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花心是遺傳
"你……"燕羽兒想要追問.

可是盛世卻突然轉身打斷她來不及出口的問話,"我們走吧,夜——很深了."

"哦!"她乖巧地點頭,一聲不發跟他下山.

盛融集團辦公室里,盛世簽完文件剛把黑色Visconti鋼筆擰好放回口袋里,辦公室的突然被人推開.

他倏地抬頭,看到正半倚在門口的田昕.

田盺極少見得一本正經,態度嚴肅不說連口吻都有些凝重:"顏阿姨剛來電話讓你移駕回家吃晚飯.我聽她口氣不大好,應該是有什麼人在她那里嚼舌根了吧!"

"你是指我和燕羽兒的事?"盛世蹙眉.

"你和那些個名媛怎麼厮混都不要緊,但是燕羽兒不同,她太純了!現在這事弄得顏阿姨都知道了,最後受傷害的也就只有……"田盺還要說什麼,卻被盛世打斷.

盛世笑得詭魅:"甜心兒,你該不會想調戲兄弟妻吧?"

"盛世!"田盺忍不住低吼,認真的時候他極少開玩笑.

"我只是想提醒你,在女人身上兜圈子實在太浪費你這張臉了!小受就該有小受的樣,要不要我介紹幾個好男人給你?"盛世噙著笑的眼睛里,目光愈發陰厲.

田盺面對盛世的調侃,掉頭就走.盛世還有心情開玩笑就證明沒事,那他還替盛世操哪門子的心,真多余!

田盺前腳剛走,盛世玩世不恭的表情瞬間變成烏云密布.

當家主母終于要行動了嗎?

應該還有一家之主的參與吧,一年前他們不就聯合起來粉碎了他自以為情比金堅的愛情!

這次,他們想要故技重施,那就要問問他答不答應.

盛世幾乎是用最快速度回到香榭莉亞,而後他收整好心情用最輕松愉快的模樣踏入主人的住宅.

走進客廳,盛世快速掃了眼坐在沙發上的人,視線落在一個和他長得四五分相似的人身上後一怔.

他有一點點意外,因為向來家里的事情母親都不會讓這個所謂的大哥盛況參與的.

提到盛況,就不得不提盛世的父親盛元朗.

當年盛元朗可是出了名的花心大少,情人多如繁星.盛元朗娶了盛世媽咪顏禮後收斂大約半年多,直到他正式接手盛家和盛融集團後,才繼續肆無忌憚地享受生活和女人.

一直到今日,盛元朗的情人依舊只增不減.而他的孩子也像滾雪球一樣,以每一兩年就添加一個的速度快速增加.

對于情人和子女,盛元朗除了沒有給這些人所謂的名分和出身豪門的身世之外,其他能給的絕不比盛世差.私生子中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是最得盛元朗喜歡的,也是迄今為止盛元朗唯一公開為其正名身份的.

最先認回來的就是老大盛況,其次是老三盛康和老四盛景.而盛元朗唯一的一個女兒安小柔,因為特別抵觸盛元朗和盛家,所以至今都不承認她是盛家人.

盛世收回視線,嘴角高高翹起一邊:"父親,母親,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