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跳進黃河也洗不清1
"什麼東西?"蘇鳴鳳自然聽到有人在自己的院子里挖東西,簾外沉密的氣氛讓蘇鳴鳳感覺到不舒服. "逆女!"蘇驚天掀開簾子,對著蘇鳴鳳便是用力的一巴掌,那輕脆響亮的"啪"聲,蘇錦落光是那麼一聽,就覺得真疼! "呀!"蘇鳴鳳被蘇驚天那一巴掌直接打懵了,等到反應過來之後,蘇鳴鳳便哭了. "爹,女兒還在病著呢,你做何打我,女兒做錯了什麼事情!"蘇鳴鳳就著摔倒的姿勢,側臥于地,扭著頭看著蘇驚天. 細長的睫毛上掛著星碎的淚珠子,一雙水靈靈的杏眸里寫滿了委屈,蘇鳴鳳聰明地將自己最柔弱的一面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蘇錦落看到蘇鳴鳳那模樣沉思了一下,看來裝B這項活,蘇鳴鳳這輩子亦是極為拿手,現在就看誰裝得過誰. "看看你做的好事兒!"蘇驚天將寫有太夫人生辰八字的布偶丟到蘇鳴鳳的面前:"你當真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害你祖母!" 蘇驚天眼里滿是怒意,鳳兒今天敢大逆不道害他母親,那麼明日便敢做一個寫有他生辰八字的布偶! "這是什麼東西?"蘇鳴鳳拿起布偶一看,當蘇鳴鳳看到那生辰八字的時候,亦然嚇了一跳. 蘇錦落一個上前,從蘇鳴鳳的手里將布偶拿了過來,送到了道士的面前:"高人,我祖母的怪病當真是因為這個布偶而起?若是的話,我們又該如何做,才能解除我祖母的病痛." 蘇錦落馬上表示,她最關心不是這件事情是誰做的,而是怎樣能治太夫人的病. "是啊,太夫人現在頭疼得實在是受不住了."常嬤嬤連連點頭,覺得這個二小姐當真心里時時刻刻都念著太夫人的病呢. "無妨,待貧道施法,貴府老太君自然會無恙."道士眸光閃閃,然後拿著布偶念念有詞,接著便把生辰八字的布條從布偶的身上撕了下來. "如此我祖母的病就能好了?多謝高人!"蘇錦落一陣喜意,向道士道謝. 道士訕訕接過了蘇錦落的謝意,覺得這趟子的生活當真是難做. "爹,女兒因為一時情急才拿了布偶,還望爹不要怪罪."蘇錦落不好意思地重新將布偶還到了蘇驚天的手里. "你的孝心爹看在眼里,爹自然不會怪責于你." 蘇驚天滿意地點點頭,相較于蘇錦落的一顆孝心,蘇鳴鳳所作所為,當真是讓蘇驚天無法接受. "看看你的妹妹,心里惦念的全是你祖母的病,而你卻如此膽大妄為地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太讓爹失望了!" 再看向蘇鳴鳳的時候,蘇驚天眼里的怒意怎麼也止不住. 才從蘇鳴鳳的院子里頭挖出那只尤其是在頭部插滿了細密的小針的布偶,太夫人那邊就收到了消息. 聽到詛咒自己的布偶竟然與蘇鳴鳳有關,太夫人一時受不住,差點沒暈過去. "做孽,我蘇府竟然出這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