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跳進黃河也洗不清3
看到蘇鳴鳳要開口,蕭瑾佩一把抱住蘇鳴鳳,然後哭道:"之前王爺不是給鳳兒看了一只布偶,鳳兒也是猜的."

"是,女兒是猜的,女兒與弟弟的病來得莫明其妙,與祖母一般,想來定是與祖母一樣,被人給咒害的."

聽了蕭瑾佩的話,蘇鳴鳳連連點頭,表示自己正是這個意思.

"王爺,鳳兒絕對是無辜的."蕭瑾佩哭到,心里更是亂成一團,唯有喊冤.

"母親,你這話真真叫人心寒.當日大姐甚是喜歡這匹布,所以我讓了.可是今天攸關于祖母的性命,我是再也忍不住了."

這個時候,蘇錦落站了出來,厲聲責問蕭瑾佩.

"這匹布在蘇府里確確實實只有大姐一個人有.若是母親非要說大姐是冤枉的,那好,只要大姐能拿得出這布料做的衣服,我便信大姐是無辜的!"

蘇錦落直逼蕭瑾佩,讓蘇鳴鳳把這件衣服拿出來.

"鳳兒,你趕緊命人將你的衣服找出來.不過是匹布,哪兒來的獨一無二,只要你找出來就能證明,厭勝之術與你無關了."

蕭瑾佩睨了蘇錦落一眼,然後趕緊讓蘇鳴鳳把東西找出來.

"是."蘇鳴鳳郁結不已,她堂堂蘇小大姐竟然被一件衣服給困住了.

蘇鳴鳳的幾個貼身丫鬟一陣翻箱倒櫃,欲把這件衣服找出來.

可是她們把蘇鳴鳳的衣櫃都翻遍了,也找不到那麼一件衣服來.

倒是有一個丫鬟目光光閃閃,顯得有些心虛,最後一咬牙,全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娘……"看到這個結果,蘇鳴鳳都慌了.

"王爺,鳳兒的那件衣裳很有可能被偷了.鳳兒不常穿,指不定就被哪個眼皮子淺的丫鬟給拿走了."

看到久搜不到衣服,蕭瑾佩唯有說現在是死無對證.

"今天的事情,鳳兒真真是被冤枉的,哪有人會咒自己,敢咒祖母的."

聽到蕭瑾佩的說詞,常嬤嬤冷冷開腔:"大小姐跟大少爺的布偶可是在二小姐的錦華院里挖出來的.這兩只布偶的主要作用怕不是來咒大小姐跟大少爺的,而是用來陷害二小姐的!"

"王爺,抓賊拿髒,若是鳳鳴院里無其他的證據,怎可就把如此罪名強安在鳳兒的頭上,鳳兒還不到一個月就要及笄了啊!"

蕭瑾佩就死死地盯著蘇驚天,不願意松口.

"母親說得真是好笑,現在大姐最有嫌疑,只要真凶不出現,那麼旁人必然會覺得此事與大姐有關.為此,現在不是我們該怎麼證明大姐有罪,而是母親與大姐應該想辦法,怎麼證明大姐沒做過此事."

就在蕭瑾佩強詞奪理,說得常嬤嬤都氣笑了之後,蘇錦落再次擲地有聲地說到.

"二小姐說得不錯,王妃所言未免有本末倒置之嫌.這里不是公堂,不需要做賊拿髒,而是大小姐需要證明她從不曾做過這樣的事情."

常嬤嬤點點頭,對蘇錦落的機智靈敏十分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