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重生後的第一次算計8
這是她唯一的至親啊! 想到兒時,爹待自己的好,蘇錦落就越發恨蕭瑾佩母女倆. 如果不是她們的出現,她爹根本就不會冷落她,甚至是放棄她. 而點香那個背主的狗奴才,卻蠱惑她通過討好蕭瑾佩母女倆以得到她爹的認同,從而越發放縱了蕭瑾佩母女兩人. 這輩子,蕭瑾佩母女倆休想再從她手中搶走一絲一毫的東西,她絕不允許! "落兒,你可還記得爹當初對你說過,鳳兒的身世?"等到兩人獨處在蘇驚天的書房時,蘇驚天才開口說話. "記得."蘇錦落點點頭. 正因為她一直知道,蘇鳴鳳根本就不是她爹的女兒,所以一直以來,她才願意放縱蘇鳴鳳. 可一想到她爹最後竟然為了蘇鳴鳳這個野種而放棄她這個親生女兒,蘇錦落怒火中燒. "若不是當年鳳兒她爹救爹一命,爹哪兒還有今天,又哪還有你." 蘇驚天又摸了摸蘇錦落的頭,語氣滿是感歎. 蘇錦落低頭,沉默不已. 如果說,上輩子她是感謝蘇鳴鳳的爹的話,那麼這輩子,她可憐那個男人. 他救了蘇驚天的命自己死了,可是蘇驚天卻在他死後睡了他的女人,還跟他的女人成親生子,喜結良緣. "正因如此,母親其實算不得是一個好女人!"已經聽過太多遍這個故意的蘇錦落,當然知道蘇驚天接下來要說什麼. 無非是她們一家都要感謝蕭瑾佩,感謝蘇鳴鳳,對她們必須抱著感恩戴德的心. 全他爹的放屁! 就算真有恩,上輩子她所受的委屈,她的死,什麼恩都報了,且,當年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她並不知道,不是嗎? "落兒,你怎麼會這麼說?"蘇驚天驚訝地看著蘇錦落. 以前每次他跟蘇錦落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蘇錦落都是一副感動到不行的樣子:"做人不能忘本!" "正因為做人不能忘本,所以我才更不喜歡母親那樣的女人." 蘇錦落不服氣地說道,這輩子,她對蕭瑾佩的意見極大,更是不滿他爹嘴里蕭瑾佩是一個極好的女人的言辭. "救爹的乃是大姐的爹,我們就算要報恩,報恩的對象也應該是這位叔伯才對!母親與這位叔伯無媒苟合私通在前,暗結珠胎在後,已實非良家女子所為.這與爹自小教女兒的賢良淑德相違背." 以前她那是不會思考,她爹說什麼她信什麼. 這輩子,她絕對不可能再出現偏聽偏信的愚蠢行為. "那位叔伯已故之後,若是母親當真謹記女德,就應該為這位叔伯披麻戴孝,甚至是守寡清廉一身,這才是女子從一而終的真正美德.可是她半途懷著那叔伯的孩子,轉做爹的小妾.母親此舉所為,有何顏面見那位叔伯?" 說到蘇鳴鳳的出生及蕭瑾佩是如何成為她爹貴妾的經過,蘇錦落就越發不屑了. 蕭瑾佩是在她娘嫁給她爹幾個月後,就打著救命恩人遺孀的幌子成了她爹的小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