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跳進黃河也洗不清6
"怎,怎麼會這樣?"聽到這樣的結果,蕭瑾佩握拳的雙手一松,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

"可就算是如此,你們又怎知這世上沒有別的奇人,能將這巧娘的手藝研究下來!"

蕭瑾佩咬牙喊到,做布偶陷害蘇錦落這個小賤人問題反倒沒什麼,而那只有蘇太夫人生辰八字的布偶才真正要人性命.

"母親,你是想用的猜測來證明大姐的清白嗎?"蘇錦落嗤笑,笑蕭瑾佩的妙想天開.

"落兒,你何必如此苦苦相逼,難不成,你真希望這事兒是你大姐做的?"蕭瑾佩沒有忘記之前蘇錦落表現出來的"友好".

"我自然不希望此事是大姐做的,但是我絕不能允許旁人傷害祖母!"

蘇錦落抬了抬自己精致的小下巴,蕭瑾佩這點挑撥小招,只會成全于她.

聽到蘇錦落的大發雌威竟然全都是為了蘇太夫人,蕭瑾佩不得不承認,這一局,她輸了.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我沒有害過祖母,我真的沒有害過祖母!"蘇鳴鳳哭喊道,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為自己辯白了.

"那三只布偶,我只是……唔唔……"蘇鳴鳳知道,蘇太夫人的那只布偶絕不可以是她做的.

聽到蘇鳴鳳要不打自招,蕭瑾佩再一次捂住了蘇鳴鳳的嘴巴,不讓蘇鳴鳳胡言亂語.

"將那棵槐樹掘掉!"蘇驚天冷看了蘇鳴鳳一眼之後,便命人將蘇鳴鳳院里頭那棵"惹是生非"的槐樹挖掉.

"既然病還沒好,就老老實實地待在鳳鳴院里,好好養病,不得出院.至于連件衣服都管不住的奴才,通通責打十大板,罰一個月的月銀."

蘇驚天對鳳鳴院里上到主子下到奴才的人皆為不滿.

"王爺!"聽到蘇驚天的話,蕭瑾佩心驚不已地看著蘇驚天.

王爺這話,分明是要禁鳳兒的足,可是鳳兒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要及笄了,那及笄禮怎麼辦?

"王妃管治不嚴,也該好好檢討一番."蘇驚天睨看了蕭瑾佩一眼.

身為王妃,無論是蘇鳴鳳還是蘇錦落,蕭瑾佩都沒有管好,鬧出如此多的事情來,當真是讓他不愉.

"落兒今日辛苦了,回去好生休息."蘇驚天面對蘇錦落的時候,眼里倒是有一絲柔和.

蘇錦落點點頭,並未再多言,直接帶著點香一起離開了.

"二小姐,你當真是料事如神,比今天來的那個道士還厲害!"回到錦華院之後,木浮激動地說到.

"噓……"蘇錦落點唇,然後猛然打開自己的房門.

才悄悄靠近,准備偷聽的點香一個沒收住力,"噗通"一聲便滾進了蘇錦落的屋子里頭去,"哎喲哎喲"地直叫疼.

"看來上次那二十個耳瓜子本小姐是打輕了,竟然敢偷聽監視本小姐,點香,你的膽兒可是越來越肥了."

"二,二,二小姐饒命,奴,奴,奴婢絕對沒有監視二小姐,更沒有躲著偷聽,奴婢沒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