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77章 偷腥的代價2
"嗯……"姜涵故意發出動情的聲音,宛如對男人的邀請. 盛世拉起她短裙下的雙腿,讓她修長的腿,盤在自己腰上.姜涵後背抵在牆上,整個人,被盛世凌空架在他與牆面之間. 然而就是在這一瞬間,燕羽兒水汪汪的眼睛忽然出現在他腦海中. 那是一雙盈滿淚水的眼睛,美的讓人窒息.而盛世腦海中卻莫名的浮現另一幅畫面——燕羽兒正含著淚委屈地看著他,像是他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她明明什麼都沒說,只是這一看,卻讓盛世無比心虛和內疚. "該死的!" 盛世大聲咒罵,卻不管怎樣都甩不開心頭燕羽兒的影子. 不該是這樣的!燕羽兒只是他看得比較順眼的女人,也是他用來對抗家人的棋子.他可以對她特別,可以讓她成為他唯一的妻子,但是他怎麼可能會為一個女人節制. 守節,真TMD搞笑. 這兩個字眼從他初戀失敗後,對他來說就是最具有諷刺性的字. 可是——盛世越是想將燕羽兒的影像從自己腦海趕走,燕羽兒的影像越是印刻得清晰,讓他想逃卻無處可逃. "親愛的,嗯?"姜涵不知道盛世為什麼在緊要關頭停下,更不想知道. 被欲望沖擊著的她搖晃著纖腰,小手主動伸過來解開了盛世西褲的拉鏈. 瞬間—— 盛世露出邪魅的笑:"想要?真急呢!是喬振東沒有滿足你嗎?" "誰?"姜涵的神色明顯一僵,動作也停了下來. "乖,說實話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盛世看著姜涵的眼神愈發邪肆. "你……"姜涵感覺有團火在燃燒,四肢百骸都好似在咆哮,"給我下藥了……" "我只是原封不動還給你,畢竟這藥是你下的."盛世捏住她的下巴,手勁兒很大能聽到她下巴發出快要斷掉的嘎巴聲. 他像是擺弄一個充氣娃娃般邪肆地說:"吃了這藥的反應你比我清楚,所以你該知道怎麼做的." "我……"姜涵還想抵抗. 可是藥效早就侵入她的大腦,四肢百骸.現在,她的瞳孔已經放到最大,腦袋里和胸腔里只剩下一個聲音在不斷回蕩,一聲比一聲大——我要,我要! 很快,姜涵就對藥效臣服. 她甚至有些急切地低吼:"給我……我什麼都說……" 盛世冷笑著,女人,沒有一個不下賤的. 黑夜中,忽然刮起了大風.沉悶的夏夜,便忽然有種深秋的寒意,吹的人從骨子里感覺到冷. "你們——"燕羽兒突然間出現,仿佛是來抓奸的一般. 老天,這是…… 她萬萬沒想到,只是接到一個陌生電話說盛世喝多了,卻詭異的看到盛世這不堪的一幕. 虧她還擔心不已,急著從家里趕來,可人家正在尋樂子! "燕羽兒?" 盛世猛地倒抽涼氣,頭慢慢轉過去,看到在巷口路燈下站著的人. 燕羽兒正不敢置信地望著盛世,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啪嗒啪嗒"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