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這下子遭報應了吧3
至于酒? 對于這個時代的人來說,酒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喝! 所以當蘇錦落後來聽到蕭瑾佩利用這三樣東西對蘇鳴鳳所做的事情時,差點就笑破了肚皮,覺得蘇鳴鳳沒被蕭瑾佩折騰死,當真是命大. 真應了那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蕭瑾佩命人將姜切片,然後泡在熱水里給蘇鳴鳳擦身,之後再用姜不斷搓揉著蘇鳴鳳的皮膚,最後還給蘇鳴鳳灌了進半壇子的烈酒進肚子里. 蘇鳴鳳沒被"燒死",差點被"醉死". 被蕭瑾佩如此一番折騰之後,蘇鳴鳳的燒還奇跡般地退了. 但隨之留下來的後遺症,不可謂不小啊. 不知是姜太辣了,還是蘇鳴鳳的皮膚對姜汁比較抗拒. 蘇鳴鳳的燒才退下去,原本被養得白皙如凝脂般的肌膚,頓時變得紅腫,起了大片大片的紅疹. 蘇鳴鳳被病症一番折磨後,人不但沒有瘦,整個身體反而微"鼓"了起來. 聽了木浮打聽出來的消息,蘇錦落不得不承認,蕭瑾佩真的很會"養"女兒. "鳳兒,鳳兒,別撓,別撓."蕭瑾佩抓著蘇鳴鳳的手說到. 蘇鳴鳳出現了紅疹子,不但很難堪,更重要的是,出紅疹的地方那是又癢又疼. 蘇鳴鳳不去撓它,癢得厲害,一去撓紅疹不但變大了,蘇鳴鳳還疼得齜牙咧嘴,整個人就跟只猴子似的,一點都停不下來,丑態百出,哪兒還有一點名門閨秀的樣子. 為此,自打蘇鳴鳳出紅疹難受難忍之後,蘇驚天就算是來看蘇鳴鳳也是隔簾而望. 蘇錦落也自知自己現在的模樣難以入目,所以閉目謝客. "娘,嚶嚶……難受,好難受."蘇鳴鳳眼里含著兩泡淚,渾身上下難受的感覺當真讓蘇鳴鳳要把自己皮都剝下來的沖動. "娘知道,娘知道." 蕭瑾佩唯有抓住蘇鳴鳳的雙手,然後命丫鬟用羽毛給蘇鳴鳳拂一拂紅疹的地方,才讓蘇鳴鳳歇下自虐的手來. "娘……娘……"難受極了的蘇鳴鳳,唯有用叫"娘"的辦法來發泄一下. 蕭瑾佩紅著一雙眼睛,揉著蘇鳴鳳的身體說道:"鳳兒,你放心,娘說過但凡欺負了你的人,娘都不會放過的." 說完,蕭瑾佩眯了眯眼睛,陰光閃閃. "二小姐."第二日,木浮來到蘇錦落的耳邊,低語了幾句話. 蘇錦落嘴角勾了勾,她就知道蕭瑾佩跟蘇鳴鳳母女倆是不可能那麼快就死心的. "二小姐,我們該怎麼辦?"看到二小姐沒個反應,木浮有點著急. 這明明是大小姐干下的蠢事兒,憑什麼要讓二小姐背這個黑鍋啊. "若是再這麼放縱下去的話,二小姐的名聲怕是會壞的,且這件事情本來就與二小姐沒有半點關系."木浮眼里露出了憤憤不平之色. 看到木浮為自己鳴不平的樣子,蘇錦落笑了笑,在這後宅之中可不是那種不是你做的便與你無關的單純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