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突然而降的怪病3
蘇錦落小心地將布偶翻了過來,在布偶的後面果然貼著兩張寫著生辰八字的布條.

當木浮看清布偶背後的生辰八字,直接嚇得倒抽了一口冷氣,在這靜謐的夜顯得特別突兀,聽得木浮自己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二小姐,再不能容了點香了!"

木浮很是生氣,很明顯這對布偶必然是點香埋下,用來陷害二小姐的.

"厭勝之術."蘇錦落嘴角微微一勾,滿是諷刺.

這厭勝之術早被皇族取締,便連一般的大家族都極為忌諱和憎惡此法.

古往今來,蘇錦落都數不清有多少大人物,死在這厭勝之術的牽連之下,有一度國人甚至是聞厭勝之術而色變.

槐樹的"槐"字里有個"鬼"字,所以很多人都比較忌諱槐樹,覺得槐樹乃是邪樹.

偏生蘇錦落覺得槐樹花開的樣子頗為好看,且槐樹可烹調食用,也可作中藥或染料,其用途頗大,怎麼就因為其字含鬼就被人如此厭棄.

所以,蘇錦落很是特立獨行地在自己的院子里種下了一棵槐樹,幾年的生長,槐樹已變參天大樹.

蘇錦落不信這個邪,但是別人信.

在槐樹底下埋著這兩只寫有蘇鳴鳳跟蘇鳴一生辰八字的布偶,若是被人發現,那麼蘇鳴鳳與蘇鳴一的怪病自然就落到了蘇錦落的頭上.

"木浮,仔細觀察這兩個木偶,然後再用我讓你買的東西,用一模一樣的針法,重新再做兩只木偶."

蘇錦落趕緊吩咐木浮把兩只新木偶趕出來.

木浮知道此乃茲事體大,不敢有絲毫的松懈,熬著夜,花了小半個時辰便將兩只木偶做好了.

這兩只木偶的手工並不複雜,且大部分的東西,木浮用的是原來木偶身上的,速度自然也快.

當木浮聽從蘇錦落的吩咐,往兩只布偶身上紮更多細密的針,直將兩只布偶紮得面目全非為止,才將木偶重新裝回盒子里,埋回槐樹底下.

做完這一切,蘇錦落與木浮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小姐,這只布偶怎麼辦?"木浮有些為難地看著蘇錦落.

"把它放到蘇鳴鳳的院子里頭去,他們做初一,我們就做十五!"蘇錦落冷聲說到.

"是,二小姐."木浮點點頭,最後依蘇錦落吩咐的去做.

待到天明之後,這已經是蘇鳴鳳與蘇鳴一患怪病的第三日了.

而事情越發加劇的是,不但蘇鳴鳳與蘇鳴一得了怪病,就連才回府沒多久的太夫人也跟著病了起來,頭疼得厲害.

以前的太夫人可是沒有這種毛病,前天還只是隱隱作痛,從今天早晨開始劇痛難熬,疼得老夫人直叫喚.

這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蘇驚天還沒操心完女兒跟兒子,這邊老母親又出了事情.

太夫人這一出事,整個蘇府都跟著鬧騰了起來,整個幽州城的大夫更是進進出出,熱鬧非凡.

不少人都在傳,這家里要有病,請大夫不能去醫館,得去武德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