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做最得寵的孫女兒1
蘇鳴鳳說到,乍聽那巧娘的事情,她看著身上的衣服就似吞了只蒼蠅似的,惡心得厲害.

後來命丫鬟燒掉之後便沒再多想,甚至早就把這件衣服的存在給忘記了.

直到這個時候,蘇鳴鳳都沒有弄明白,一件早在一年就被燒掉的衣服,今天怎麼就讓她敗倒在蘇錦落那小賤人的面前呢?

"定是那個丫鬟出了問題,怕只怕那個丫鬟根本就沒有將那年衣裳給燒了!"

蘇鳴鳳想不清楚,蕭瑾佩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問題所在:"這個欺上瞞下背主的死東西!"

"娘,不對勁兒."蘇鳴鳳抱著蕭瑾佩突然說到:"那兩個布偶是翠心做的,翠心做完之後給女兒看過,布偶用的鍛子根本就不是那樣的."

蘇鳴鳳突然想到,燒那件衣服的丫鬟並不是翠心,且翠心做的布偶似乎不是那個樣子.

"你是說原本的那兩個布偶被調包了?"蕭瑾佩眉心一跳,心髒"砰砰"直跳.

原來今天這三個布偶,沒有一個是出自于鳳兒之手,那麼這三個布偶到底是誰做的,是誰要害她們母女二人?!

"一定是,今天那三個布偶都是同一個人做的,娘,那個人要害我,他要害我!"

策劃這件事情的蘇鳴鳳一發現事情已經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心中很是害怕.

"可是他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計劃的話,而且祖母的怪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蘇鳴鳳徹底慌了,一張小臉慘白慘白.

"娘,那個人到底是誰,他到底是誰?"蘇鳴鳳緊緊抱著蕭瑾佩,眼里的害怕之色一覽無遺.

只因為蘇太夫人的怪症,使得蘇鳴鳳對厭勝之術起了膽寒之心.

"別怕別怕,別自己嚇自己,這世界哪兒來的鬼神,娘不早告訴你了,那個道士是娘安排的.那個道士到底有沒有本事,娘豈會不知."

蕭瑾佩壓抑著心中隱隱發毛的感覺,安慰著蘇鳴鳳.

"你跟鳴一的情況,你最了解.要是那兩只布偶當真有用的話,那怎麼就你祖母得了怪病,你跟鳴一卻毫發無損呢."

蕭瑾佩拍著蘇鳴鳳的背,說這話不知是在安慰蘇鳴鳳還是在安慰自己.

"所以這是假的,不是真的,你跟鳴一會沒事兒的."蕭瑾佩對蘇太夫人的怪症也是諱莫如深.

正因如此,蕭瑾佩只要一閉眼,想到那兩只全身上下都插滿了細銀針的布偶時,便不寒而栗.

因為中間出現了蘇太夫人這個意外,使得蕭瑾佩與蘇鳴鳳對那兩只布偶都產生敬若神明的態度,此乃蘇錦落萬萬沒有算計到的.

蕭瑾佩抑制著欲發顫的身體,同時穩住蘇鳴鳳的情緒:"鳳兒現在最重要的是,今天的事情該怎麼處理."

蕭瑾佩深吸一口氣,"現在你爹與常嬤嬤認定了布偶是你做的,那麼就代表著你祖母也是如此想的."

"那,那怎麼辦?!"蘇鳴鳳茫然地看著蕭瑾佩:"若是祖母不喜歡女兒了,女兒以後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