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到底是誰做的孽4
"王爺……"蕭瑾佩不平地叫了蘇驚天一聲,"這件事情怎麼可以就此算了,蘇府里絕對容不下心思如此歹毒之人."

蕭瑾佩馬上表現出不依不饒之態,非要將這個事情查個明白.

"今天之事茲事體大,怕只怕還會被傳開去.要是有人知道武德王府出了厭勝之術,別人會怎麼看武德王府,皇上又會怎麼想王爺您呢."

蕭瑾佩表示,今天的事情與蘇驚天及武德王府的面子有很大的影響.

"母親這蘇府可是爹在當家,在蘇家是聽你的還是聽爹的."聽到蕭瑾佩駁了蘇驚天的話之後,蘇錦落便加了一句話.

頓時,蘇驚天的話都黑了一下.

"且事情未必就母親說得那麼嚴重,若是沒有有心人,今天的事情便不會被傳開去,若是不被傳開去,又何來有損蘇家與爹的顏面."

蘇錦落站在蘇驚天這一邊,主張別把事情鬧太開.

"落兒,你這是何意,若是此事當真與你無關,你何必如此包庇那個做了惡事之人.還是那句話,我蘇府絕不能縱容那等有歹意的惡人!"

蕭瑾佩怒,剛剛還義正言辭地表示厭勝之術與自己無關,下一秒蘇錦落竟然順坡爬,想息事甯人?

蕭瑾佩不怕蘇錦落鬧,就怕蘇錦落不鬧,蘇錦落今天的脾氣越大,對于蕭瑾佩來說便越好.

"依母親之言,若是抓到那人母親當會如何?"蘇錦落沉著聲音問了一句.

"自然是要惡懲一頓,絕不能讓這人壞了蘇家的名聲!"蕭瑾佩抿著唇說到,今天蘇錦落這小賤人,她是教訓定了!

就在蕭瑾佩大鬧這會兒,常嬤嬤來了:"太夫人派老奴來看看."

"老姐姐你看,這便是家丁從二小姐院子槐樹底下挖出來的,做這東西的人真真是心思歹毒啊."

李嬤嬤知道,常嬤嬤是代表太夫人來看的.

所以,李嬤嬤都顧不上斗氣,連忙將剛挖出來的兩只布偶,送到了常嬤嬤的面前.

常嬤嬤的出現,使得蕭瑾佩的眼里出現了一抹喜色,常嬤嬤的認定,那就是太夫人的認定.

太夫人有多麼討厭厭勝之術,蕭瑾佩太清楚了,曾經太夫人在太老爺那會兒便差點敗在厭勝之術上,被太老爺所厭棄.

蕭瑾佩有些得意地看向蘇錦落,發現蘇錦落不知為何,竟然移了移身子,似乎是要擋住什麼.

"這布偶上的布……"常嬤嬤一看到這布偶,眼里閃過一抹疑色.

常嬤嬤喚來一個丫鬟,然後低語了幾句,丫鬟點點頭便跑開了,沒一會兒,丫鬟再次回來時,對著常嬤嬤點點頭.

"老姐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李嬤嬤受了蕭瑾佩的暗示之後,上前問了一句.

"想來二小姐應該是猜到了,所以剛才才會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對吧?"常嬤嬤滿是慈愛的看著蘇錦落,覺得這個二小姐真是不容易.

這都已經被人算計了,還千方百計想維護家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