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誘人的懲罰1
"唔……" 靠,這個吻帶著侵略和懲罰的味道,真TMD霸道. 她是來複仇的,可不能再像三年前被他牽著鼻子走. 燕羽兒從激情中掙脫,摸到書桌上的台燈."咔吧"一聲燈亮的瞬間,她一只手就勢趁勢插|進盛世半敞開的襯衫中,另一手快速解開他西褲上的皮帶,伸進去大膽地握住他男性的象征. 昏暗的光線下,盛世的臉龐染上些許神秘之色,並且依舊奪人心魂;他的眼眸深邃卻在動情歡愛時還保持七分的清醒;性感薄唇揚起一邊唇角,笑容那麼狂肆…… 他……還是如此邪肆! 好似惡魔,讓她不禁想起多年前他把她關在這里羞辱的恐怖一幕,身體沒由來打了個冷顫. 她的靈魂依然害怕他,非常害怕.不過,不可以!她是來複仇的.這一次得由她來掌控游戲. 燕羽兒為了遮掩自己的生澀,抬起雪白勻稱的腿纏著盛世. 空氣似乎在刹那間整個燃燒了,狹小的書房的空氣變得有些凝滯,甚至沾染上滿滿地甜膩,直到讓人臉紅心跳的游戲結束. "賞你的!"盛世快速起身整理衣物,撇起一抹譏諷的笑容,利落的開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塞進燕羽兒豐滿的胸口. 這是懲罰,羞辱般的懲罰! 盛世雙手環抱胸前,等著燕羽兒變臉,恢複他熟悉的小白兔模樣. 可是,燕羽兒卻像個中老手一樣一點都沒有感到意外,快速起身的時候已經將胸口的支票拿起.她不屑地掃了一眼上面的數字,纖纖十指忽然在空中畫了漂亮的個弧線,"嘶嘶"幾聲就當著男人的面將支票撕成碎片. 盛世先是一愣,隨即勾起嘴角頗有尋味地看了燕羽兒一眼. 接下來,她會哭,然後大罵吧! 燕羽兒卻不吭聲,熟練地整理好了禮服,從手提包里掏出筆和支票薄也開了張支票. "嘶——"燕羽兒撕下支票,有樣學樣地也塞到盛世開了兩個扣的襯衫胸口里. 然後,她柔若無骨的小手捏著他的領帶哂笑說:"嘖嘖,像你這樣長得帥床技又好的帥哥竟然這麼小家子氣!一百萬?逗小孩子呢.姐給你二百萬,算是剛剛你賣力的勞務費!" 盛世嘴角的笑瞬間凝滯,一把抓住燕羽兒纖細的手腕,滿意地看到她因為吃痛而倒吸涼氣後,湊到她耳邊邪肆地笑說:"燕羽兒,說話最好經大腦!" 燕羽兒勾著笑掙脫開盛世的鉗制,撩人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深沉:"盛世——我們彼此彼此!" 盛世聽著燕羽兒勾人心魄般的媚笑聲,心田和小腹同時燃起一股炙熱的火焰. 好一個彼此彼此! "你開一個當我專屬床|伴的價碼……隨意!"讓這個游戲就這樣結束,可不是他盛世的風格. 燕羽兒纖長的睫毛在她眼角投下一層淡淡的陰影,略暗的燈光下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床|伴……"燕羽兒低喃重複了幾聲,忽然"哈哈"地狂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