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重生後的第一次算計9
沒幾個月後,蕭瑾佩又馬上生下了蘇鳴鳳這個女兒,如此一來,大家都對蘇鳴鳳的身世有所懷疑. 但是在蘇鳴鳳滿月之時,蘇驚天對所有人說,蘇鳴鳳是他蘇家的第一個女兒且直接把蕭瑾佩抬為貴妾. 如此一來,便是有人懷疑也絕口不敢再提蘇鳴鳳的出生問題. 正因如此,她才會有一個血統不正的庶長姐. 這也是蕭瑾佩母女倆借蘇鳴鳳及笄禮前的一個月,非要把她整病的真正原因. 要不是隔著那麼一層血緣關系,她怎麼會任蘇鳴鳳再怎麼受她爹寵,她都沒法蘇鳴鳳放在眼里過. "常言道,聘為妻,奔為妾,就母親做過的那些事情,我都不好意思說.揣著叔伯的娃,給爹做妾,母親也算是牛人一枚.虧得爹願意看在那位叔伯的面子上,把母親從一個貴妾扶正為王妃.我敢說,就母親那樣的女人,換到別的家里去,絕對是被人唾棄的主兒!" 蕭瑾佩明明就是一個視禮孝為無物的失德女子,她爹還非要把她捧到天上去. 不好意思,她不接受! "放肆!" 一直以來,在蘇驚天面前溫潤乖順的蘇錦落,突然變得張牙舞爪,伶牙俐齒起來,一時間,蘇驚天竟然找不到反駁的話. "是誰跟你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話!" 蘇驚天胸口一提,顯然是被氣到了. 以前他說什麼聽什麼的二女兒,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樣了. "爹,我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不需要別人教我自己想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 蘇錦落嗤笑,難不成她就只是一個耳根子軟,只會聽"別人說"的蠢貨嗎? "拿爹曾經教我的,再跟母親所做的一對比,母親到底是一個好女人還是一個壞女人,我心中自然有定數." 蘇錦落的這一番話,的確是讓蘇驚天刮目相看. 在蘇驚天的心里,蘇錦落還的確是一個耳根子軟,一灘扶不上牆的爛泥. "好了好了,當年的事情孰是孰非,今天我們就不討論了,今天爹叫你來,為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看蘇錦落那樣子,蘇驚天知道,他再怎麼說蕭瑾佩的好話,蘇錦落也是聽不進去的. 既然如此,他干脆就不說,直入主題,也好解決了眼前的麻煩. "爹想跟我說什麼?"蘇錦落冷靜地看著蘇驚天這個爹. 在她娘與外公都死了之外,蕭瑾佩成了武德王府的女主子,完全取代了她娘的位置,她爹就離她越來越遠. 每次找她談話,偶爾的親近,都是帶著一點目的性的. 想當然,蘇錦落在死過一次之後,自然不敢對蘇驚天抱有幻想,以為蘇驚天純粹只是找自己"聊聊",聯絡一下父女情. "今天鳳兒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怕是名聲會受影響.落兒,你說這件事情爹該怎麼處理才最好啊?" 蘇驚天一開口,果然又把事情往蘇鳴鳳的身上扯,讓蘇錦落感覺極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