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初戀是爹地的情人
"哦!"顏禮瞧著燕羽兒眼中一閃而逝的陰霾,笑得更加得意. 好戲這才開始! 她唇角一翹:"不喊你我還沒發現,原來你和燕羽兒一樣,名字里都帶一個羽字呢.就連模樣都長得……嘖嘖,這可真是巧啊!是吧,盛世." 盛世猛地握緊拳頭,渾身散發戾氣,此時再不是高高在上的總裁,而是要大殺四方的修羅. 單純的燕羽兒卻沒有聽出顏禮話中的挑撥,很傻很天真地猛點頭:"對哦,我們不但名字很像,還都有一雙丹鳳眼呢." 說著,她不好意思地笑了,有點羞怯的撓了撓臉蛋. "那個,你應該比我大吧,我以後叫你姐姐可不可以?"燕羽兒單純的腦袋立即做出結論——她要和楊羽兒做朋友,做好姐妹! 此話一出,震驚四座. 楊羽兒用異樣的眼光看著燕羽兒,臉色短短時間內就赤橙黃綠青藍紫——走馬觀花似的轉了一圈. 顏美尷尬地咳了咳,想打圓場卻不知怎麼開口…… "小傻瓜,她可是我父親的情人呢!按照輩份,你該叫她姨.不過我父親的情人太多了,對于排不上號又沒給盛家添子添孫的,你可以不用理會.別忘了,你馬上就是盛家的少夫人,家里除了母親,就只有你才是女主人."盛世忽然愛極了天真的燕羽兒,捧起她的臉,"吧唧"親了一口. 燕羽兒當場石化,羞得耳根都紅透了. 不過她更羞的是,自己竟然鬧了這麼大一個烏龍.都怪自己口無遮攔,來的時候盛世千叮嚀萬囑咐讓她盡量少說話,因為豪門規矩和忌諱多,少說就少錯. 結果剛剛她一高興,就把盛世的叮囑給忘腦後了. 將局面看在眼中,顏禮詭異笑了笑:"女主人?是哦,兒子,你這一提我倒想起來了,如果去年不是出了那事,做女主人的是彼羽而非此羽吧!" "姐!"聽不下去,顏美蹙眉低呼. 彼羽而非此羽?什麼意思? 燕羽兒歪頭去看盛世,發現他雖然在笑,可是眼睛里又像她剛認識他的時候,不帶一絲溫度. 他在生氣,而且幾乎瀕臨暴走的邊緣! 為什麼呢?這個什麼羽的又是什麼意思呢? 燕羽兒雖不知道卻下意識握住盛世的手,她希望自己手心的溫暖能傳達給他,讓他能知道自己在擔心他,在關心他. 盛世反握住燕羽兒的小手,緊緊的,生怕一松開這雙手也離他而去. 曾經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沖垮他建立起的圍牆,他險些就被母親擊得潰不成軍.幸虧她在自己身邊,可是她又能在自己身邊多久呢? 哈哈,多麼諷刺,多麼可笑! 一年前也是這般,楊羽兒信誓旦旦說愛他一生一世.可是在他們准備登記的前一天,她卻變成了父親的情婦. 今天,又將如何呢?曆史會重新上演嗎…… 一直不動聲色卻暗中觀察的盛元朗咳了咳:"顏美難得回來,你們姐妹上樓說會兒悄悄話,家宴的事情就讓盛況和小柔去張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