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那點狐媚往事1
"燕羽兒——!"被罵二百五,盛世氣得滿臉通紅,可又苦于下身疼痛暫時失去反抗的能力.

燕羽兒心情很好地哼起小曲,還壞壞地在盛世的領口上印下多個紅紅的唇印.

離開前,她握著門把手忽然扭頭對他拋個媚眼:"小盛世,你剛才的表現不錯哦!如果你想成為姐的情|人,可以考慮給你預留一個號排隊哦,價格方面嘛,嘿嘿,姐是不會虧待你的."

果然如同預料般的,他惱怒地咆哮.

燕羽兒滿意地噙著勝利的笑意,將盛世的咆哮聲關在門內,揚長而去.

下了樓,燕羽兒揚起最迷人的微笑,在豪華宴會廳內無比自然從容地在諸位名媛,商界名流身邊穿過.

她隨意端起一杯紅酒,然後來到宴會廳的露台.

她背靠著露台,視線剛好可以看清宴會廳內每一個角落,而她卻不會被人注意到.燕羽兒搖了搖手中的酒杯,品著紅酒,無聊地數起名媛身上的禮服.

2,5,8……不看不知道,仔細一看宴會上最頂尖的名門千金身上的禮服幾乎都是出自她的手筆.

幾千萬都不一定能夠買到一件的世界頂級奢華品牌——Camille.

嘖嘖,這些名門千金手捧大把鈔票,低聲下氣,到處找關系,最少半年之前提前預約……作為商家她真不願意說出那個不雅的詞語形容她們.

而也正是因為這些名門千金的捧場,她才能大搖大擺的回國,確定盛世不敢像三年前那樣對待她.

燕羽兒想到盛世,眼中不由出現了兩簇灼人的火焰.

思緒不由回到他們的初遇——

三年前,燕羽兒作為一個無家可靠的孤兒,唯一能做的只有讓自己獨立和強大.可是獨立有時會出狀況,尤其是那種突發狀況,真的會害死人!

比如現在——

下午五點整,燕羽兒忐忑不安地坐在這個看上去很豪華的會議室中.

昨晚,她犯了一個錯,她第一次見義勇為抓小偷.

結果在抓小偷的過程中,她不小心把一名喝醉的男人當成小偷,踹進了下水井里面.

後來,她把人帶到警察局,才知道自己鬧了個大烏龍.

她想向那名渾身沾滿汙水的男人道歉,可是他不僅不願意見她,還派出律師交給她一張名片,威脅她,必須在今天下午五點准時到達名片上的地點.

否則,她就等著收律師信,等著人生變得比白毛女還悲劇.

惡毒啊!

天啊,她想到昨晚律師身上那套名牌西服,再看見這里豪華的布局……她就想咆哮,想要哭.

她怎麼就那麼倒黴惹上了可怕的魔鬼?

那只魔鬼還是全身鍍了金的.

他會怎麼折磨自己呢?燕羽兒腦海中上演著滿清十八酷刑.

直到門外響亮的腳步聲把燕羽兒驚醒.

惡魔降臨!

燕羽兒緊張地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

結果不知是她動作幅度太大了,還是不小心被鞋帶絆到了腳,反正是整個人狀況外的向前沖出去,"砰"的一下摔了個狗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