書好奇的問:"他們的文采很厲害嗎?"厲害到,讓寒窗苦讀的孝子都心甘情願的退讓?

楚淵搖頭,臉上十分的憤怒,生氣的捏緊拳頭:"不是很厲害,而且還恰恰相反,差的一塌糊塗,讓他們背一首詩都未必能背的完整"

"哦,那楚兄還擔憂什麼?"既然他們文采不怎麼樣,應該更要坦然面對才是科考就跟高考一樣,要憑實力才能成為狀元!

楚淵解釋說:"恩公有所不知了,科考每隔三年舉辦一次,每一次舉辦如果朝中大臣的兒子或是親戚沒有參加,那麼我們這些窮酸書生還有些希望,可是他們若參加了,我們這些人就成了配飾了,況且現在我母親又病成了這樣,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