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到底是誰做的孽3
"自然是所有的院子都要接受檢查,只不過你是爹的女兒,當然要做出表率.你放心,與你無關的話,爹定不會讓別人傷害了你."

蘇府的"民心"已經開始偏向蘇錦落那一邊,作為王爺的蘇驚天當然要公正待人.

"落兒既然沒有意見的話,你們挖吧."蕭瑾佩看到蘇錦落的臉色未有絲毫松動,冷然一笑.

很明顯,蘇錦落這個小賤人是已經猜到了,今天她是無法善了了,所以干脆攔著不讓挖,想得倒是挺美.

蕭瑾佩看了一眼躲在人群後面的點香,點香對著蕭瑾佩點點頭,眼神示意了一下,蕭瑾佩嘴角微不可見的勾了一下.

有了蕭瑾佩的命令,那些家丁自然挖得起勁兒,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馬上就有人有了發現.

"王爺,王妃,奴才挖到了一個小木盒."一個家丁才刨了沒幾下便有了發現,趕緊將盒子拿起來交到蘇驚天的面前.

蘇驚天接過盒子,打開一看,便發現了放在盒子里的那兩只身上插滿了細密的銀針,如同針錢包似的布偶.

看到那兩只布偶上插得密密麻麻的銀針,蕭瑾佩倒抽的冷氣突然斷點,身子都晃了晃.

哪個作死的東西,竟然在布偶的身上插了那麼多銀針,做戲也不能做到如此地步啊!

蘇驚天小心地將布偶拿起,但仍然是被插得太過細密的銀針紮破了手,流了一滴血出來,為此,蘇驚天的眸色都變沉了.

他沒有想到,蘇府當真有人用厭勝之術來害人.

布偶翻過來,白底朱砂所寫的生辰八字,更是刺激著每一個人的眼球.

"天吶,錦華院里頭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蘇錦落驚恐萬狀地看著這兩只布偶,手扶額頭,差點倒地.

好在一直跟在蘇錦落身邊的木浮連忙將蘇錦落給扶住,才避免了蘇錦落再一次摔倒的杯具.

"落兒,我知道你怪娘多疼你姐姐與弟弟幾分,但就算你心中不舒服,也萬萬不能做這樣的事情害他們啊!"

蕭瑾佩好不容易抓住了蘇錦落的把柄,這回都不需要用辣椒水,光是看著那兩只布偶,蕭瑾佩的眼淚自然能來.

"是,我的確不是你生的,但是母親也不該在看到這東西之後就不分青紅皂白,連問都不問一句,便定了我的死罪.母親是巴不得我恨大姐跟大弟,然後想著法子害他們是吧?"

蘇錦落小胸氣浮不定,滿目怒意地看著蕭瑾佩.

"母親不用辯解,若是母親沒有那個想法,怎麼會說出如此一番誅心的話來.不管我做沒做,想來母親是絕對希望我這麼做的!"

"瑾佩,你對鳳兒他們的在意不是你傷害落兒的理由."蘇驚天睨了蕭瑾佩一眼.

"不過落兒,這東西畢竟出現在你的院子里,你有何解釋?"蘇驚天又轉向面對蘇錦落,要蘇錦落給他一個答案.

說完,蘇驚天又歎了一口氣:"是爹平日里疏忽了你,這件事情就此做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