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86章 二少當保姆(二)
廢話,這很明顯是打的好嗎?

難道是個庸醫?

連打傷都看不出來.

穆沐在心里腹誹,不打算睜眼.

小妹兒擔心著急的很,"是和別人打架的,大夫,她怎麼樣?"

年輕的阿姨大夫語氣不冷不熱的回道"死不了."

"……"

好毒的大夫.

穆沐真想坐起來譴責一下她的醫德.

磨蹭了許久,年輕的阿姨大夫終于開始給她受傷的地方處理上藥了.

冰涼的酒精擦著疼痛的傷處,她眉心不停的抽顫.

年輕的阿姨大夫將鉗子往工具盤里一扔,發出'哐當’一聲響.

"一直閉著眼睛不累嗎?"

大夫忽然問.

穆沐睜開眼睛,猶如失明的人重見光明,她驚訝的瞪大眼睛,"阿姨,你知道我一直都在裝昏嗎?"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已經知道我在裝昏了.

在她翻她眼皮時她看到她嘴角忽然翹了翹,很明顯是看出來她在裝昏,只是沒有揭穿.

她不揭穿她就一直裝.

誰知道她會不會說沒多大事可以繼續去訓練.

她可不想去學什麼防衛術.

倪雪華一只手拿著棉棒,另一只手拿著藥水,走到穆沐跟前,彎腰對她笑著說"我早就知道你已經知道我知道你是在裝昏了."

說完用塗了藥水的棉棒給她臉上藥.

好繞.

穆沐皺眉無語的看著這位年輕的阿姨大夫.

四十多歲,齊肩短發,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框眼鏡,瘦瘦高高的,給人感覺和藹可親.

"記得這幾天不要洗澡,不能做劇烈運動."

穆沐聞言大喜,兩眼放光,"阿姨,你能不能給我寫個病例,我要跟警官請假."

這幾天不要做劇烈運動,早上也不用起早跑步了,還不用去參加那個拽隊長的培訓課.

真好.

倪雪華笑笑,手指著她的臉,"不用寫,你現在的樣子就是病例."

"……"

小妹兒還不放心,拉著穆沐的手問"穆沐,你沒事了吧?"

"就是身上有點疼,沒什麼事,你快去訓練吧."

小妹兒就靠著一點蠻力,沒有功夫底子,那樣的防衛術她應該去學一學的.

將來的警察道路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危險的事,學一點防身術總是不壞的.

小妹兒點點頭,"那你好好休息,中午我給你送飯來."

穆沐看著小妹兒離開的背影覺得很欣慰.

人的一生中朋友不需要太多,有那麼一兩個在你困難的時候能夠第一時間站在你身邊的就行了.

小妹兒是除了趙清清以外在所有人都排斥她的環境下依然站在她身邊的朋友.

她還不至于那麼可憐.

"雪華,雪華."

穆沐剛想眯一會,一個老頭子的聲音由遠到近.

而且是很熟悉的聲音.

她睜開眼,一個穿著黑色夾克衫的老頭笑嘻嘻的站在倪雪華的跟前.

是他,那個在墓地裝鬼嚇她的老頭.

倪雪華看著站在她身邊的老頭,皺眉露出一絲不耐,"你怎麼又來了?"

"你今天有沒有空?我想請你看電影."

嘿嘿,原來老頭在追倪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