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老狐狸被小白兔坑了
燕羽兒的淚,狠狠刺痛了盛世的心. 他知道她對自己的喜歡,一直都知道.可是他並不知道她對他的喜歡竟然這樣深,深到可以不顧一切,哪怕他對她只是一點點的心動. 情況有些棘手.盛世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一幕.似乎,曾經也發生過同樣的一幕. 只是主角變了,是楊羽兒.當年楊羽兒也很天真,雖然雖然不及燕羽兒帶給他的震撼卻也感動了他,讓他誤以為那是愛情而一頭栽進去,結果卻輸得徹底. "小傻瓜,怎麼胡思亂想呢?現在——我想娶的人只是你,燕羽兒."強壓住心口的疼痛,盛世開口解釋. "那你們……"燕羽兒想到剛剛他們那觸目驚心的吻,直覺地把頭搖成了撥浪鼓. "你相信我嗎?"盛世緩緩走過來,他溫熱的大手輕輕觸碰她細嫩的臉頰,溫柔地拭去她臉頰上的淚水,"她看到我要娶你,自認為和你長得很像,所以來勾搭我.不過,我拒絕了!" 天,這才是真相嗎? 原來不是他們舊情複燃,而是那個楊羽兒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如果她上當了,那盛世就會…… 燕羽兒想到盛世會離開她,哭得更凶了. "我……我信,我信!"一邊哭,她一邊點頭如搗蒜. 一句我信,抵得過千言萬語的呢喃愛語. 而燕羽兒這種單純地對他百分百的信任,卻是深深震撼了盛世. 心狠狠地悸動,早先撕裂他心鑽進去的一抹不知名的情愫,在心底徹底的生根發芽. "小羽兒……我的羽兒……"盛世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猛地將她擁入懷中,借由她身體的溫度來緩解他狂野的心跳. 燕羽兒呆了呆,柔軟的小手悄悄爬上他寬闊的胸膛. 兩人緊緊相擁,聆聽彼此的心跳,感受彼此身上的溫度,感受著彼此的狂野心跳. 曖-昧如潮水般湧來的瞬間,盛世有點情不自禁地低頭,吻上了她的唇.味道還是記憶中的那麼美好,盛世不覺有點癡了,醉了. 燕羽兒顫抖著身子,第一次沒有嬌羞的推開他. 他們彼此,似乎都需要親密的接觸,來撫平心靈上的傷痛.哪怕這傷這痛,早已經隨著他們近乎袒露的心意而淡去…… 天,似乎也陰轉晴.明媚的陽光,掃盡凡塵一切塵埃的時候,似乎也滌淨了人心. 一晃,便是午後. 大家吃過沉悶的午飯,顏禮得知盛元朗失手,再難奈不住把盛世和燕羽兒單獨叫到書房談話. 雅致的書房里,盛世和燕羽兒剛坐下,顏禮就等不及地開門見山折騰眼前的情侶. "燕羽兒,你愛我兒子嗎?"顏禮算計的眼盯著燕羽兒,目光咄咄逼人. "嗯!"燕羽兒忙不迭地點頭. "有多愛呢?怎麼證明呢?"顏禮忽然笑得嫵媚,"當年楊羽兒也是這樣回答我的,說她的愛千金不換.可是到最後她還是背叛了我兒子,出賣了她所謂尊貴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