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到底是誰做的孽8
為此,蘇鳴鳳的那件衣服就算是被燒了剪了,都沒有丟了的可能性.

"大姐的病還沒有好,我們繼續留在這里也只是打擾大姐修養而已,還是去別處找線索吧."

當蕭瑾佩的心跌入谷底的時候,蘇錦落的話讓蕭瑾佩的心再次複活.

看到蕭瑾佩隨著自己的話一驚一乍,一憂一喜的表情,蘇錦落看在眼里,爽在心里,然後嘲諷一笑.

真以為她是白蓮花嗎?看她今天玩兒不死蕭瑾佩母女倆!

蘇錦落的打馬虎眼讓蘇鳴鳳萬分得不喜:"妹妹,你是不是太過分了.爹關心我,所以來看我,你竟然讓爹離開,就算是任性你也該有個度吧!"

"……"常嬤嬤看到蘇鳴鳳這個態度,臉上露出了不愉之色.

"鳳兒,落兒是關心你,你怎能如此說落兒."別說常嬤嬤了,就是蘇驚天都接受不了蘇鳴鳳這個語氣.

"大姐是因為生病,所以心情不好,爹你不要怪大姐."蘇驚天才教訓了蘇鳴鳳,蘇錦落就幫上蘇鳴鳳.

看到常嬤嬤眼里的不贊同,蘇錦落微垂著頭,眼里邪光閃閃.

"爹,你看我們是不是先行離開,讓大姐好好休息?"蘇錦落動了動身子,語氣微急,似乎希望蘇驚天等人趕快離開鳳鳴院.

蘇驚天查太夫人,蘇鳴鳳三人的怪病一事,一再受阻,本就沒有多少耐心了.

對于蘇錦落一味地做"老好人",蘇驚天更是覺得不耐煩:"落兒,你這又急猴猴的,到底想干什麼?"

常嬤嬤也壓著脾氣,看向了蘇錦落,只不過常嬤嬤眼睛微眯了一下:"那棵可也是槐樹?"

蘇錦落身子一顫,頭一抬,驚訝地看向了常嬤嬤,常嬤嬤了然,二小姐希望他們盡快走,估計是不希望他們看到大小姐院子里頭的這棵小槐樹.

關于槐樹招鬼氣一說,常嬤嬤已經聽說了.

常嬤嬤看向蘇驚天:"王爺曾對二小姐說要一視同仁對嗎?"

"不錯,來人啊,將那棵小槐樹也檢查一番."蘇驚天也很吃驚在鳳鳴院里頭竟然有槐樹這種東西.

"是."家丁手腳極快地便將這棵小槐樹檢查了一遍,這一遍比之前那一遍更快.

"王爺,又找到了一個盒子."家丁將與之前那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盒子再次交到了蘇驚天的手上.

蘇驚天眉鋒皺了皺,打開盒子一看,里面果然放著一只與之前兩只做工用料一樣的布偶.

這只布偶同樣全身上下插滿了銀針,背後亦貼有寫著生辰八字的白布條,只是這一次的生辰八字乃是屬于蘇家老太君蘇太夫人的!

"天吶!"常嬤嬤看清那生辰八字的內容,身子都穩不住地晃了一下.

至于蘇驚天看到那生辰八字,臉黑得都能滴下墨來.

而蕭瑾佩看到那眼熟的生辰八字,只覺得頭重腳輕,若不是咬牙死撐著,只怕蕭瑾佩會在這個時候暈過去.

蕭瑾佩死死地盯著蘇驚天手里的布偶看,恨不能將它看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