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到底是誰做的孽6
蕭瑾佩立馬上前,抓住了蘇錦落的雙手,不讓蘇錦落逃跑. 蕭瑾佩眼里露出希望的的光芒,如果這布頭當真有問題的話,那麼用來做布偶的鍛子不可能只有那麼一點點. 而且那針,那針也有問題,這其中會不會也有蘇錦落這個小賤人的手筆? "母親,你這是做什麼,快放手,我的院子沒什麼好看的,還是趕緊去找大姐,把事情弄清楚更重要些,省得大姐受冤枉." 蘇錦落眸色一斂,雙手死死地反抓住了蕭瑾佩的手,甚至是還把自己的指甲嵌進了蕭瑾佩的皮膚里,掐出了一個彎彎的月牙形狀. 蕭瑾佩雖然被掐得疼得厲害,但是眼里露出了狂喜之色. 不管布偶的事情與蘇錦落有沒有關系,蘇錦落肯定是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還是將你這兒的事情弄清楚為上!"蘇錦落越是不肯松口,蕭瑾佩就越想弄個究竟. 不說蕭瑾佩,就連蘇驚天跟常嬤嬤都覺得,蘇錦落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兒. 蕭瑾佩一把推開蘇錦落,然後直往錦華院的里院走. 有了蕭瑾佩的強勢開路之後,蘇驚天等人唯有跟上,進入錦華院的內院之後,看著一棵老松樹上都掛滿了祈福條,眾人皆呆住了. 常嬤嬤一個上前,接過一個掛在最低位的祈福條一看,上面寫滿了對蘇氏太夫人的祝福. 不光常嬤嬤看了,蘇驚天也看了,兩人對蘇錦落的孝心皆是十分感動. "二小姐你病還沒好,怎麼如此勞累自己呢."常嬤嬤滿懷安慰,二小姐當真是大孝之人. 回去,她定要在太夫人的面前幫二小姐說說好話,讓太夫人多護著如此有孝心的二小姐一些. "聽說祖母頭疼得厲害,大夫都束手無策.我別的也不會,身子又不好,無法出門為祖母找杏林高手,唯有幫祖母祈福,希望祖母的身子能夠早日康複." 蘇錦落小臉微紅,然後很是平靜地表達這是她應該做的. "落兒做得的確不錯."不光常嬤嬤看蘇錦落的目光柔和不少,便是蘇驚天看著蘇錦落眼里也有一絲慈愛. 蕭瑾佩一心找蘇錦落的麻煩,最好是蘇錦落做錯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壓過剛才布偶鍛子的事情. 但是蕭瑾佩千算萬算,自己竟然幫了蘇錦落一把. 若不是蕭瑾佩死咬著蘇錦落不放,蘇錦落這片孝心又有誰能看得見. 為此,蕭瑾佩當真是希望時間能夠倒退,她絕對不會再嘴賤得非要到里院來看. 蕭瑾佩磨著牙看向蘇錦落,她甚至懷疑剛才的事情蘇錦落是不是故意的. 感受到蕭瑾佩那"熱烈"不已的目光,蘇錦落抬起頭看向蕭瑾佩,淡笑了一下:"母親不用擔心,若是大姐是無辜的,定然不會有事兒的." 蕭瑾佩深吸一口氣,閉了閉眼,蘇錦落這個小賤人竟然敢挑釁于她! "王爺,二小姐得知太夫人身子不適還特意為太夫人抄了一夜的經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