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如此偏心的老子1
為什麼每次她爹找她談話,都跟蕭瑾佩母女倆有關?! 就算蘇鳴鳳的爹真救過她爹一命,但是她爹對她的態度,是不是太過分了! "那依爹的意思,這件事情該怎麼處理呢?"蘇錦落心中一冷,聲音保持平穩,不帶任何感情地問到. 她爹今天會開這個口,並不代表她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是她爹已經想好了要怎麼辦,等著她答應呢. "落兒,一直以來,你都是最孝順的女兒,爹都記在心里." 蘇驚天頓了頓,醞釀了一下,顯然,蘇驚天也是覺得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有些過頭了. "就像你說的,當年爹受的都是鳳兒親爹的恩.撇開你母親不講,你爹欠下的恩情,總是要替你那位叔伯多護著鳳兒一點,保護好你那位叔伯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脈對嗎?" 蘇驚天能感覺到,蘇錦落對那位"叔伯"的丁點好感,直接拿"叔伯"來說事兒. "所以呢?"蘇錦落反問. 蘇錦落的態度出乎蘇驚天的意料,他沒想到就算是蘇錦落面對那位"叔伯",態度依舊這麼冷淡. "你與鳳兒都落了湖,這個消息已經被傳開去了.只不過到底是哪位小姐衣衫不整,儀容有失,外人並不知情.再有一個月,鳳兒就要及笄了.在這個時候,萬萬不能出對鳳兒有損的言論來……" 蘇驚天慢慢說著,然後又查看著蘇錦落的表情. 只可惜,在整個過程當中,蘇錦落不喜不悲不怒,讓蘇驚天無從下手. "爹怎麼不說了?"蘇錦落神情平靜,目光溫良,語氣平穩,等著蘇驚天的話. "落兒,你看是不是……" 饒是久經沙戰又浸淫在朝堂的武德王爺蘇驚天,在這個時候,嘴巴就像是粘在一起,不好開口. "落兒,為了你那位叔伯,便是你怨爹,爹也要把話說出口." 蘇驚天咬咬牙,既然二女兒不配合,那麼只有他來開這個口. "爹,知道你說的話我會怨你,那麼若是你還念及我是你女兒,最好就別開那個口." 蘇錦落語氣一冷,阻止蘇驚天的開口. "落兒,明天你代鳳兒認下今天的事情吧."蘇驚天不顧蘇錦落的話,依舊把這傷人的話說出口. "爹知道,這樣一來,你是受了委屈,可是爹要還你叔伯的救命之恩啊.你是爹的女兒,理應幫爹一起還才是." 蘇驚天開口之後,連忙說著安慰蘇錦落的話. "等鳳兒過了及笄禮之後,爹一定會想辦法好好補償你的." "閨譽受損了,爹要如何補償?"蘇錦落潤溫如春水的眸子,此時寸寸結冰,透著一股寒意. "你放心,以爹的能力,幫你找一個好夫婿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到時候,爹再親自幫你向他解釋今天的事情,若是他敢因為這件事情輕看,欺負了你,爹定然不能饒過了他." 蘇驚天以為有門兒,便急切地說著自己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