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到底是誰做的孽5
與懂事的二小姐比起來,常嬤嬤看著蕭瑾佩這位王妃的眼色就不怎麼好看了.

"什,什麼意思?"聽到常嬤嬤的話,蕭瑾佩迷糊了一下,顯然常嬤嬤心里已經知道這兩只布偶是誰做的.

可常嬤嬤看著蘇錦落那小賤人的目光並不怎麼凶惡啊?

"做布偶的鍛子,整個蘇府只有大小姐有."常嬤嬤板著臉,把事實告訴蕭瑾佩.

既然這做布偶的鍛子只有蘇鳴鳳才有,那麼這做布偶的人,只可能是蘇鳴鳳的人,與蘇錦落有何關系.

"常嬤嬤,你是不是看錯了,這只是普通的鍛子,怎麼就成了鳳兒獨有的呢?"蕭瑾佩身子顫了一下,反問了一聲.

常嬤嬤看了一眼身影單薄,微垂目不看其他人的蘇錦落,歎了一口氣:"二小姐不好意思說,那便由老奴來說吧."

做布偶的這個鍛子,的確是蘇鳴鳳獨有的,因為這個鍛子的花樣是一個巧娘研究良久織出來的.

雖然說用料並不是最明貴的,但是這花色十分稀罕又漂亮,獨一無二.

最後這匹布高價入了蘇府,被蘇家幾個姑娘給看中了,便爭了起來,原本在太夫人的做主之後,將布送給了蘇錦落.

可是蘇鳴鳳橫插一腳,從蘇錦落的手里把這個布匹給搶了過來.

受點香的影響,蘇錦落一面便讓給了蘇鳴鳳,也想裝個大方,好討得蘇驚天的歡心.

蘇鳴鳳獨得這匹布之後自然是物盡其用,做了衣裳,為了顯示自己最受寵的身份,那匹布的零星邊角,蘇鳴鳳那是半點都沒有流落出去.

"怎麼可能,我根本就沒有見過鳳兒那有這布料的衣服."蕭瑾佩受刺激不小,做布偶的這個布怎麼可能那麼巧就是鳳兒獨有的呢?

"二小姐就是認出了做布偶的布有問題,才想著家和萬事興,就算這物乃是在錦華院的槐樹底下挖出來的,亦不願意再追究了."

常嬤嬤再次用無比冷靜的聲音告訴蕭瑾佩,之前二小姐那是一片好心,是你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非要鬧騰,這才把自己的女兒牽累了進來!

不過,該!

"王爺,這事定然與鳳兒沒有關系,要知道,鳳兒才是受害者,哪有人自己咒自己的."

蕭瑾佩心慌了一下,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中間竟然出了這樣的岔子.

到底是哪個狗奴才做的布偶,竟然出了這樣的岔子,若是被她逮到,定要扒了那人的皮!

"或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不若直接去問問大姐,在這兒東猜西猜,也是無用,還是聽聽大姐的解釋吧."

蘇錦落的身子再次一動,似乎想要擋什麼,然後急著趕蘇驚天等人離開自己的院落.

常嬤嬤的斷定讓蕭瑾佩慌了一下,蘇錦落遮掩的樣子立馬引起了蕭瑾佩的注意.

蕭瑾佩眸光一閃,覺得蘇錦落肯定也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要不然也無需這樣.

"落兒,你在遮什麼,是不是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