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總裁的親身試探
曆史又要再次上演了嗎?

她和當年的楊羽兒一樣,抵擋不了父親的魅力蠱惑,被輕易勾搭上,然後淪陷在他父親的柔情中……

真好笑.

這樣的一個女人,竟然讓他覺得心又開始泛疼.

盛世猛地握緊雙拳,轉身正要走——

"伯父,你……你怎麼了?你的嘴怎麼了?"燕羽兒很傻很天真的看著盛元朗,,"呀!我知道了,老人家都有抽風的毛病,你的嘴是不是抽風了?藥呢,藥在哪里,我拿給你吃."

盛元朗臉色如豬肝,沒親到美人反而被莫名地罵了.

他尷尬地急忙給自己打圓場找台階下:"老毛病了,不用吃藥,喝點茶就沒事了."

"真的?"燕羽兒果然很天真,竟真的去給盛元朗取茶.

客廳那邊,差一點就離開而錯過這場好戲的盛世,很不給面子的爆笑出聲.

"噗!哈哈——"真的是太好笑啦!

看來這次父親判斷失誤,誤以為燕羽兒和楊羽兒一樣那麼好拐.

他哪里知道燕羽兒真的是只小白兔,很傻很天真.她的心純淨的就像月光,皎潔無暇.

她的世界里什麼都是簡單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而且她還很天兵,就像他們相遇的那般,永遠會做出讓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小羽兒……"盛世似乎忘記了剛剛自己被當作偷情的事,走過來一把就將燕羽兒摟入懷中,甚至還親昵地親吻她粉嫩的臉頰.

燕羽兒瞬間石化,傻愣愣忘記推開盛世.

盛世瞧著她,好心情地揚起唇角:"父親,你們聊什麼呢?似乎聊得很愉快?"

"只是幫忙安慰人而已,你們談吧,我上樓去和你小姨敘敘舊."盛元朗面對盛世的揶揄,卻只能咳咳掩飾尷尬.

起身的時候,他的神色卻已經恢複如常,依舊一派紳士模樣.

似乎,什麼都不曾發生.

盛世瞧著盛元朗挫敗離去,笑得各種猖狂,得意.

"你……別過來."忽然,安穩呆在他懷中的燕羽兒,像是受驚的小兔子一樣跳開.

"怎麼,真生氣呢?"盛世瞧著避自己如蛇蠍的燕羽兒,心里莫名地覺得不舒服.

他不問還好,這一問燕羽兒鼻尖發酸,眼圈瞬間就紅了.

她吃味地揉弄鼻子,拼命努力不讓淚水掉下來:"你還來干嘛?楊羽兒呢?你怎麼不陪她呢?剛剛你父親把一切都告訴我了……"

她的聲音因哽咽而顯得沙啞,聽起來可憐兮兮,讓人心疼.

"傻丫頭,陳芝麻爛谷子的事也值得你掉金豆豆?"盛世早就猜到了父親會利用這點來勾搭他的燕羽兒.

"我……我其實就是她的替身對吧!"燕羽兒拼命地忍.可淚水還是很不聽話,"吧嗒吧嗒"掉下來.

"我知道我只是可憐的賣火柴的小女孩,配不上你這個豪門大少.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我自己的心,喜歡了你.當你說你做我的男友,你說你要娶我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我以為你終于對我有一點點的悸動,一點點的喜歡……我以為這樣就夠了.可是我錯了,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你只是把我當作楊羽兒的代替品……"她越說淚流的越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