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全家我最不值錢1
等木浮把趙玉瑩送走之前,蘇錦落一改之前病郁之色,臉上晴空萬里,眉間神采飛揚. 看到蘇錦落變臉的速度,木浮整個身子都震了一下,接著臉上一片喜意. 二小姐懂得在人前做戲以掩飾,就證明二小姐是個有心眼兒的,這樣的主子絕對不會"蠢死". "二小姐,這個趙小姐是什麼意思?"木浮有些試探地問到. 蘇錦落翻了一個白眼,直接捏住木浮的腮幫子扯:"小丫頭,別在本小姐的面前耍花樣." "雖然本小姐對趙玉瑩的為人並不怎麼了解,可是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就算趙玉瑩並不是無利不起早的人,今天來找我必然也有深意." "小姐……"木浮揉了揉被蘇錦落捏疼的腮幫子,然後傻傻一笑. 她就是怕二小姐被突然送上門兒來的友誼沖昏了頭腦,主子就是主子,自然是比她這個奴才要聰明多了. 木浮的不信任,蘇錦落坦然接受,畢竟她有"前科". 但是木浮對自己如此忠心,當真是出乎蘇錦落的意料,蘇錦落都不知道木浮對自己這般忠心是從何而來的. "小姐,那你說趙小姐對你有幾分真意啊?"木浮狗腿地靠近蘇錦落問到. 蘇錦落贊賞地看向木浮:"真假摻半吧,她有相交之意亦有挑撥之嫌." 沒見趙玉瑩剛才看似無意的幾句話,卻明確地告知,她對蘇錦落所有的壞印象皆來自于蘇鳴鳳. 也正因如此,趙玉瑩才想主動帶她多出去走走,以更正蘇鳴鳳對她的詆毀. "所以趙玉瑩這個人,還是能交的,至于放幾分真心,得自己拿捏下." 蘇錦落敢肯定,不能把趙玉瑩這個人往外推,同時也不能對趙玉瑩放十二個心. "一個趙玉瑩,暫時無傷大雅,我們真正要盯著的人,是我那位好繼母." 蘇錦落才說完這句話,便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太夫人,蘇錦落的祖母帶著蘇鳴一回來了. 蘇鳴一是蘇驚天唯一的兒子,而給蘇驚天生下兒子的大功臣就是蕭瑾佩. 正因為蘇鳴一這個唯一男丁的出世,才讓蘇驚天找到借口,把蕭瑾佩從貴妾扶為正妃,只為蘇鳴一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嫡子的身份. 其實在蘇鳴一之前甚至是之後,蘇驚天的女人都曾有過胎,只不過通通都早夭了,能被生下來活著長大的也唯有庶女. 其中有什麼花花道道,見人見智. 也正因如此,蘇驚天這一門的子嗣不旺,就連僅活著長大的蘇鳴一身子也有些病歪歪的. 所以蘇太夫人才會帶著蘇鳴一去清涼寺吃齋,只為蘇鳴一祈福,去了整整一個月,直到今天才回來. "錦落見過祖母."去了太夫人的長松院,蘇錦落正正經經地給太夫人行了一個萬福. 太夫人從清涼寺歸來,旅途舟車勞頓,身子有些疲乏,有些人直接被太夫人身邊的嬤嬤給打發了去,未能來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