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不怕累(三)
她怒目瞪著穆落晨那雙黑溜溜的眼睛,很嫉妒它能縮在她寶貝兒子懷里. 盧伊凡害怕盧女士下手沒輕沒重的,抱著穆落晨側了側身子,"你別把它毛揪掉了." 那丫頭再三請求他要照顧好這死兔子,萬一要是有個閃失,估計又該跟他鬧了. 現在這只兔子可是他制服她的一個武器呢. 盧女士見盧伊凡對一個兔子護短,氣不打一處來,"瞧你那點出息,感情你在人家心里還沒這只兔子重要吧." 放著那麼多一心一意對他的不要,非要找一個心里一點點都沒有他的人. 每次聽到他因為那丫頭發火,氣的猛抽煙,猛灌酒,她又心疼又惱火. 這小子是她的心頭肉,自己一巴掌都沒舍得上過他的身,倒讓一個黃毛丫頭給折騰來折騰去. 連她養的兔子他都要護著,怎麼就這麼沒出息呢. 他爸和他大哥也不像她這樣啊. 咳咳,那是因為他媽和他大嫂都是倒追. 盧伊凡彎腰把穆落晨放到地上,小家伙到是精明,一下地就遠離了是非之地. 他一只手插到褲兜里,好奇的問"你們這麼晚來干什麼?" 自從穆沐搬進這里以後盧女士就再也沒有來過這里了. 她一直對穆沐有成見. 今天招呼不打就來了,看來形勢不妙啊. 果然,盧女士說了一個讓他膽寒的消息,"閔燕回國了,上午打電話過來說要去家里看我,問你有沒有回去,我干脆就跟她約在你這兒了,你小子今天哪里都不許去." 閔燕回國了,江備為什麼沒有告訴他? 沒有得到情報嗎? 他側過臉看著江備. 江備低著頭壓根就不看他. 好你個江備,竟然敢出賣我. 他繼續轉向盧女士,"人家是來看你的又不是來看我的,你招待就是了,我有急事必須要立馬出去一趟."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要去看那丫頭?你小子今晚要不留在家里別怪我不客氣." 家里有奸細,絕對有奸細. 不然盧女士不可能正好掐著這個點到,正好在他上飛機前逮個正著. 盧女士忽然擰眉,"伊凡,做人不能這麼忘恩負義,要不是閔燕那丫頭你今天還能站在這里和我說話嗎?我不要求你必須和她怎麼樣,但你總不能涼了人心吧?" 她目光深沉,表情認真,"我這個人就是自私,我不需要兒媳婦必須和我們家門當戶對,哪怕她是溫室花朵,是花瓶,傲嬌,在事業上幫不到我兒子不要緊,但不能拖他後退,更不能帶來生命危險,那樣我絕對不能容忍." "還有一點那就是必須要對我兒子好." 站在一旁的張沫菲低頭沉默. 對于盧女士說的這些她深有體會. 當年她在Z國出車禍,父母死于那場車禍,回來之後盧女士一直不待見她. 因為那一次他本來一再要求裴默沉去接她的,裴默沉沒去,父母才去的. 之後盧女士心有余悸,萬一當時去的是裴默沉,那麼死的會不會就是他?