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如此偏心的老子2
"如果閨譽受損是如此簡單又能輕易解決的問題,那麼大姐又何須怕什麼.爹到時候該怎麼對我,直接對大姐不就好了嗎?"

蘇錦落直接把蘇驚天說出來的辦法,套用在了蘇鳴鳳的身上.

"落兒,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蘇驚天有些不耐煩地皺了皺眉毛,以往但凡他開口要讓落兒做什麼事情,這個二女兒便是再為難,略為思考一下也就答應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一股牛鼻子的倔氣,怎麼說都說不聽.

"落兒,從來你都是一個體貼的孩子,無論爹遇到什麼為難的事情,只要你辦得到,你以前都會幫爹,為什麼今天變成這樣了?"

蘇驚天用滿是不孝的目光看著蘇錦落,怨蘇錦落今天未免也太不給他這個當爹的面子了.

聽到蘇驚天這話,蘇錦落他爹的妖嬈地笑了.

上輩子的確只要蘇驚天開口,她就沒有不答應的,可是最後蘇驚天還說,她根本就不像是他的女兒,是一灘扶不上牆的爛泥,耳根子軟,沒有半點自主能力,只會聽別人說.

新朝不需要這麼軟弱無能,沒有主見的第一公主.

果然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爹一直口口聲聲說最疼我這個女兒,大姐只是你恩人的女兒,兩者之間不一樣.我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看到爹待大姐好,凡事爹都把我排在大姐的後面."

面對唯一的親人前後兩世不同的嘴臉,蘇錦落心中攪痛不已,臉上卻越發地淡定了.

蘇錦落眉角一揚,眸光琉璃,用輕飄飄地語氣說到:"大姐有爹疼,我又是個沒娘的孩子,沒人疼我,我當然只有自己疼自己了."

"爹哪兒不疼你了,爹之所以這樣決定,那是因為你大姐根本就不是爹的女兒,又是爹恩人的女兒,爹自當要多護上三分.你是爹的親生女兒,爹與你不分彼此,所以爹有事情才找你幫忙.孰親孰疏,這一點你還不懂得分辨嗎?你還是不是爹的女兒了!"

蘇錦落的軟助是什麼,身為蘇錦落的爹,蘇驚天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錦家已經沒人了,錦毓嵐也死了很多年.

現在,他是蘇錦落在世上唯一一個最親的親人,蘇錦落有多麼希望得到他的重視,蘇驚天很明白.

"爹跟我親不親,我是看不出來.爹有麻煩老是找我解決,我倒是也有印象."蘇錦落輕蔑一笑,看著蘇驚天的眸子里,那濃濃的孺慕之情轉淡,甚至是開始消失.

"且爹每次找我解決問題,絕大部分都與大姐有關.如果說,爹找我解決問題是因為跟我親,護大姐三分是因為大姐不是你的親生女兒.要真是如此,那麼我只能說一句話,我當真想跟大姐的身份換一換."

蘇錦落語氣一沉,十分不客氣地表示,她甯可跟蘇鳴鳳調換身份.

試問一個擁有雄霸天下,唯我獨尊的男人,怎麼可能為了報答一份久逝的恩情而百般委屈自己的親生女,只為成全恩人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