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與惡魔同行
"流星雨?真的?"燕羽兒猛地回頭,因為期待她烏黑的眼睛閃亮好似最燦爛的繁星.

盛世望著她迷人的雙眸,黑瞳忽然一黯.

果然,猜對了.可是——難道這就是田盺口中的純愛嗎?

他說自己是吃慣了生猛海鮮,偶然嘗試到最純淨的味道便上了癮,一發不可收拾的栽了進去?

盛世笑得莫測,愛情早已經離他遠去,他又怎麼會再次栽進所謂的純愛游戲里?

畢竟曾經他最愛的那個女人傷他太深.她們同樣的純,同樣的真,可是那個女人卻將這份盛放的美麗給了另外一個男人.

而偏偏這個男人,他恨不起,也恨不得.

所以他想看看同樣清純的燕羽兒在所謂愛情的滋潤下究竟能盛放到什麼程度,當面對同樣誘|惑的時候,她會不會依舊選擇將最美麗瞬間呈現給他?

"吃好了我們就出發."盛世嘴角揚起一抹神秘的笑容,讓他俊美的五官綻放出更加奪目的光芒.

"嗯,我吃好了."老實說這種高級菜她是第一次吃,可是卻怎麼都吃不慣.

味道是很棒了,可是她總覺得吃這種西餐是種折磨.兩個人明明近在咫尺,卻好似遠隔天涯的感覺.

比較起來她還是喜歡大排檔或者在家里做幾道爽口小菜,那樣的飯菜有家的味道.

肚子依舊空空的,沒吃飽她就特別懷念夜市的小吃以及小南在寢室煮的麻辣火鍋.

燕羽兒在心里懷念這些美食的時候盛世已經站起身來,她急忙也跟著起身,剛要走卻差點一個趔趄摔回椅子里.

她坐得太久了,這一起來不要緊,可苦了一雙腳.站起來的瞬間,她這雙腳掌好似被火燒一樣,火辣辣的刺痛.

盛世這會兒剛好和她錯開一小步的距離,加上她是低著頭,所以就沒有看到她因為痛疼而蹙起的眉.

"是還想再休息會兒嗎?"他看燕羽兒忽然停住不動,還以為她想在這里多停留一會兒.

"沒,沒有……"燕羽兒連連搖頭,咬牙將頭抬起,刹那間她再次笑顏如花.

僅僅為了能配上他,燕羽兒幾乎耗盡所有力氣來隱藏腳底不時傳來的陣陣痛感.

盛世望著她甜甜的笑,輕笑間露出皓齒:"要到山頂就只有搭乘纜車或者漫步上去.今晚天氣不錯,不如我們漫步林中,踏著皎潔月色步行上山?"

"搭乘纜車能看到全市的夜景嗎?"燕羽兒問得有點過分得小心翼翼.

屹然山她是沒有來過,不過卻沒少聽同學們說起.

屹然山從山腳到半山腰總共有三個大型公園,而半山腰附近有最出名的游客中心,這家西餐廳就位于游客中心.這些並不是她記得最清楚的,她記憶深刻的是——從餐廳穿林漫步到山頂的距離很遠,最快最快速度也要35分鍾.

沒錯,這里不僅景色怡人而且能和盛世漫步林中,可謂是花前月下,她只是想想就覺得夠唯美,浪漫.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