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不肯背黑鍋2
今天的事情出了這樣的差錯,蕭瑾佩只是單純地把它往"意外"上想,絲毫沒有想到"天理昭彰,報應不爽"這四個字. "我怎麼知道!"蘇鳴鳳慎怒一叫,開始沙啞的聲音,直接叫破了音. "噓,輕點!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事情乃是我們故意設計蘇錦落的嗎!" 聽到蘇鳴鳳陡然拔高的聲音,蕭瑾佩神筋就似被刺了一下般,連忙捂住了蘇鳴鳳的嘴巴. 看到蕭瑾佩責怪的目光,蘇鳴鳳稍稍壓低了自己的聲音:"我依娘之言,領著蘇錦落那個小賤人去了船頭,可是誰知道,蘇錦落那小賤人在落水的時候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掙脫不了,就跟著一起掉下去了." 說到這件事情,蘇鳴鳳覺得越發委屈了. 若不是蘇錦落害她的,她怎會落水,再一想到趙玉瑩的態度,蘇鳴鳳直接開始磨牙. 趙玉瑩乃是趙尚書的愛女,又是嫡出的身份,乃是她娘交待要拉攏的對象. 沒想到,以前跟她關系頗好的趙玉瑩就那麼容易偏向了蘇錦落那個小賤人! "你明知蘇錦落一定會落水,怎麼就不挑一個離她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站,甚至多用幾個心呢!" 蕭瑾佩被蘇鳴鳳氣到了,蘇錦落掉水會拉住身邊的事物,那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了. 蘇錦落掉水是沒准備,可是鳳兒那是早就知道這個計劃的啊! "我,我怎麼知道會這樣……"蘇鳴鳳眼淚一顆顆砸在被子上,看得蕭瑾佩心疼得厲害. "以前我也欺負過蘇錦落,但是蘇錦落從來都沒有反抗過,我哪里會想到,今天蘇錦落竟然敢拉我下水." 要是她早知道蘇錦落會做這樣的事情,她早就離蘇錦落遠遠的,甚至是讓別人把蘇錦落往船頭引了. 看到嬌氣的蘇鳴鳳,蕭瑾佩知道自己以前寵蘇鳴鳳寵得太過了:"好了,別哭了,真正該哭的那個人不是你." "我怎麼能不哭呢,女兒就快沒臉做人了.娘,你找的都是些什麼人啊,明明讓他們對付蘇錦落那個小賤人,他,他們竟然敢!" 蘇鳴鳳話語里滿是怨氣,一想到那些低賤的家丁碰了自己的身子,甚至是輕解了自己的衣衫,蘇鳴鳳便羞憤地想殺人. 從小到大,除了她爹與弟弟之外,她可是從來都沒有讓別的男人近過自己的身上. "現在可好了,女兒什麼名聲都沒有了,還辦什麼及笄禮啊.出了這樣的事情,丟人都丟死了,女兒有何顏面再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說完,蘇鳴鳳匍匐在被子上,失聲痛哭,不能自己. "放心,但凡欺負了你的人,娘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呢."蕭瑾佩溫柔地撫摸著蘇鳴鳳的發頂,溫潤的水眸里閃過一抹陰寒的冷光. 那幾個狗奴才竟然瞎了眼睛,弄錯人,還膽敢碰了她鳳兒的身體,她就挖出那些人的眼睛,剁了他們的手腳,直接取了那些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