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突然而降的怪病4
與蘇鳴鳳跟蘇鳴一的結果一樣,太夫人這突然起的頭疼毛病,他們看了半天,也沒看問題所在.

蕭瑾佩本來在"擔心"蘇鳴鳳跟蘇鳴一,天天用沾了辣椒水的絹子擦眼睛,淚流得當真是眼眶紅腫一片.

當蕭瑾佩聽到太夫人竟然得了如此怪病,覺得當真是老天爺都在幫她們母子三人的忙.

不過,就算是知道了太夫人的病重,蕭瑾佩也沒敢貿然改變自己的計劃,為蘇錦落犯下的"錯"多添上一筆.

因為蕭瑾佩擔心畫蛇添足,反而露了破綻,甚至是惹太夫人不喜,那就得不償失了.

于是,在蘇鳴鳳與蘇鳴一病了整整三天,太夫人的頭也疼了整整半天的時間,蕭瑾佩准備的大戲總算是正式上演了.

"太夫人,有一事,老婢不知當講不當講."在太夫人的身邊,除了一個常嬤嬤之外,還有一個李嬤嬤比較得寵.

蕭瑾佩早先年便在李嬤嬤的身上花了不少的功夫,為此,李嬤嬤也算是蕭瑾佩的人.

"唉喲……"太夫人的頭上那個抹額綁得更大了,疼得嗷嗷直叫喚,連李嬤嬤的話差點都沒聽進耳朵里.

"老奴要講的,與太夫人及小姐,少爺的病有關."李嬤嬤看到太夫人沒反應,又加大聲音說了一句.

正給太夫人按壓太陽穴,以減輕太夫人痛苦的常嬤嬤一聽李嬤嬤這話,抬了抬頭,看了李嬤嬤一眼.

在太夫人面前,李嬤嬤的身份稍遜于常嬤嬤,本來蕭瑾佩倒想買通常嬤嬤.

只可惜,常嬤嬤也算是塊硬骨頭,一生只願意孝忠太夫人一個,不買蕭瑾佩的面子.

正因如此,蕭瑾佩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選擇了李嬤嬤.

對于這件事情,常嬤嬤心里有數.

每每李嬤嬤與自己在太夫人面前爭寵的時候,常嬤嬤就冷笑不已.

一個看不清自己主子是誰的奴才,以精明的太夫人怎麼可能願意太過信任.

就李嬤嬤那貪小的性子就注定了李嬤嬤這輩子都無法坐上太夫人面前的第一把交椅,就老老實實地坐在第二把交椅上吧.

也虧得蘇家是蘇驚天做主,蕭瑾佩又是蘇驚天的正妻,又是武德王妃的身份,這蘇家總有一天,太夫人是要交到蕭瑾佩的手里.

要不是李嬤嬤跟的人是蕭瑾佩,否則的話,太夫人早把李嬤嬤給打發了出去.

不過就算是如此,常嬤嬤看著李嬤嬤的眼里也滿是冷意,覺得李嬤嬤今天這話一個說不好,那就是作死.

"與我的病有關?何事?"果然李嬤嬤那麼一提,太夫人把注意力放在了李嬤嬤的身上.

"就太夫人與少爺,小姐的情況來看,並不像是得病,更像是被人給咒的."

李嬤嬤把早就打好的腹稿說了出來,表示有人要害太夫人與蘇鳴鳳及蘇鳴一.

太夫人一聽李嬤嬤的話,不但沒有找到問題症結的歡喜,臉上反而掛滿了怒意,瞪著李嬤嬤看:"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