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便宜不是那麼好占的5
否則的話,依蘇太夫人的意思是極想把蘇家後宅的打理權,交到三兒媳婦的手中.

可是就昨天跟今天的事情一再證明了,蕭瑾佩把蘇錦落視蘇鳴鳳一樣照顧著,那完全是一句屁話.

莫說是一視同仁了,這蕭瑾佩分明是為了蘇鳴鳳這個親生女一直在打壓蘇錦落.

以前蘇太夫人沒借口把蕭瑾佩從主持中饋的位置上拉下來,現在可是被蘇太夫人逮到了機會.

"看看,看看落兒是如何為你開脫的,又看看你自己的作風,當真是丟人現眼!"

蘇太夫人好不容易抓到了蕭瑾佩的把柄,自然是好一通發作.

蘇太夫人直接將茶杯擲到了蕭瑾佩的面前,滾燙的茶水濺在蕭瑾佩的繡鞋上,還把蕭瑾佩的腳指都燙到了下.

"落兒被你傷成這樣都沒吭一聲,反倒是你這個長輩,不過是多了那麼一丁點的小印子,竟然好意思在我的面前叫疼叫屈,你丟不丟人!"

蘇太夫人皺著眉毛,是真覺得蕭瑾佩今天的行為太難堪了.

身為小輩,蘇錦落受傷都沒說一個字,反而是當長輩的蕭瑾佩在那邊唧唧歪歪,陰陽怪氣.

真當她老太婆眼睛瞎了,看不出蕭瑾佩跟李氏這個狗奴才在玩兒什麼花樣?

"娘,您別生氣,兒媳並沒有那個意思."蕭瑾佩深深為自己露出青痕的舉動感到後悔.

早知如此,她是絕不會在這個上動小心思的.

蕭瑾佩誠惶誠恐地向蘇太夫人賠禮道歉,表示自己並沒有別的意思.

在蕭瑾佩瞄到一臉肅目的常嬤嬤時,蕭瑾佩氣得肝得疼了.

若只是蘇錦落一個小賤人,她想要對付她,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要不是今天常嬤嬤一再出手幫了蘇錦落這個小賤人,否則的話,她早就壞了小賤人在蘇太夫人面前的印象,讓蘇太夫人越發不待見蘇錦落了.

"你有沒有這個意思,我心里清楚得很,別把我當成老糊塗,能由著你騙."蘇太夫人一把拍開了蕭瑾佩靠過來的手.

蘇錦落則在這個時候,小手一下又一手輕輕撫著蘇太夫人心髒的位置.

許是蘇錦落的手法極為特殊的關系,蘇太夫人本來覺得心口有些難受,可在蘇錦落的手下竟然漸漸轉好了.

蘇太夫人拍了拍蘇錦落的小手:"你母親是這樣的人,你還有這般孝心,一直為她圓謊,不在祖母的面前說半個'不’字,你是好孩子."

蕭瑾佩呼吸一停頓,憋得心口都發憋了.

蘇太夫人誇完蘇錦落之後,又看向了蕭瑾佩:"今天你來是為了鳳兒的事情吧?"

聽到蘇太夫人的心里不單只有一個蘇錦落,還有自己的鳳兒,蕭瑾佩的眼睛亮了亮.

"鳳兒做出如此忤逆不孝,詛咒祖母的事情,驚天只是罰鳳兒去清風庵里靜修一個月那是輕的.難不成,你還想把鳳兒送到家廟清修嗎?"

蘇太夫人眸光一厲,看著蕭瑾佩的眼神越發不善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