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豪門獵-豔的規矩
各懷心事的四個人,悶頭吃著飯,卻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時刻注意著自己關注之人的一舉一動.

晚餐進行了一半的時候,顏禮放下湯匙,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聽說,你最近在和一個大學生交往?"

"算是."盛世敷衍地應了一聲.

顏禮眉頭已經高挑:"玩玩還是認真的?"

"都是,也都不是."盛世剛說完,就聽"砰"的一聲.

顏禮怒拍桌子:"什麼態度?還有,等著爬上你床的名媛,淑女數不勝數,排起隊都能把A市踩踏了.你隨便挑個不行,偏要自降身份找平民玩?"

"吃慣了生猛海鮮,偶爾試試家常菜,味道……嘿嘿,似乎超乎尋常地可口."盛世也放下了筷子,反正這頓飯吃起來也如同嚼蠟,還不如燕羽兒請他吃的夜市垃圾食品.

"家常菜?你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吃過這種垃圾食物,和平民一樣都難登大雅之堂的東西能隨便入了你的眼?哼,這種披上鳳衣也是雞的拜金女你不是沒接觸過,前車之鑒你忘了?"顏禮不介意揭兒子的傷疤,心就是要痛得徹底才會練就鐵石心腸,再不會痛,"撞一次南牆是無知,撞兩次是白癡!"

前車之鑒?

盛世放在桌上的手猛地顫了一下,不小心碰到手邊的湯碗.里面的熱湯濺出來幾滴,恰好有一滴落在手背,立刻變得通紅.

他低頭望著手背上那刺目的暗紅,心口忽然有點痛,竟然有種要喘不上氣的感覺.

一瞬,記憶排山倒海般襲來.那個猶如燕羽兒一樣純情的女孩,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他的女孩……可惜山盟海誓抵不過RMB千萬,那個女孩背叛了他.

他的初戀,他的愛情徹底毀了……

盛世忽然自嘲地笑了.他不是已經對她沒有任何感覺,不是已經不再相信愛情,怎麼聽人再提起往事還會心痛?

真TMD犯賤.

笑過,盛世眼中忽然閃現一抹精光.不想被人將軍受人制肘,就只有將人一軍.

他早晚都要因為家族的壓力娶妻,與其迎合父母娶一個所謂的名媛淑女來時刻惡心自己,倒不如娶一個背景簡單,看著不討厭的女人.

燕羽兒就是這種女人,至少他對她沒有厭煩.而妻子的角色,無非就是和花瓶一樣,燕羽兒的姿色絕對擔當得起.

最重要的是——同樣的一幕,他想看看一年前的楊羽兒和燕羽兒,相似卻又不同的兩個女主角,究竟會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這一次,是他笑到最後,還是……

"我想娶她."盛世忽然道出個驚天炸雷.

顏禮似乎並不驚訝,目光細細掃過盛世的眉眼,果斷開口:"這個周末,帶她回家."

"沒問題."盛世笑容璀璨的極度詭異.

盛元朗直到他們說完也沒有插入一句話,只是在聽到要帶燕羽兒回來的時候,唇角不易察覺的翹起來,扯出一抹非比尋常的笑容.

被訓斥不敢開腔的盛況,低垂著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