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突襲(五)
不是說好了不來了嗎?為什麼又來了?

你知不知道放羊的小孩到最後羊都被狼吃完了?就是因為他說謊說多了以後再也沒有人相信他了.

你丫的就是一個放羊的書記好嗎?

盧伊凡不理會她的問題,緊緊的抱著她,腿架在她的身上,"丫頭,我想死你了."

不是剛和女人辦過事嗎,穆沐好奇的問"那個美女沒有伺候好你?"

你是有多餓?

可不可以把你那肮髒的手和腿從我身上拿開,還有你和別的女人做完之後洗澡了嗎?

趕緊滾好嗎?

她在心里腹誹,卻不敢大聲說出來,她見識過他是有多變態,識時務者為俊傑.

他受過特種兵訓練,無論是身手力氣各個方面都比她厲害,打肯定打不過他,屢次抗衡只會顯示她是有多二逼多矯情.

身體不自然的往里面移.

盧伊凡卻緊抱著她的腰跟著她往里面挪,直到她身體與牆親密無間,"你吃醋了?"

明明知道她不可能吃醋,就算說是吃醋也是敷衍他騙他.

可就算是假的,他也想聽.

典型的自欺欺人.

這是病!

曖昧的氣息在她耳邊回蕩,穆沐縮著脖子,在黑暗中冷冷勾唇,"書記你豔遇不斷,萬花叢走,我充其量算一朵廉價的小花,怎麼會那麼沒有自知之明吃別人的醋呢."

"這話明明酸溜溜的,還說沒有吃醋?"

"好吧,我吃醋了,你以後別再上完別的女人來找我好嗎?最起碼洗洗."

她這是在嫌棄他髒?上完別的女人?

說的那麼輕快,那麼風輕云淡那麼無所謂.

他翻身將他壓在身下,語氣溫怒"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小東西,老子在家里人家送上門的我沒吃,連夜自駕飛機來你這你卻一點都不稀罕."

這話說要是換一種語氣說出來很委屈.

可偏偏他桀驁的性子根本不會軟,像是在發火,在罵人.

穆沐掀開被子坐起身,沖著他大聲的問,"我就是不稀罕,我不愛你,我不喜歡你,我討厭你,你逼我和秦甯睿分開,我憑什麼稀罕你?"

"你沒睡別的女人我就要感激你,迎合你的寵幸嗎?"

"你為了睡我深夜自駕飛機來我就要感恩戴德嗎?"

"你是有多了不起?你以為你是人民幣啊?是個人都要稀罕你爭著搶著要你嗎?"

"老穆要是還在他會允許你這樣逼我嗎?老穆要是還在我也是家里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公主."

說著說著她竟然哭了起來.

"我就不識好歹,我一點都不稀罕你,你滾……"

第一次她在自己面前哭,她終于肯在他面前哭了,不等她再說下去,"就憑我稀罕你這點就夠了."

說完直接用嘴封住了她的小嘴.

…………………………………………

小東西,脾氣到是不小的很.

他喜歡的就一定要得到,只要是他喜歡的,彎的他也要給掰直.

總有一天你會稀罕我.

穆沐比那一次見到秦甯睿哭的還要傷心,從來沒有流過這麼多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